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好大的胆子
    七眼白羊最先发现了贺山连忙还击,七只眼睛再次迸射出不同颜色的光芒,贺山怒骂一声连忙翻身躲开。

    贺山胸前的衣襟被火焰吞噬,他连忙抽出一枚灵符拍在胸口,瞬间一道强悍的灵气自胸口撑开,那火焰直接被隔绝在外。

    可是七眼白羊似乎不依不饶,他迅速跳到贺山面前,七只眼睛再次散发出不同颜色的光芒爆射开去,那贺山反手再次丢出一枚灵咒,当下落下一道残影真身回到众人面前。

    他刚一落下,那恋玉也拔出细柳剑一声娇喝从人群中冲了出来,绿色流光在剑刃上盈盈闪动,“圣女剑法!”

    她的身子竟如同那风中细草不断摇曳,手腕来回翻动,一道道漂亮的剑花也是被点化出来,但千万不要小瞧这朵朵剑花,威力不可小觑。

    不过更为诡异的是那七眼白羊的七只眼睛更是此时竟然再次晃动起来,“左侧!”他低声说完那白羊使忙侧身闪躲。

    果然,那道攻击真的袭击到了左侧。

    “躲得了一招,躲得过我的第二招吗?”恋玉冷哼道,她那双美眸毫无表情,短短几息那道攻击再次袭来。

    “还是左侧!”他话音刚落,那道攻击真的落在了他的左侧,而白羊使则早就已经敏锐的闪躲开。

    他不慌不忙的拍了拍手,“如果你还第三招,不妨也来试一试!”

    白羊使的话宛若一个硕大的巴掌狠狠地拍在了恋玉脸上,她脸颊通红恨不得一个地缝钻进去,“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攻击方向?”

    “女娃娃,刀刀剑剑、打打杀杀不适合你,还是回家找个金龟婿嫁了吧!”他嘿嘿一笑,这话的暗讽力还是很强的,身后许多散修都不由得捂嘴偷笑,那恋玉更是脸色别的铁青,秀拳紧握指甲甚至要嵌入肉里。

    “休要猖狂,”红翎冷哼道,他纵身一跃冲了过去,那恋玉似乎也并不甘心也执剑相向,两人都是破神境五阶。

    此刻两道攻击辨不辨方向已然无可厚非,白羊使短短交手几息便被逼得节节败退,最后退到那隔绝大阵的边缘。

    “这是什么!”贺山疑惑道,此时众人的才发现白羊使身后的隔绝大阵,那金色得阵法宛若镶金的半球,在外人看来那就是一个词!

    珠光宝气!

    要说在常人眼中这金色大阵中若是不藏着宝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心下里打着这个心思众人也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而贺山则是嘿嘿一笑,他刚刚第一个出手并非想要一举击败白羊使,他不过是想引动恋玉与红翎出手,而现在他则往后缩了缩。

    “各位,这金色大阵里面说不定就是这家伙的看家宝贝,若是我们得到说不准可以一举突破到天神境也说不定!”

    “对!这老家伙虽然是灵体但是当年的宝物肯定还留在这里,这金色大阵说不准就是他存放本命宝贝的地方!”贺山刚说完就有人附和道。

    这话宛若一只无形的手掌在众人心中不断抓挠,许多散修已经开始心痒痒起来,不少人抽出了长剑,还有人已经缓缓上前。

    “对,我们合力斩杀这家伙然后破开金色阵法!”贺山再次在后面煽风点火,而他则越来越往后站,最后闪躲在一处嘿嘿一笑似乎是奸计得逞。

    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国师在暗处已经看的一清二楚,他摸着胡须眉头微微一撇的盯着贺山,“一会儿听我手势行事。”

    砰砰,白羊使那道瘦削的灵体已经被揍得若有若无更加暗淡,而七眼白羊的七只眼睛也已经闭上了三只。

    “冥顽不灵,就该死!”红翎不再多言,他打算一剑终结白羊使,但是那七眼白羊却率先冲了过来。

    噗嗤,长剑瞬间穿透他的身子,剑刃透过那若有若无的身体似乎还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棱角分明,“不要!”

    白羊使用力嘶吼,可是太晚了,长剑抽出来的一刹那,七眼白羊的灵体身子已经开始飘散出道道莹莹光芒。

    这代表着什么白羊使心知肚明,他凌空一跃借助七眼白羊坠落的身体,“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白羊……白羊的生命都是大人给的,这一剑又算什么,”他勉强挤出一道笑容,但却是如此苍白无力,那渐渐变轻的身子再次暗淡,轻到一阵风就可以吹散一般。

    “不,是大人无能,是我无能啊!”白羊使扯着沙哑的喉咙嘶吼着,他自从成为白羊堂堂主后到现在已经有万年,七眼白羊都陪伴在他身边,纵然面对其他十一堂的人他们依旧丝毫不怂,而面对死亡也坚持到现在。

    如今生离死别,那千年寂寞都未能摧毁的意志竟然在此刻崩塌,“大人,我……我好像看到了当初的我……我们……”

    七眼白羊一字一句十分扎心,白羊使已经泪如雨下,他冷冷的盯着恋玉与红翎,“混蛋!我要你们都死!”

    “呵呵,主仆情深,真是让人垂泪,不过你们还是带着这份深情下地狱吧!”红翎说完刚打算挥出第二剑却被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吸引了注意力,几人向后看去,那金色大阵竟然完全爆炸开来。

    白羊使眼神更加落寞,他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竟然拿也都已经被覆灭。

    “混蛋!都给我滚开!”红翎已经顾不上白羊使飞速回冲过去,而恋玉也反手冲回去,他们来这里的第一目的终究还是为了白羊使的宝藏。

    现在金色大阵已经破开,他们自然要进去抢夺一番,而白羊使眼神中则尽是落寞,他依旧紧紧抱着怀中的七眼白羊。

    “你们都好大的胆子,本少的阵法都敢闯!”林明的声音忽然从一边响起,犹在耳侧、震耳欲聋。

    众修士都向四周看去,但是却未曾发现一道身影,“你是谁?不要装神弄鬼的,给我出来!”

    他们围成一个圈然后慢慢挪动着身子向前走去,而此刻映入眼帘的一处残破的祭台竟然瞬间变成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这一幕直接吓住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疯狂的逃也似的往外窜,但是那火势迅猛直接封住了他们的后路,几息之后俨然成为了一片火海。

    “混蛋,你有本事出来!”

    “不要在这里装神弄鬼的!赶紧出来!”

    他们都叫嚣着,一些修士拔出长剑来回搜寻着,可是林明却从他们的头顶出现,他嘿嘿一笑厉声道:“一会儿再陪你们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