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0】说谎
    “梦琪”安少宁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他用力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可眼前的人依然是陶梦琪,“你怎么会在这里”

    安少宁的哥哥和尤文森住在同一个别墅区,他早上奉妈妈之命来给哥哥送吃的,返回的时候顺道进来看看尤文森,想跟他一起离开,谁知竟意外的见到了陶梦琪,这太让他感到震惊和疑惑了。睍莼璩晓

    安少宁的突然到来让陶梦琪有些措手不及,紧张得手心里都冒出了汗,她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我在这里当保姆。”

    情急之中,她胡乱编了一个理由。

    “你当保姆”安少宁惊讶的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陶梦琪心虚的点点头“我只是兼职。”

    “文森呢他怎么能让一个大学生给他当保姆呢”安少宁环顾了一下整个房间,没有找到让他上肝火的人。

    “尤先生去有事去忙了。”陶梦琪在心里暗暗庆幸,还好尤文森刚才已经走了,不然遇上,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切。

    安少宁气呼呼的吐了一口气“他怎么能让给他当保姆呢”

    安少宁打算正式追求陶梦琪,没想尤文森却在这个时候给他搞出这么一出,他心里感觉很气愤,觉得自己的好兄弟拆他的台。

    “我自愿来这里当保姆的。”陶梦琪这话时自己都觉得很心虚,从头至尾都不敢正视安少宁的眼睛。

    “为什么”她的话让他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她是一个大学生,而且还有工作,就算兼职也要找一个体面点的工作。

    “因为我需要钱”如果不是急需用钱,她才不会做出这种让她自己都看不起的事情,陶梦琪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叹气。

    陶梦琪的解释让安少宁更加不解,“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如果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

    “谢谢你不用了。”陶梦琪是很真诚的在对安少宁谢谢,他的话让她感觉很温暧。

    闻言,安少宁一脸的不高兴,“以后不许再对我这么客气,我不喜欢”她对他的客气,让他感觉到了疏离感,他打心里不喜欢她对自己这么疏离。

    “我知道了。”陶梦琪给了安少宁一个真诚又充满谢意的笑脸。

    “你既然知道了就跟我走。”安少宁轻轻碰了一下陶梦琪的手臂,示意她跟他走。

    “去哪”

    她没有轻易抬腿,那天海边的事情提醒了她,她不能再随随便便的跟眼前这个男人单独出去,她的身和心早已偏离了自己的思想,她不能再去连累别的男人。

    “一起去上班,顺便去找文森谈谈”安少宁要带着陶梦琪去找尤文森,他要让好兄弟知道他对她的心意,不要让他再给自己毁形象了。

    一听安少宁要带自己去找尤文森,陶梦琪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我很喜欢保姆这份工作,不仅不怕风吹雨淋,而且还不用担心同事对我耍心机,我真的觉得挺好的,兼职真的是一个好选择。”

    陶梦琪为了阻止安少宁带她去找尤文森,她把自己能想到的好处全都表述了出来。

    “这是一个大学生应该的话吗你的父母赔养你上大学就是让你给人家当保姆的吗你这样对得起供你上学的父母吗”

    安少宁的话犹如重锤,重重的砸在陶梦琪的心上,如果她爸爸知道她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真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从戒毒所里跑出来揍她。

    “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真的很无奈。”陶梦琪无奈的叹了叹气,她何尝想做这种事情,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呢谁让她需要钱呢。

    她脸上无奈的表情,深深的烙进了安少宁的心里。“是不是文森威胁你了”他问得很心,也很矛盾,一边是从玩到大的好兄弟,一边是心仪的女人,他不想因为其中一个而伤到另一个。

    陶梦琪没有想到安少宁会这样问,她很明显的愣怔了一下,然后才摇了摇自己的头,“没有,是我主动要求做这份工作的,因为这份工作收入高,而且还比较轻松。”五十万对她来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如果你家里遇到了什么困难,你可以告诉我,我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你的。”安少宁句句是肺腑之言,如果她有什么困难,他真得会那样做。

    “谢谢你我家里没有什么困难。”陶梦琪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让安少宁离开这里,以免被李嫂撞见,到时候那场面一定很尴尬。

    安少宁低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如果你想兼职可以找份其它工作,别再做保姆了。”

    在安少宁的印象里,没有文化的大妈才会做保姆,像陶梦琪这样的大学生跟保姆根就沾不上一点边。

    “保姆怎么了保姆也是靠自己的劳动挣钱,又不偷又不抢的。”

    陶梦琪的情绪有些激动,她很讨厌对人有贵贱之分的人。

    陶梦琪的情绪突然变得那么激动,安少宁很是不解“梦琪,我没有贬低保姆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当保姆有些委屈你。”

    “我没有觉得委屈,谢谢你对我的关心。”陶梦琪朝安少宁投去了歉意的目光,“刚才不好意思。”

    稳定情绪后,陶梦琪感觉自己刚才的反应有些太过敏感,人家好心好意的关心自己,而自己却误解人家,自己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呢,她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

    见陶梦琪的情绪较之前有了很大的转变,他的心稍稍放松了下来,“我没有一点点要怪你的意思,你不用把刚刚的事情放在心上。”

    “我知道了。”

    陶梦琪抬头莞尔一笑,惹得安少宁一时闪了神,很久他才回过神来。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轻咳两声“我们走吧,不然一会儿就该迟到了。”

    完,快步闪出了尤文森。

    陶梦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回屋拿了自己的包也出了门。

    安少宁把陶梦琪送到医院后,调转车头去找尤文森。快来看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