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 群雄逐鹿
    不过这一切林明怎么会不会不知道,自从与那泣的强者一站之后他就已经对东薇大陆开始重新认识,原本的四大宗门在现在看来不过是十分渺小的存在,而那些宗主也不过是能够在叶凉这方寸之地称王称霸。

    若是昨日的泣随便派出一个强者就可以横扫几大宗门,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嗤笑一声,真是站到什么层面就会看到什么层面的东西,想当初实力欠缺目光竟然也是狭隘到了化脉境。

    他再次摇摇头,“母亲,您考虑的我都考虑到了,三日之后,叶凉国昭告青州境内所有国度青梅煮酒,谈论青州发展大计!”

    话落,林明转身走了出去,寂静的屋子里只留下一急一缓两道不同的呼吸声,“夫君,你觉得此事……”

    前者微微思量,而后也是悠悠的叹了口气,“我想此事明儿既然这么做自然有他的底牌,我们照做便是!”

    听言吴嫣不愁反笑,她柳眉落在林常山那刚毅的脸颊之上,“夫君虽然不想登基称帝,但是你的抱负想必比之那秦荡不会弱了分毫!”

    林常山听言不由得苦笑:“当年我跟随先帝征战天下,也有称雄青州的野心,无奈不自量力,差点连命都丢在他国异乡,此后便是再也不敢踏出叶凉国边境范围半步!”

    “所以你从明儿身上看到了希望?”

    “希望?算是吧!这也是我与先帝未曾实现的梦!”林常山说完像是苍老了十岁,但是那浑浊的眼睛里却带着一抹冲动与煞气。

    看着林明离去的方向他好像看到了几十年前的自己冲杀在战场之上,奋勇无敌、以一敌百,剑指江山、无往不利!

    回房,林明盘膝而坐,这几日奔波劳累,尤其是与劫境老者一战更是让其体内的灵气挥霍一空。

    “林少,你的碎脉境最近好像有隐隐松动的态势!想来突破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金时化作小鸟飞了出来,而金冥此时也化作鸟儿落在林明肩膀上。

    但此时林明并未说话,可是下一息他两只手虚空一抓,左手金时,右手金冥,两只金乌鸟竟然直接被他问问抓住。

    “我靠!林明你干什么!”金冥率先骂骂咧咧,而金时也是一脸懵逼,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林明还真是记仇。

    “你个臭鸟,当初不帮本少也就算了,还翘着二郎腿看戏!”面对林明的责问金冥顿时蔫了不少,但脸上依旧挂着那副臭牛逼的样子。

    “还有你!金时!你们俩一个都跑不掉!”不过金时听到林明的话倒是老实了不少连忙求饶,但是有用吗?很显然是没用的!

    不多时,整个屋子乱作一团,“来!你们俩亲亲!”林明最后竟然从一堆鸟毛中站了起来,一手一只金乌鸟,而后将他们嘴对嘴的放在一起你尽情蹂躏。

    而金时与金冥则都破口大骂,“无耻之徒!你特么的不要等着小爷恢复实力,不然的话我就用你的身体做尽坏事!”

    “对!蹂躏尽天下所有妹子,给你落下采花大盗的美名!”金时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稳稳地老司机。

    林明则显得更加气急败坏,“好!你们俩现在竟然还敢威胁我了!信不信我……”他坏笑一声,随后从储物袋中摸出一粒丹药。

    通体黑色,嗅着具有浓浓的药香,但是这成色确实是不太好看。

    “这是什么?”金冥咽了口吐沫问道,金时也是眉头锁了起来,尤其是看着林明的笑容竟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一人一颗!我看你们还服不服本少管教!”林明勾起嘴角,随后他一人一颗塞到了两只金乌嘴中。

    金时与金冥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黑色药物虽然嗅着具有药香但是吃起来却像是吃屎一样令人作呕。

    “你这是给我们吃的什么……我……”金冥的话还没有说完随后肚子一痛,金时也随后也是同样的感觉,而后骂骂咧咧的冲出窗外。

    而林明则是眉毛一挑,“专治各种不服,你们俩如果以后再敢对本少不敬小心我加大剂量!”

    “妈的!这么对本大爷,老子不会放过你的!”金冥的声音传了出来……

    而与此同时,叶凉国的宴请青州诸国的消息也散发了出去,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不少小国立即发来通贴表示愿意前来,而这些国家往往都是那些实力弱小而且胆小怕事的国家,军事不强、政治很弱,没有任何外交优势,也没有坐镇强者,在如今强大的叶凉国面前只能是一条路!

    那就是归附,当然一切都存在变数,这些小国也是持观望态度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毕竟青州境内还是有不少强国。

    比之叶凉国强上不少的国家也有,比如说青州皇城,之所以自称青州皇城而非国正是透露出他这独霸青州的野心,自家国度为青州皇城而其视其他国度则为皇城下面的城池,分邦附属。

    这些年青州皇城野心越来越大,尤其是这次收到叶凉国的昭告后更是怒气冲天!

    砰!

    一威严男子猛然间将面前的桌子拍碎,而后他怒吼一声,“这个叶凉国算是什么东西!还有那个林家?是不是安逸的日子过够了?祖坟想要我给清清土了?”

    话落,下面大臣也是一阵议论,无非就是一些泛泛之词,“皇,叶凉国乃是东面一小国,弹丸之地出穷邦土民,野性难泯,不如顺水推舟让上将军引一支军队灭了便是!”

    “不可!”言论一出立时引来一声反对,众大臣向后看去,乃是一佝偻老者,资历不短,“弹丸之地,却是天险要塞,想要强攻乃是极为不妥之策!”

    此人一说话,周围原本议论纷纷的朝堂瞬间安静,而之前说话的人根本没有丝毫被拂了面子的不悦,反倒是俯首倾听。

    “那依四叔之言……”威严男子继续问道。

    “只可智取,不可强攻!”说完老者上前一步,老态龙钟的面容下带着岁月留下的沉稳,那浑浊的眼球里似乎大有乾坤,他从袖口拿出一个锦囊递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