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章 调戏蓝忧
    “龙毅,你嘴巴最好放干净点,青云宗岂能是尔等能侮辱的!”张扬愤然上前一步。

    龙毅一把推开蓝忧也上前一步,眉宇间依旧是满满的不屑,“干净?一直很干净呀,吐了这些秽物不就干净了吗?”

    “你!”张扬愤然握紧拳头气得发抖,但还是隐忍下来,他深知若现在动手那青云宗与灵隐宗的梁子就结下了。

    一宗一门,灵隐宗毕竟是宗派的老大哥,若他们追究起来青云宗的处境更是岌岌可危。

    “我告诉你,这次神秘之海不要让我看到你,否者我定然不会放过你!”龙毅看到张扬那铁青的脸色得意的笑了几声,他一揽那蓝忧的*正欲离去却突然被身后一道声音叫住步子。

    “等等!”林明执步上前嘴角还残留着一抹笑意,那龙毅却是翘起眉毛不悦道:“怎么?还想自取其辱吗?”他语调颇为怪异看到是林明更是嗤笑一声。

    “真神境初期,看来青云宗真的是拿不出人来了,”他还是狂傲十足,鼻孔都快要翘到天上去,但林明并未因此生气他反倒是淡然一笑。

    “你和张大哥的私人恩怨我不管,但是你辱骂我青云宗一事我却是要好好说道说道,”林明刚说完那龙毅当即眉头一皱,他十分蛮横的推开林明呵斥道:“你要替青云宗出风头?你出得起吗?废物!”

    “你最好把刚刚的话收回去,否者我一定撕烂你的嘴!”林明声音低沉,他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林弟不可,他现在可是代表灵隐宗前来神秘之海,我们还不能动他,”张扬眉头紧锁,他说话地时候也是颇为隐忍,若是平日以他的脾气他早就动手暴打他一顿,但林明向来都是快意恩仇,未曾忌惮过谁,此时听到他的话也不由得沉思许久。

    “我说青云宗的弟子个个都是废物,而你则是废物中的废物!”龙毅瞪着眼手指指着林明胸口趾高气昂,身边那些小跟班弟子也是起哄般的讥讽与嘲笑。

    林明脸色顿时拉了下来,“砰!”刹那间一道暗劲自林明体内冲出,那蓝忧本来笑的前仰后合、花枝乱颤却瞬间白色衣衫破开一道口子,胸口露出了花白的双峰,她尖叫一声急忙捂住胸口脸色绯红。

    周围行人全都看了过来,而那些小跟班也是吞咽口水,这蓝忧本来长得就颇有姿色,而如此尺度更是大惑众生,她则又气又羞瞪着林明愤然道:“你个混蛋,我杀了你!”

    要说女人疯狂的时候完全就是母老虎,更何况这只心肠歹毒的母老虎,她侧身袭来,手中三枚银针呈现暗紫色想来是附有剧毒。

    “还真是心如蛇蝎!”林明怒斥,他向后微微倾了下身子,反手一拍,那蓝忧的玉手直接被震麻,毒针掉落这还不算完他跟着另一只手拍向她另一只臂膀,只听咔嚓一声筋骨错乱手臂自然而然的就垂了下来。

    但与此同时她那胸口的花花世界也再次暴露在众人眼前,蓝忧当即惊呼一声脸上更是挂不住。

    “小心!”张扬低喝一声,那一边的龙毅自是出手,单手成爪向着林明的肩膀就抓了上来。

    咔嚓!

    林明闷哼一声连连后退,他长呼口气另一只手再次拍向自己的肩膀,分筋错骨还是不在话下,咔嚓一下掰回,而此时那蓝忧也被龙毅披上自己的衣衫,她一脸怨毒的瞪着林明,“你个混蛋,你等着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听言林明却是一笑,“碎尸万段想来定然没有蓝小姐的哪里好看!”他伸手指向那蓝忧的胸口,后者更是脸色大窘无地自容。

    而龙毅则怒喝一声,“混账,竟敢公然调戏我灵隐宗弟子,还不束手就擒!”话落龙毅自是踩着变幻莫测的身法来到林明跟前。

    他正欲出手那林明竟然翻身躲开,而后数十招林明都是凭借这身法一一闪躲,竟未与这龙毅交手一次,这让前者恼火不已。

    张扬见状也是心里暗惊,要说这龙毅的身法已经说得上是极为上乘,但林明的却更为高深莫测,每一步可以说都暗藏乾坤、不留痕迹。

    而且最主要的是林明的残影,每一道都像极本体,若是单靠气息根本很那判断哪道是残影那一道是本体。

    所以那龙毅虽然招招狠厉但却并未击中林明,反倒是被其残影洗刷的团团转。

    “缩头乌龟有本事欺负我宗弟子没本事跟我交手,青云宗都是一群鼠狗之辈!”龙毅气急败坏,脑袋上都要冒烟了,可是三下五除二硬是抓不到林明。

    而另一边的林明则谈笑风生的看着狼狈不堪的龙毅,消失在爪落之前,出现在龙毅身后,又过几百回合那龙毅竟然率先罢手。

    他像条狗一样吐着舌头,林明则安稳的出现在蓝忧身后,他单手拦住她的小腰笑道:“看着挺细怎么这一摸就原形毕露?”

    蓝忧当即跳开原地,她气得脸色发紫,七窍生烟但又无济于事,林明负手而立随后面色一冷道:“你们给我记住,青云宗不是你们可以侮辱的!若是让我在发现我定然不会像今天这么客气!”

    冰冷的话以及林明的背影让龙毅似乎受到了奇耻大辱,他猛然一拳轰向地面呵斥道:“马上给我查,一定要给我查出他是谁!”

    进入客栈那张扬一直左右盯着林明,这让他极为不舒服,“张大哥我脸上是写着字呢还是画着猴呢?怎么一直看着我?”

    “没有写字,没有画猴,我在找秘籍,”此言一出再配上那张扬一脸严肃的表情林明差点将喝进嘴里的茶水喷出来,边上的姬宁也是抿嘴偷笑。

    这是她第一次笑,却美若天仙,林明不由得有些痴呆,“哎!你小子到底是怪胎,真神境初期的境界竟然能够发挥出破神境三阶以上的实力,当真是怪胎!”

    看张扬一脸的悲天悯人,林明自是笑的合不拢嘴,“张大哥想要高阶功法只虚开口便是,何故发出如此哀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