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炼剑
    燕灵儿也是收起那一抹害怕,她莲步轻移来到刘城主面前,“刘成,没想到你竟然还敢来天水城!看来还是没有长教训!”

    林明说完看着面前的刘成低声道:“刘成?灵儿你认识他?”

    他看到燕灵儿竟然一口叫出他的名字也有些惊讶,燕灵儿瞥了瞥眉头:“这是我们隔壁城池的城主,是我爹的死对头名叫刘成,当年两城交战他小儿子死在我父手上就一直记恨于心,没想到现在就开始打天水的主意了!”

    燕灵儿冷哼一声,他随后拔出长剑架在林明的脖颈上,“你来这里干什么!说!”她呵斥道,可是那地上的刘成却嗤笑一声。

    “来干什么还用问吗?”刘成说完身子竟然松软下去,燕灵儿大惊失色,可是下一息他竟然来到了她的伸手。

    一柄短刀架在她白玉的脖颈之上,林明不由得心里一紧,“你最好放下刀,我们有话好商量!”

    “好商量!我儿子当初被你们擒获的时候好商量过吗?我现在就让燕猛那个混蛋尝尝丧女之痛!”他近乎疯狂的怒吼着,眼睛里满是血丝,看样子已经快失去理智。

    千钧一发,那短刀正欲划破燕灵儿的脖颈,林明却早就已经消失在原地,他速度奇快以至于空气中留下道道残影。

    林明的速度几乎是已经超越了时间禁锢,这一刻他化作一抹狂风来到刘成身后,手中的金乌剑噗嗤一声毫不犹豫的斩断了他的胳膊。

    空气中一道血线抛洒出去,刘成惨嚎一声跟着胸口受力身子向后倒飞出去,林明很是果断跟着一剑封喉,速度奇快,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看着那倒在血泊之中的刘成燕灵儿都没有回过神来,“怎么?还没有解气,没有解气鞭尸吧!”林明笑笑向前走去。

    但燕灵儿却眉头微蹙,“林明,你闯祸了!”

    “什么?”林明眉头一皱,他疑惑不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救了她还是闯了大祸。

    “你杀了城主!我刚刚就忘了提醒你,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把他给杀了!”燕灵儿看起来很是焦急,她随后拉起林明的衣袖就要往城里走,“你干什么?带我去哪里?”

    “你现在跟我回去,马上收拾行李离开这里,否者再不走就晚了!”林明说完看着面前的燕灵儿不由苦笑道:“至于吗?不就是一个城主,还能够将我逼到绝境?”

    “你是不知道,你虽然杀得是一位城主,但是你要知道这其中的根本不止这些,那些与我父亲政见不合的老狐狸们肯定会抓住这次机会向我们发难,到时候若是我父亲袒护你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对我们施压甚至是攻城,而若我父亲把你交出去面对那么多的高手你定然全无还生的机会!”燕灵儿说出了心中的隐忧。

    林明听言脸色也挂上了一抹严肃,不过很快他嘴角微微扬起,“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心里自有办法!”

    “什么办法?我告诉你你不要奢望我父亲会帮你顶住压力,或者这些老狐狸手中逃走,绝对不可能!”燕灵儿还是一脸担忧。

    “我可没说,这都是你乱猜的,我说过有办法就有办法,你安心就好!”林明说完轻笑一声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而身后的燕灵儿则一脸疑惑的看着林明的背影,她眼神越发的疑惑,“你到底是个什么人呢?”她默默自语。

    回到城主府燕灵儿直接奔着父亲的屋子匆匆而去,想来是打算出一些对策,毕竟这些老狐狸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而林明则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那刘成的事情早就被其抛之脑后,他直接拿出了自己拍卖的神鼎,那祭出的一瞬间整个屋子瞬间充满了灵气。

    青铜色的纹路很是奇特,古朴的颜色以及那厚重的灵气让林明竟然感到压抑,他看着神鼎一抹敬畏油然而生。

    不多时,他手结法印,一抹三昧真火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中,火焰随风摇曳很不稳定,他灵指一弹,火种直接冲进了神鼎之中。

    呼哧一声,那火焰瞬间熊熊燃起,几乎一瞬间,那沉寂的神殿竟然嗡嗡颤动起来,咔嚓一声,它古朴的外表竟然破碎开来。

    随后在火焰的炙烤之下竟然露出了一层层金色外表,林明大吃一惊,他从未想到这神鼎竟然不是绿色,他竟然是一尊金色神鼎,而那些错综复杂而神秘的纹路也愈发的明显,只不过林明一时间看不懂罢了。

    他全力催动神鼎中的三昧真火,火焰翻腾,熊熊燃烧,不多时鼎内已经被燃烧的赤红一片,林明嘴角微扬直接拿出了之前在一名修士乾坤袋内搜集的三阳矿砂,他怒喝一声,强悍的灵气从由内而外勃然冲出。

    砰!

    他衣服直接被撑破露出那古铜色的躯体,之前缠绕全身错中复杂的脉纹早就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胸口的一抹金乌脉纹。

    此时此刻,这只金乌脉纹竟然绽放出一抹金色光芒,金冥、金时以及金火此时都冲了出来,他们分别立在神鼎三侧。

    金冥的吐纳之力,金时的吞噬之力和金火的三昧真火分别从他们口中齐齐喷出,三阳矿砂在林明手指尖也飞了出去在神鼎上空渐渐凝聚成为一柄长剑的模样。

    它悬浮在三昧真火之上,哧啦哧啦的声音伴随着矿砂崩裂的节奏,不多时,嗡的一声长剑竟然有些不受控制。

    “不好!”金冥猛然睁开眼睛,金时与金火也与此同时振翅升空,他们口吐灵气最后硬生生的将暴戾的长剑镇压下来。

    林明见状才稍稍松了口气,刚刚他一心扑在控制三昧真火上,稍有心不在焉恐怕这场炼制就会造成一次不会熄灭的火灾。

    这是林明不想看到的,“你若想要容我我们三个的神通那需要完全将三阳矿砂融化,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当然也是一个很是痛苦的过程,林少你确定?”金冥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