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震慑
    “你们这算是威胁我吗?”林明单只手提起徐龙的衣领,后者如同死猪一样被他提起来,断臂之痛麻痹神经让其一时间让其难以反抗之力。

    “林明小友,差不多就行了,他们这些人都是割据一方的城主,得罪了他们天水城也吃不消,”燕猛传音,他脸上也带着几分难色,但一边的燕灵儿看得却很解气。

    “燕城主,此时我自有办法,相信我,”他抛过去一个自信的眼神,燕猛欲言又止只能不再言语。

    “小子!有本事就杀了我,没本事我明天就来亲自取了你的狗命!”那雪龙依旧嘴硬,平日里的官派作风让其吃定了林明这个身无依靠的小子不敢再动自己一下。

    可是结局往往是出人意料的,林明竟然又一刀砍下去,徐龙的另一只手臂也断掉,鲜血扑哧一声扬向空中。

    杀猪般的残嚎再次响起,那下面的几名城主都不由得吞咽口水心中泛起了嘀咕,先杀刘成,后对周正动手然后现在又废了徐龙,若是没有背景这林明就算是一死一百次他也不够死的。

    “这林明如此张狂不会是有什么依仗吧!”妖娆男子低声问道,旁边那名城主摇摇头,旁边的人也是上下打量着林明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要说此刻最为悲催的还是那倒在血泊中的徐龙,断了双臂全无反抗能力,此时犹如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混蛋!我要杀了你!”那徐龙甚至都要喊破喉咙,沙哑的声音似乎要吼出血来,可是林明依旧面不改色

    那如沐春风的笑容还是让人感觉到轻松,“杀了我?你恐怕是没机会了!”他话落面色一冷,手中那柄金乌剑落在徐龙的肩膀上。

    寒芒毕露,徐龙眼球聚焦在剑刃之上,他心中一紧但还是呵斥道:“你敢杀我?杀了我你也……也别想活!你的家人甚至整个家族都要被屠戮!还有你!燕猛!”

    他越说越发的狠厉到最后竟然猖狂的大笑起来,好像已经看到了林明的后果,但是林明的性格本就是遇强则强,根本就没有把他的威胁放在眼中,他上前一脚踩在徐龙的胸骨上,咔嚓!顷刻间他的胸骨完全破碎。

    他再次痛苦的哀嚎,但是声音还未发出林明再次斩其一条腿,手段之残忍让那几名城主都不由得汗颜,“你……你不要过来!”他强忍着疼痛拖着身子向后挪动,几步之外就是那些平日里私交甚好的城主,但现在都不敢上前一步。

    “你刚才还不是说我不敢杀你吗?我现在就杀给你看看!”林明一撩护住腰部的袍子,一道金牌亮了出来。

    那竟然是青剑令牌,这几人都是精明之辈,又都是城主哪里会不认得这青剑令牌,熠熠生辉在眼光下十分耀眼。

    看到这个这几名城主立时傻眼,之前还一脸义愤填膺还张狂无度的那些城主此时都蔫了下来,他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青剑令牌!你怎么会有青剑令牌!”满脸血迹的徐龙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可是那青剑令牌就在那里,他不想承认也不行。

    那燕猛也是彻底震惊了,他越发迷离的看着林明,但就在此刻林明一剑封喉,那徐龙在绝望与震惊中死去。

    林明拍拍手就好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持有青剑令牌的人是拥有对你们的先斩后奏大权的吧!”

    林明此话说完,他身上属于真神境后期的气势全然爆发出来,那金乌剑也散发出霸道气浪,滚滚向周围散开,那抹威压竟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竟然是玄阶灵器!”不知道高声吼道,那些城主脸色再度苍白,妖娆男子甚至吓得瑟瑟发抖,真神后期、玄阶灵器,这都是他们可遇而不可求的。

    林明同时拥有这两样足以傲视他们这些城主,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竟然升起了一抹很是怪异的想法,这些城主哪里是来兴师问罪,完全就是来送死的节奏。

    那周正也吓得向后一个劲儿的缩着身子。

    “怎么,你们现在还打算要杀我吗?”林明露出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他随后一脚将地上徐龙的头颅踹飞。

    几名城主都攥紧拳头低下了高傲的头,其中几人都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他们哪里还敢再挑衅林明,先不说青剑令牌,那刘成、徐龙等人就已经是前车之鉴。

    “此人妄加论断诬陷于我,而且经我调查刘成就是此人所害,挂在天水城门前三天三夜昭告世人!”林明说完转身回到屋子,那门瞬间合上。

    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几名城主此时都成了霜打的茄子蔫了,看着林明的屋子他们甚至都不敢再上前一步。

    “就依林明护卫之言,将此人头颅悬挂于天水城三天三夜昭告世人!”燕猛震惊之余心中也是大喜,能够与一个拥有青剑令牌的林明交好,这就足以证明天水城将一跃成为这片三等城池中的佼佼者,炙手可热。

    果不其然,那几名城主尴尬过后连连与燕猛攀谈起来,那马屁拍的他都有些不适应,但燕灵儿却对此十分鄙夷。

    “切!”燕灵儿走进林明的屋子一脸嫌弃,而反观林明此时正在擦拭着手中的金乌剑,寒芒毕露,剑刃煞人。

    “怎么燕大小姐,谁得罪你了?”他笑笑饶有趣味的看着燕灵儿,她嘟起嘴吧一脸的嫌弃,随后很是不善的抓起林明的衣领。

    “谁得罪我?现在得罪我的就只有你!”燕灵儿娇哼一声,眼球在眼眶里打了个转,“亏我还在我父亲面前为你求情让他保你,你原来还有青剑令牌!”

    林明脸颊立时堆满笑容,他撇了撇嘴好像还很委屈似得,“我说大小姐,试问在这弱肉强食的东薇大陆谁还没有个底牌,否则那些好人早就死绝了!”

    “我帮了你你还不谢我,现在反倒责问我,我还真是好人没好报哦,”林明摇了摇头很是失落,但燕灵儿却直接松开他的衣领眉毛头不抬的冷笑一声。

    “你反正是怎么说都有理,不过好在本小姐气量大不打算跟你计较这些,不过这次我来还真是有件事跟你商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