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声音颇为怪异,语气中也夹杂着几分愤怒与不屑,他乃是秦家老祖,秦荡不知道多少辈的爷爷,佝偻着身子、青色长袍下一把老骨头架子好像随时都要散架一般。

    不过只有真正感受过他的气势的人才会知道这老者绝对不只眼前的虚弱以及落魄,他的实力绝对已经超出碎脉境太多太多,不过对于林明而言也不过是五五开数,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没想到秦家余孽还有如此强悍的存在!”金冥此时说道,他那紧锁的眉头带着一抹惊讶。

    “就算是再强大劫境修士在林少的面前也顶多算是平分秋色,难不成金冥你真的以为他们够对林少造成威胁?”金时高傲的说道,那一副样子根本就没有把这秦家老祖放在眼中。

    然而事实也是如此,林明的实力虽然是在碎脉境巅峰境界,但是有了两只金乌提供的高级功法其真实实力已经达到了劫境修为,最少都要时四重天的境界,所以说对付一个区区二重天的秦家老祖还是绰绰有余的。

    “小儿口出狂言,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劫境期强者的实力!”此时那秦家老者眉头紧锁,只见他身前一抹强大的光罩陡然升起,那强烈的金色光芒瞬间附着于老者深山。

    赫然一拳轰击出去,地动山摇,林明急忙向后退开,可是时间实在是太过匆忙,他的速度简直是太快了,左臂剧痛传来,他踉跄几步连忙稳住身体,而此时那老者却是眉头一皱,“不错的小子,竟然能够抵挡住我的全力一击!”

    “全力一击?这难不成就是你的全力一击?也太弱了吧!”林明看着面前的老者轻蔑地说道,然后他又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那样子让老者简直是吹胡子瞪眼气到肺部爆炸,可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林明还是有些手段的,强悍的灵气逐渐汇聚于自己的双手,那滚滚起浪瞬间席卷起一道道强大的涟漪,这实力根本就不是下面的秦荡能够承受得了的。

    他只能是长大了嘴巴、那副样子好像能够完全吞下去一个鸡蛋一般,尤其是哪一对牛眼更是让人看起来十分恐惧,现在林明在秦荡的眼中完全就像是一尊杀神一般,遣憾的实力以及杀伐果断的行为让其胆寒。

    而此时老者则看着面前的林明咬紧唇角,“刚刚是我让你一招,现在该到我还手的时候了!”他的话音刚落周围强悍的气势顿时在此汇聚一点。

    那一点的能量瞬间暴增,强烈的空间压迫感让在场的人都感到深深的窒息与无力,纵然是劫境二重天的秦家老祖也是一样的感觉,喀嚓一声!

    那骨头碎裂的声音十分清脆,老者练就的钢筋铁骨竟然顷刻间化为粉碎,要知道劫境强者的**可是堪比钢筋铁骨、坚不可摧,可是谁知道面对林明的随后一击竟然是如此的不堪。

    “我说过,你实在是太弱了,弱到我都要重新估量估量秦家在叶凉国的地位了!不对!不是用估量了,因为你们马上就要被灭门了!”他这句话说得十分冷酷无情,刺骨冰冷,对此老者愕然忙向后退开数步。

    毕竟像林明这样强悍的对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叶凉国虽然也算是个国度,但是在整片大陆那也是渺小到不能够再渺小的存在。

    而对于这样的国度,拥有了劫境修为已经是只手遮天的人物,所以当老者出现的时候他也是十分张狂。

    毕竟能够阻挡自己的修士在这叶凉国弹丸之地还真是没有,就算是有也绝对不会是面前的林明。

    因为他的修为也不过是区区的碎脉境巅峰期,这样的修为想要撼动自己委实是不可能的。

    “臭小子,吃我一掌!”老者气急败坏,但是一只手已经骨头碎裂,他现在只能够运转另外一只手臂,纵然其实力通天此时也只能够发挥出一半的实力。

    而且他的对手还是林明这样的妖孽,此时只见林明手紧紧握向面前的剑柄,而后他看着前方不远处的老者目光愈发的凶狠。

    此时他腰间的长剑已经开始嗡嗡颤动,拔剑术已经准备就绪,而此时一抹强悍的神识威压也从天而降锁定了老者的修为,对此老者只能是拼命抵抗。

    不过事到如今再多的抵抗都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强悍的实力以及无可匹敌的能量震荡开来,此时此刻,林明已经不再是一个少年、也不再是之前被秦家打压的弟子,他现在的实力全然让其感到来自灵魂的恐惧。

    下一息,一道强悍到无可匹敌的剑芒瞬间冲了过来,秦家老祖眼眸中的剑光愈来愈大,最后裹挟着气势向周围弥漫开去所到之处土地崩碎、金碧辉煌的宫殿琉璃瓦都化为了飞灰。

    而最为恐怖的是,这道剑芒侵袭到身前时秦家老祖,这为劫境两重天修为的不世强者竟然完全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剑芒从胸口洞穿了过去。

    这一击就足以让老者生机全无,而与此同时林明也自顾自的吐了一口鲜血,毕竟这拔剑术乃是先伤己后伤人,挥出了多强大的攻击也就预示着有多大的反噬作用。

    所以林明承受的痛苦比之这秦家老祖也是少不了多少,但是他的真实实力乃是劫境四重天的实力,这样的修为在**上早就强过秦家老祖这个半吊子劫境二重天强者数倍。

    所以林明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的伤害。

    但是此刻他的目光却从空中的道道血雾移动到了下面一身龙袍的秦荡身上,此时他目光呆滞十分惊恐的看着林明。

    他踉跄几步向后退去,但是没走多少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开始不受控制的立在原地,而面前的林明则带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看向秦荡。

    “秦荡?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林明戏虐的调笑道,而后缩地成寸单只手卡住了他的脖颈,目光冷漠。

    这让秦荡却是几个寒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