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8章 仙阶鼎器
    东薇国度,观星台之上,一道虚弱的老者佝偻着背脊盘坐在软垫上,忽然一道神光降下,他噗嗤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那本来就苍白如纸的脸色此时完全煞白、毫无血色,他双手打出几道蓝色的法印而后拍在自己的胸口处,呼哧,蓝色光芒完全浸润到其体内。

    不多时,他那脸色才稍稍和缓,他拂袖擦拭掉额头的汗珠缓缓起身长吐了口气,“好险,”这国师顿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可是待他刚回身却瞬间被锁住喉咙,他眼神一凛刚要挣扎但看到来人后却放弃了抵抗,“王……王,您怎么来了?”

    他吓得面色铁青,说话都有些颤抖,东薇国王不由得再次锁紧他的喉咙,国师顿时感到喘不过气来,他只能拼命的扭动身子只为呼吸。

    “全军覆没你还敢回来?”他冷冷的说完用力一甩,国师就像是丢弃的棋子一般被丢到地上,砰!

    噗嗤,他再次喷出口浓黑的鲜血从地上缓缓爬起,“王,这次……这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面会出现一名天神境强者,我真的……真的难以抗衡!”

    “天神境?你确定?”东薇国王愣了一楞,很显然天神境强者的出现还是让他比较惊讶的。

    “货……货真价实,就是一名天神境强者,而且他还说什么……说什么自己是妖神殿的人,”国师猛然回忆起来,说到这里他似乎还惊魂未定的颤了颤身子。

    “妖神殿!”国王一攥拳头,“没想到竟然是妖神殿的人,”他脸色先是一冷而后便是哈哈大笑起来。

    “真是苍天有眼,可算是让我抓到你们的把柄了,这次我看你们找什么借口!”他眼神里透露出的目光越发狠厉……

    神秘之海,石头宫殿,林明如同财迷一样讲那些弟子与散修的乾坤袋搜刮了个干净这让他顿时由一个穷酸小子瞬间变成了盆满钵满的小土豪。

    “不!应该说是大土豪!”林明眉毛一挑看着面前翻着七只白羊的七眼白羊,“睡让你们都不要,我就笑纳了!”

    “这次多亏了林小兄弟,否则我等定然会陨身在这群贪婪的修士手中!”白羊使说完眉头一凛,林明自是摆摆手笑道:“老哥福大命大,若不给我机会我岂能顺利炼出真身,说白了还是您深谋远虑!”

    他说完还装模作样的深深鞠了一躬,这让白羊使哭笑不得,“你呀……这拍马屁的功夫可真是炉火纯青,不去做官真是屈才了!”

    “做官?谁稀罕那些吸人血的官员,不过是鱼肉百姓而已,我还是喜欢如此逍遥自在,难道老哥不是吗?”林明双手抱住后脑勺微微一笑。

    “林小兄弟真性情,我欣赏你!”

    “不过小兄弟我有一问不知当问不当问,”他欲言又止,脸上挂着几分尴尬的笑容。

    七眼白羊的眼睛里也满是疑惑之色,他们都是妖神殿之人,也是从上古活过来的自然知道炼制真身的难度。

    “寻常练器大师也未曾有十拿九稳的把握炼制真身,就算是有也需要百年的时间才可以练制出来,而林小兄弟你只用了七天真是不可思议!”

    林明听此嘿嘿一笑,他伸出伸出手张开手掌,一道赤色的火焰骤然燃烧起来,炙热的火焰顿时让周围的温度上升一层。

    “三昧真火!天地火主!”七眼白羊唏嘘道,白羊使也是感叹连连但他还是不敢相信仅靠三昧真火便可以炼制出真身。

    “别急,”林明再次虚空一弹,一尊神鼎瞬间升起,而后上面金色的文字也熠熠生辉的闪着光芒,一看就不是凡品。

    白羊使眉头微皱,“这鼎……”他倒吸了口凉气。

    七眼白羊也是用震惊的语气惊呼道:“最低是天阶的神鼎。”

    “最低是天阶?”林明也惊讶了,“难不成天阶之上还有等级?”他问道。

    “当然,天阶之上乃是仙阶再往上则是神阶,而此鼎的品阶我感觉已经达到了仙阶,不对!最少都要是仙阶!”白羊使的评价让林明欣喜异常。

    仙阶鼎器,这可是上古大能、炼器师都难以获得的宝贝,他们万万没想到今天竟然在林明手中见到,“怪不得这具真身给我的感觉那么特殊,感情是用仙器练出来的!”白羊使唏嘘不已。

    “有如此仙鼎助阵,想来林小兄弟以后的修炼之途定然平布青云,他日集齐九大金乌肯定可以踏破那天帝老儿的神殿!”他豪声道。

    林明却也没客套,两人随后又聊了一阵后那白羊使竟然那出一张羊皮纸卷,血红色的纸卷宛若用鲜血浸润一样,细细感受竟然可以感受到一抹古朴的气息。

    林明惊叹不已,“林小兄弟,这次你救了我我无以回报就赠与你这张万妖图吧!”白羊使顺手递了过来。

    “万妖图!”林明听得倒是无感,但是那三只金乌却是一愣,“白羊兄你说你手中的这张羊皮纸卷是万妖图?”

    前者点点头,“是万妖图不假,但是也仅仅是残卷,当年万妖图被一分为五,这也仅仅是其中一块而已。”

    “那其他的残卷你现在有下落吗?”

    “一块在戒修门,一块在东微皇宫,其他两块下落不明,暂时还不知道,”白羊使摸索着下巴思考道。

    林明接过残卷心头一震,那抹古朴的气息袭上心头,林明眉头紧锁当即低喝一声,他将金乌之力运转到手心之中,而后缓缓向着那残卷推去。

    轰隆隆。

    强悍的古朴气息与那金乌之力对撞到一起,碰撞之后没有想象中的跌宕起伏反倒是归于平静,两种力量竟然融合了。

    林明顿时感到一面巨大的空间呈现在他的面前,他看不清,想要触碰却感到似乎很遥远,忽然他回过神来使劲儿摇了摇头再次将目光放回残卷之上。

    “这残卷真的是太神奇了,多谢老哥,”林明如获至宝连忙将其收起来,随后白羊使将那豹王以及燕灵儿都放了出来。

    他们都赶到头晕目眩,这七天他们就像是做梦一般,回到现实燕灵儿看到林明当即黛眉微皱,“林明,我怎么……我怎么感觉像是过了好久,我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