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水凝草
    后者却像是头死猪一样躺在地上,而那几名弟子则是连滚带爬的逃之夭夭,林明嘴角微微勾起随后拉起林月继续想山上走去。

    这灵药峰不愧是青云宗供养的灵峰,灵气浓郁、天材地宝也是多的数不胜数,当然这都是在半山腰处。

    不过为了得到这些灵草林明也是费了不少周折,他看着手中那一株药王草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药王草与毒王草都是这灵药峰散养的灵草,品阶直逼地阶灵药。

    而经过几乎一日的周折,林明乾坤袋内地阶灵药也收集了不少,回灵草足足有三株之多,这在外面那可是有价无市的灵药。

    而除了回灵草,林明竟然还找到了两株血葵,这也是地阶灵草,是炼制回春丹的主要成分,不过之前的血葵都是玄阶或者黄阶,而这次可是地阶血葵,他不知道能不能炼制出地阶丹药。

    入夜,微风渐起,林月趴在林明腿上陷入熟睡,林明摸着她那圆嘟嘟的笑脸笑了几声,他看向天空早已忘了来东薇多久了,“怎么了?想家人了?”金冥飞了出来。

    林明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没有回答而是继续看着天空,一颗颗星子在空中眨着眼睛。

    “修炼之途本就孤独,凝练心性、方成大道,十年磨一剑,剑出,势必锋芒毕露!”金冥沉声道,林明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苦笑一声,“修炼之途,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当初赤帝预言犹在耳侧,金冥似乎也看出了林明的心事,“不管赤帝老大死还是没有死,你的修炼都是为了自己变得更强!”

    金冥再次说道,而林明的却依旧回味着那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有些事情还是趁早放手比较好,无论是仇恨,还是**……”

    次日,天边蒙蒙亮的时候林明就已经启程了,因为有些草药只有在清晨才会出现,比如说水凝草,这乃是一味辅助性草药,水能破万物,亦能辅万物,这水凝草便是这样的一味药材,也是林明这样的炼药新手的必备之选。

    不多时,他来到一处山丘,清晨露出滴在花花草草上,晶莹剔透,潮气笼罩着整个半山腰,终于黎明眉头一皱,他感受到这片花草之间一处潮气极为浓郁。

    “月儿你和小黑在这里先待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林明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后者则乖巧的点点头。

    而林明也没多想直接将气息锁定在了水凝草这边,跟着菩提鸟一提气势,灵气汇聚在双腿之间。

    他嘴角微扬直接冲了过去,速度奇快,几乎是一瞬间他就已经出现在了几十丈之外,道道残影回归到身上,而此时他一只手已经探了过去。

    嗽!

    果然是水凝草,不过此时它却瞬间遁地逃走,林明的手直接攥住一把水汽,湿漉漉的散发着浓郁的药香。

    但林明并未放弃希望,她迅速的沿着水凝草逃脱的路径追上去,一息,两息,砰!他单只手再次抓上去,不过让其惊讶的是这水凝草竟然犹如水珠组成一般,晶莹剔透。

    但其还是一把抓在手中刚想连根而起却顿感手掌一空。林明一愣再回看时手中哪里还有水凝草,只有一片湿漉漉的水珠。

    “妈的!怎么回事?难道我看错了?”林明大惑不解,那菩提鸟也是怪叫一声,“不应该呀,刚刚明明看到你抓住它了!”

    就在二人满头雾水的时候金冥却笑骂道,“两位小哥你们是在搞笑吗?第一次见人抓水凝草用手!”话落,金时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林明更感疑惑,“不用手难道用脚?”

    金冥看林明如此木然的表情又笑了一阵才娓娓道来,原来林明只知道这水凝草其一却不知道其二,水凝草的功效虽然很大,但是想捉住它却不是那么容易。

    水凝草的药性就像是它的株身一样,都是由水组成的,寻常人等若是拿手硬抓的话恐怕就会像林明一般只会得到一手水珠,所以想要得到这株灵药单单用手是不够的。

    “用灵气?”林明狐疑,他再次问道:“我一直在用呀,可还是不行。”

    “我说的不单单是输出灵气,是用灵气将其周围空间限制,然后瓮中捉鳖!”金冥出的主意让林明眼前一亮。

    “空间限制,那好!老子就给他来一个空间塑形!”林明嘴角微扬眼睛微闭,他再次散发出灵识向四周感应过去,很快他就发现了那一株水凝草的踪迹。

    不多时,他飞速冲过去,速度很快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林明的灵气汹涌而出,塔塔、塔塔,周围的几颗参天大树一阵摇晃,林明稳稳落在那株水凝草面前。

    砰!

    他身子一抖,菩提鸟几乎同时身子迅速变红,强悍的灵气输出让其气喘吁吁,属于真神境后期的灵气震荡开来,砰砰砰砰,那周围的几棵大树直接被硬生生折断。

    嗡,林明周身空间内的一切动物刚刚还沙沙作响,现在统统变得极为安静,那窒息的安静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耳聋,嗽!

    那水凝草再次远遁,可是林明却不慌不忙,他手指一勾那令其空间竟然开始缓缓收缩,最后他退了出去,那株水凝草被其用灵气罩死死困住。

    “你还想跑?”林明勾起嘴角泛起一抹微笑,可这水凝草还未拿出温度身后一道水鞭冲天而起,刹那间,林明竟然连反映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一下子砸飞。

    噗嗤,他在半空中练练喷出好几口鲜血,胸口隐隐作痛使其不得不捂着胸口踉跄起身,可是那水鞭好像长了眼睛,林明只能再次远遁。

    砰!水鞭竟然断了他的后路,林明大惊失色,他咽了口吐沫金乌剑径自而出,噗嗤,剑穿水鞭而过但并没有什么卵用。

    他连忙收起那水凝草,而后秀口一吹手中一道三昧真火顿时燃了起来,他单只手拍向地面,火浪滔天向四周席卷而去,而且这又是在参天密林之中,火势更加凶猛,那水鞭还未触及林明就被直接烘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