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红翎
    轰隆隆,那是想宛若活过来一般,很快就开始挪动起来,咔嚓咔嚓,脚边的铁链被一一挣断,“就是现在!”

    “攻击!”白羊使厉喝一声,那两尊石像双手高高抬起想着地面砸去,咔嚓咔嚓,巨大的裂缝瞬间露了出来,那些刚刚进来的修士大吃一惊。

    为首的恋玉更是向后猛退数步,她眼神里满是惊愕与不敢相信,她从未想到面前两尊竟然会动而且还会发起攻击。

    “大家向后退,赶紧后退!”她不停的娇喝提醒,那几名弟子纷纷后撤并按原路返回,不过与此同时那刀青等人竟然也紧随而至,看到撤退的圣女峰弟子也是一愣。

    “大家做好战斗准备!”红翎低喝道,随后他单手抽出腰中的短刀眉头一皱。

    但谁知那圣女峰弟子并未与之交手,那恋玉也仅仅是瞅了瞅红翎,“红莲殿?”她甩下几句低语再次离开。

    但是红翎却可以看出她眼中的惊愕,“这些人为什么撤回来了?”他心中也是升起一抹疑惑,不过随后缺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这是……”他缓缓向前看去,那红莲殿弟子也是纷纷观望。

    招呼他们的却是一道黑色的铁链,砰!

    地面都已经碎裂开来,紧跟着一道黑色裂缝渐渐裂开,而且正在扩大,石头宫殿的上方也在不断的掉着碎石。

    不少弟子都被打个措手不及,一时间惨叫连连,不过还好都是些皮外伤,“此地不宜拘留!大家赶快离开!”红翎也反应过来疯狂的向来时的路奔袭。

    但两尊石像实在是太强了,最后还是有几名弟子未能逃脱被其一把攥在手中,一个呼吸便被捏成血肉。

    鲜血从石像粗壮的手指缝中喷出来,甚是恶心。

    见此不少弟子更是拿出吃奶的劲儿来逃命,恐怕已经拿出了当初他们超越万千精兄精弟的速度了。

    之后便是一些散修,他们见到石像也是吓破了胆子,就这样那些刚进入二层的弟子散修一一被驱逐下来,两尊石像则侍立在两侧,它们眼睛里闪烁着红色光芒异常摄人。

    “大人,人类诡计多端我们根本就撑不了太久,”白羊使出现在一尊石像头顶向下看去,不少修士还在陆陆续续的往外逃。

    白羊使却抿嘴一笑,“七日足矣,待我获得真身这些人还能奈我何?”

    “可是……”他还想说什么但被白羊使阻止,“切莫多言,我心中自有分寸!”

    “哎呦!我尼玛上面的两尊石像是怎么回事!”此时下面一阵议论,其中几名散修嚎叫的最欢。

    不少修士虽然对此嗤之以鼻但还是为刚刚那一幕感到震惊,两尊石像犹如镇天魔神,气势一往无前,恐怕在场没有一名修士可以阻挡。

    “玉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镇守二层的机关兽?”七妹猜测道,花青也点点头,不过恋玉并未说话。

    “这石像的攻击稳准狠,不像是机关操控!”三妹摇摇头并不同意。

    “美女说的不错,这确实不像机关兽,”一道怪异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恋玉等人看过去正是红莲殿的红翎。

    他此时一身红衣恢复了红莲殿的装扮,精神抖擞,不过他说话的语气却让人听着邪里邪气很不舒服,“原来是红莲殿的道友,幸会幸会!”恋玉莲步轻移拱手一礼。

    “这男人这么恶心为什么玉姐姐还……”七妹还未说完就被花青的玉手堵住了嘴巴,“你小声点,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谁?”她睁着两汪水灵灵的大眼睛。

    “戒修门红莲殿的人!”花青刚说完七妹当即倒吸口凉气,但随后她却再次露出一抹鄙夷的神情,“本以为戒修门都是些正人君子,但这人怎么……”

    花青连忙再次堵住了她的嘴巴,“不要说话。”

    红翎也是行了一礼,他将顺在胸口的发丝缠在脖颈周围嘿嘿一笑,“在外听闻圣女峰恋玉乃绝世美女,回眸一笑便可迷惑众生,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外界传言都是过誉之言,夸夸其谈而已,不过阁下刚刚说这不是机关兽莫不是看出了端倪?”恋玉摆摆手裂开嘴宛若一道盛开的牡丹画,雍容而华贵。

    听问,红翎当即说道:“说看出端倪其实也不过是种猜测而已,我第一眼看到那石像巨人的时候感到的并不是那暴戾的气息而是一抹更加浑厚的灵力。”

    “要知道,机关巨兽应该与这石头宫殿同样古老,即便当初是用灵气凝聚的控制阵眼但经过这漫长的时间也已经所剩无几,而那一股灵气却很浑厚,像是……”

    “像是什么?”恋玉未说话边上的国师却率先发问,他一身散修打扮混迹在这队伍之中根本没有人可以发现。

    “天神境强者!”此话一出,众人都纷纷倒吸了口凉气,尤其是那恋玉、国师以及红翎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

    天神境,那可是一个他们从来都没有触碰的境界,与之他们宛若天壤之别,所以这般震惊也是无可厚非。

    不过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却是一个巨大的阻碍,天神境,他们该如何进入二层。

    “你……你不会是听错了吧,怎么可能是天神境!”

    “对啊,天神境的高手不可能去屈居这里不出去吧!而且天神境那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存在,徒手便可以剿灭我们,怎么可能会驱动石像来逼退我们!”

    众人静下来后对此还是存疑,那红翎也是点点头表示认可,“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说只是猜测的原因,我认为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这还不好办,我们大家伙一起冲上去揪出来看看不就得了?”一名壮汉吼道,他长的精壮却很无脑,不少人都白了他一眼。

    “若真的是天神境呢?这样无异于去送死!”

    “恐怕到时候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天神境,那是你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存在!”红翎嗤笑一声,他语气中带着轻蔑让壮汉也是一阵恼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