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炼器少年
    “那薛剑乃是赤薇国的青剑护卫,自从你拿出寒冰剑的那一刻他就盯上了你,但至于为何迟迟不动手要等到现在我也不清楚,但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不要杀我!”他语气瞬间变成哀求,眼神里也带着几分渴望。

    林明并未回他而是起身向张扬走去,那身后的张行长缓缓拖动着身子打算正欲离开可却听到扑哧一声,他胸口发痛喉咙发甜鲜血喷了出来,弯刀径自的穿过胸膛在胸口留下了一个血窟窿,鲜血恒流。

    张行长不甘的闭上了眼睛,张扬不由得咕咚一声吞咽口水,林明不过是一外门新晋弟子,年纪不大却如此杀伐果断在这一点上他已经稳稳地超越了自己。

    “像这样的墙头草留着也是祸害,倒不如送他去下地狱!”林明大手一挥那张行长的尸体顿时化为一滩烂泥。

    “林弟这次神秘之海就在赤薇国领域,你……”张扬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可林明也仅仅一笑低声道:“不过是一群臭鱼烂虾,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怕他什么?”

    “张大哥你不会怕我连累你吧,”林明眉头微弯看着张扬,后者当即面色一凛,“你这是什么话,你都不怕我怕他个鸟?来一个干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他眼睛里闪过一抹血腥。

    林明当即哈哈大笑起来,随后三人再次向东赶路……

    可是没过多久,林明几人刚离开的地方再次出现几道黑色身影,领头的乃是一位红衣男子,他稍稍俯下身子摸了摸那块焦土,“刚死不久,罗护卫你去前面探路我们随后就到!”

    那罗护卫一身黑衣双手抱拳应了声向前奔袭而去,“破神境!没想到你们还有破神境强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本来刀青还想马上动手但现在他并未这样做,“刀长老我们要不要去前面埋伏,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一名下属低声问道。

    “伺机而动,除非你想变成一堆焦土!”刀青说完向前走去,而那名下属则瞥了一眼那堆焦土身子不由得颤抖了几下。

    另外一边,日落时分林明落脚在一处不知名的小镇,他们找了处客栈刚要休息就听到外面传来阵阵残嚎,而后砰砰几声那哀嚎瞬间变成了杀猪般的惨叫,咔嚓咔嚓桌椅碰撞的声音自楼下传来。

    “小子,你已经你给我念叨念叨你多少天没有交保护费了?你还想活吗?”一魁梧男子单只手抓起少年的脖颈,他拼命的挣扎却无济于事毕竟体型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

    “真神境!”

    “竟然那是真神境强者!”周围的修士见状纷纷后退,而魁梧男子更是扬了扬眉毛再次冷哼看向那瘦弱少年,他面容清秀眼窝深陷但并未有一丝恐惧之色反倒是那抹刚毅尤为突出。

    “你到底交不交保护费!小矮子!”他再次威胁道,跟着砰的一声那少年完全如同弹射出去的炮弹稳稳地砸烂了边上的桌椅。

    而与此同时一边的老妇人不停地哀求起来,“大爷您再宽限几天,我儿子还小不懂事,您就饶过他吧!”她爬到魁梧男子身边可却被一脚踹开,老妇人自此起身时已经满脸的鲜血惨不忍睹。

    “娘!混蛋,我跟你拼了!”少年眼神里闪过杀机,他单手一抖瞬间出现一柄黑色长剑,黑色灵气缭绕剑身周围。

    “黄阶巅峰灵器!没想到你这穷小子竟然还有如此宝贝,那我就收下了!”他握起铁拳抡圆砸过来,砰!

    那副桌椅再次成为两半,可是那少年却灵巧的躲了过去,“拿命来!”他大吼一声飞身而起长剑横劈下来,气势逼人,不过这在真神境的男子看来却是那么的不堪一击,男子轻蔑一笑单只手正欲捏住刀尖却感到一抹杀机。

    这杀机并非是从少年身上传来而是从二楼,他猛然看去竟忘却了面前锋利的剑刃,噗嗤一声,他的左臂被硬生生的砍了下来。

    少年也是一惊,但此时他脑海中早就被滔天杀意席卷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反手再次标出一剑,锋芒毕露、杀机凛然。

    男子感受到自左臂传来的阵痛惨嚎一声,他单手向着少年的胸口锤去,这一拳速度奇快少年无处闪躲,若是被砸中这一剑也将化为泡影。

    但是在男子出拳的时候那一抹杀机再次出现,他只能再次收手提防,不过那一剑自此砍过来,他右腿出现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扑哧一声洒出来,他踉跄一下竟然半跪在少年面前。

    “混蛋,到底是谁!”他愤怒的咆哮着,属于真神境的威压弥漫开来,在场的不过都是一些变神境的修士,他们顿时感到胸闷压抑的竟喘不过气来。

    然而此时却响起一串脚步,林明自楼上慢悠悠地走了下来,少年也不过变神境他捂着胸口身子剧烈的颤抖着,但是看到林明的那一刻他彻底惊了,“恩……恩人,真……真的是你吗?”他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

    而林明也是一愣,他未曾想少年竟然是那日自己在青云山下村庄救下的少年,而且再看他手中的那柄黑色长剑林明更是惊讶与欣慰,他不过十几岁的年纪而拿到炼器武技也不过数个月,但已然炼制出了黄阶巅峰灵器,这天赋不可谓不恐怖。

    “你很勇敢,我没有看错你,但是有些时候你要学会隐忍,不是每一次都会有人来救你,留下你的命来日加倍奉还不好吗?”林明的话让少年眼神再次迷离,不过最后他还是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记下了!”他随后道。

    而那魁梧男子看到林明不怕自己的威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你也是真神境!”他怒喝道,脸上的横肉不由得抖了抖。

    林明却笑笑不语,他单手隔空抓起男子的脖颈,任由他的身体在空中四处挣扎却无济于事,他的五根手指就如同铁钳一样死死的卡住他的喉咙而且越来越近最后让他感到窒息,死亡的恐惧在悄然蔓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