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9】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既使不困也该累了。睍莼璩晓”  困得连眼皮都抬不起来还不困,还自己不困,真是一个不诚实的丫头。

    陶梦琪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我不累”她拿谎话搪塞叫自己上床的男人。

    “你不累”尾音挑得很高,眉毛挑得更高。

    陶梦琪点点头“我不累。”她没有意识到某男的意图。

    “既然不累那就过来我们继续。”尤文森拍了拍身旁的空位。

    陶梦琪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傻傻的问道“继续什么”问完她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嗔怪道“尤文森你不要脸”

    完,便快速逃出了房间。

    尤文森没有起身追出去,而是翻过身去睡觉。

    陶梦琪去了客房,累极了的她进屋倒头就睡,很快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昼夜更替,日出日落,周而复始,永不停歇。

    太阳如期的升起来,闪亮的阳光赶走了幽静的黑,崭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耀眼的阳光透过紫色的薄纱射进了屋里,床上的人儿动了动,似乎马上就要醒来。

    陶梦琪缓缓的睁开双眼,当眼前的情景清淅的进入她的眼里,她瞬间变得呆若木鸡。

    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用力闭了一下眼,睁开,再闭眼,再睁开,眼前的一切还是没有变。

    她不是在客房吗现在怎么会在他的房间里

    陶梦琪惊慌的坐起身,刚准备要下床,身后实然飘来了气死人不偿命的话,“丫头,偷吃完就想逃”

    可恶又可恨的男人居然趁她晚上睡着之时对她下手。

    陶梦琪翻过身,生气的朝尤文森扑了过去,“尤文森你这个大色魔,我要掐死你”

    他顺势抱住朝自己扑过来的她,揉捏着她的脸颊调笑道“丫头你很想当寡妇吗”

    “你才想当寡妇”陶梦琪拍开了摸在自己脸上的手。

    尤文森乐不可支的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这辈子我肯定是没有机会当寡妇了。”寡妇是女人,而他是个大男人。

    “我死了你不就是寡妇了。”呸呸呸哪有自己咒自己死的,陶梦琪很迷信的吐了三口吐沫为自己破咒。

    “你死了我也不会是寡妇。”尤文森笑得好不得意,伸手揉了揉她柔顺黑亮的头发,“你真是个傻丫头”

    闻言,陶梦琪心里莫名的失落了一下,“那是肯定的,你多金又帅气,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一定很多。”心中感觉酸酸涩涩的。

    尤文森点头表示赞同“嗯,的确很多。”可没有一个女人能入了他的眼。

    “你”陶梦琪不知道该如何责怪尤文森,她也没有权利责怪他,自己既不是人家女朋友,又不是人家老婆。

    “你在吃醋吗”见陶梦琪因为自己刚刚得话而不开心,尤文森心中更感到莫名的开心。

    “吃醋我只是怕你累坏了身体。”陶梦琪咬牙道。

    她的话音还未落,尤文森就猛然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你”陶梦琪刚要张嘴话,尤文森的双唇就贴了上来。

    由于整个人被他控制着,她只能发出呜呜声示反抗,奈何身上之人不松口,她的话全被吞进了他的口中。

    尤文森很懂得如何征服一个女人,尤其是自己身下的这个女人,很快她就瘫软在了他的身下,任由他随意在她身上驰骋。

    暖昧迷人的气息瞬间在房间里弥慢开来,欢愉的喘息声回荡在整个房间

    之欢过后,尤文森问怀里的陶梦琪“丫头你辞了医院的工作好吗”

    昨天晚上无意发现自己的好兄弟追求她的态度很坚决,他的心情就没有再平静过,他打心里不想让她和自己的好兄弟走得太近,他更不想让好兄弟知道她和他之间的事情,好兄弟如果知道了肯定会跟他翻脸的。

    “那怎么行医院的工作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陶梦琪坚决不同意尤文森的要求,她已经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她不能再把自己的工作搞丢,那样她会找不到自己前进的方向的。

    他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悠悠的开了口“你不用担心没有钱花,我很有钱的,我可以把你养得很风光的。”

    陶梦琪虽然知道尤文森是军长,但是她有一种预感,他的身份不仅仅如此,可是她对他的情况一概不知。

    既使他很有钱又有势,可她也不敢轻易放弃自己的工作,他虽然很宠自己,但是他从来没有承诺过自己什么,她心中对他很没有安全感。

    “我很喜欢现在的这份工作,我不想半途而废让自己失望。”更不想让父母失望,陶梦琪在心里补充道。

    “好吧。”见陶梦琪的态度非常的坚决,尤文森只好妥胁了,他以后看紧她就是。

    “谢谢你”她以为他会强势的命令自己辞掉工作,没想到他会答应的如此顺畅,她打心里感激他的谅解。

    尤文森托起陶梦琪的下巴,轻声问道“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怎么跟温怡汇报昨天相亲的事情。”陶梦琪心中很是烦恼,来是帮助别人做好事,没想到好心办了坏事,而且还惹了自己一身骚。

    尤文森随意把玩着她漂亮的秀发,“你就实话实话”虽然他没有见过那个女人,但是他根没打算跟那个女人见面,更何况他这辈子已经不再相信有真爱。

    陶梦琪脱口问道“昨天晚上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我长得这么帅,还需要去相亲认识女人”尤文森一副拽拽的模样,他完全没有意识自己的言行已经伤到了怀里的女人。

    陶梦琪心情沉闷的坐起身,静默的穿好自己的衣服下了床,“今天你不用送我去上班了,我想自己打车去。”

    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并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那个让她憋闷的大房子。

    吱

    一辆红色的跑车突然停在了陶梦琪的身旁。给力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