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4】无名之火
    陶梦琪打心里排斥去医院,奈何她的坚持敌不过尤文森的强势,弱势的她最终只能屈服在他的霸行之下。睍莼璩晓

    她是被他强拉到医院的,心里倍受煎熬很久后,医生终于处理好了她的伤口,医生还没有来得及给她医嘱,她就快速起身闪出了急诊室。

    尤文森冲医生歉意的笑笑,“不好意思,我们赶时间”

    他的言外之意很明显,就是催医生速度点,快点给他拿药走人。

    医生心中虽然对尤文森很不满,但是高素质的医德让他没有计较,很快给他拿了药。

    尤文森拿了药,冲医生了声再见,然后便匆匆离开了医院。

    望着先后匆匆离开的两个人,医生很是费解的摇了摇头。

    尤文森追出来时,陶梦琪已经等在了他的车旁,他以为她会负气跑走,没想到她会等他,这让他很是感到意外。

    “你以后能不给我丢脸吗”

    刚才陶梦琪一声不吭的离开,让尤文森感觉很尴尬。

    “嫌我丢脸就离我远点”陶梦琪心中的气很盛,完,绕过车头走到了车的另一边,她刚才从里面出来很想离开的,可是又转念一想,她如果就那样走了,他肯定会像上次那样,直接请假把她带回家。

    尤文森被陶梦琪的话气得大喘气,可是医院里人来人往的,他不好对她怎样,他举拳捶了一下车门很憋气的上了车。

    陶梦琪没有坐副驾驶的位置,而堵气打开后排车门坐在了后面的座位上,脸上没有一点点表情。

    “你的药”他侧身把手里的药扔给了后排的她,然后回转身开车离开。

    一路上,陶梦琪和尤文森两个人彼此都没有在话,一个沉闷的望着窗外,一个专注的开着车,车厢内安静的非常诡异。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车内的静寂。

    尤文森只是瞄了一眼自己响个不停的手机,并没有伸手接起它。

    手机铃声响了又响,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吱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过后,车猛然在路边停了下来。

    “谁呀烦不烦”

    尤文森的坏脾气好像吓到了对方,过了好久才发出声音。

    “文森哥,是我发生什么事情了”打电话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林蕾,她早上被赶出办公室后,觉得无聊就出去转了转,等她回来时,尤文森已经不在办公室,问了秘书张梅才知道,他早就匆匆离开了公司。

    听到林蕾的声音后,尤文森才想起来她被自己遗忘在了公司里,他感觉有些过意不去,语气不自觉得软了下来,“你不用担心,没发生什么事情,你现在还在公司吗”

    “嗯,你现在在哪呢”尤文森的语气变软,林蕾一扫刚才的阴云,脸上浮出了如花的笑容。

    “我在外面。”尤文森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具体在哪我过去找你。”林蕾顿了一下又接着锐道“我们都好久没在一起吃过饭。”言外之意很明显,她想跟他一起吃饭。

    “下次吧,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办。”尤文森透过倒车镜看向坐在后面的陶梦琪,只见那丫头正专注的望着窗外,对他打电话的事情却毫不关心,他心中顿时升起一团无名之火,将手里的电话顺手扔在副驾驶座上,下车转移到了她的身旁。

    见他一脸怒气的坐进来,她不解的转过身来,没等她开口话,他的唇就带着惩罚覆上了她的。

    可恶的丫头,居然自己是他的保姆,而且还更可恶的向别的男人诉苦,自己缺钱才做的保姆。

    把她当成什么了发泄的工具吗想骂就骂

    陶梦琪使出浑身的力气,推开了强吻自己的尤文森。

    “你离我远点”想起他先前的所做所为,她心中就很生气。

    “你让我离你远点,那你想让谁离你近点”冷亦寒倾身凑近萧贝贝,为了防止她往后退躲他,他的双臂强行环住了她的身。

    “不用你管”萧贝贝很不喜欢冷亦寒的霸道行为,尤其是他宛如帝王般的强制口吻。

    “你什么你再大声一遍”尤文森脸似黑铁,气如寒霜,浑身更是散发出了熊熊的怒火。

    陶梦琪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尤文森,她无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你,你想干什么”因为害怕,她都快变成了结巴。

    “你呢”

    他没给她回答的机会,双唇快速而霸道的贴上了她的。

    他的吻强势而凶狠,不给她一点闪躲的机会,直到有咸咸的液体流进嘴里,他才不情不愿的放开了她。

    “我很好欺负是不是你这样欺负我是不是觉得很好玩”陶梦琪一边哭诉,一边拉拽环着自己的双臂。

    尤文森没有让她得逞,双手抓住了她不听话的两只手。

    “咝”他的手碰到了她手上的伤口。

    “怎么了”听到陶梦琪的痛呼声,尤文森迅速放开了她的手,当他看到她手上缠着的纱布有鲜血渗出时,担忧和懊悔立刻爬上了他俊朗的脸。

    陶梦琪没有理尤文森,而是自顾自得的解渗出血的纱布。

    “我们返回医院找医生。”尤文森着就要回到驾驶位上去开车,陶梦琪开口制止了他。

    “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陶梦琪这话时已经解下手上染了血的纱布,准备开始换新的纱布。

    尤文森见状,伸手就要帮助陶梦琪,却被她给躲开了,他担心再次碰到她的伤口,他没有强行去拉她受伤的手,而是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她包扎伤口。

    “你学过”见陶梦琪缠纱布的动作相当娴熟,尤文森脱口问道。

    “我是外科护士。”一个外科护士如果连这都不会,那她就不要在医院里呆了。

    “嘀”

    突然,尤文森放在副驾上的手机响了一声,听到清亮的嘀声后,他猛然想起自己刚才因为生气而忘记挂断林蕾的电话,那刚刚发生的事情岂不是他微微的眯起了双眸。美女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