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不许你这样跟我说话
    幽黑的夜晚,增添了太多的深沉,黑漆漆的屋里,没有一点点的人气。睍莼璩晓

    陶梦琪呆若木鸡的蹲坐在地上,脑子里却始终闪着尤文森的影子,霸道强势的他,温柔似水的他,深情款款的他,狂躁暴戾的他,各色各样的他像放电影似得在她的脑海一遍又一遍闪过

    不她不能在想他,再想下去她会疯掉的。

    陶梦琪猛地一下起身,打开家里所有的灯,开始疯狂的清扫家里的卫生,用卖力的劳动赶走自己脑子里的那个影子。

    “砰砰砰”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陶梦琪身体抖然一僵,拿在手里的抹布不心掉在了地上,她还来得及从失神中走出来,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而且这一次更用力更响了,而且还夹杂着焦急的男中音。

    “老婆,开门”

    话音未落,紧接着敲门声又传来。

    陶梦琪怔怔的在原地,呆呆的望着砰砰砰直响的木门,一时间不知所措。

    “老婆,给我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尤文森将耳朵贴在门板上,静静聆听屋里的动静,可是他听了很久也没有听到屋里有任何的动静。

    突然,旁边邻居家的门开了,一个中年妇女探出半个身子望过来。

    “先生那家人很久没有人回来了。”

    “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尤文森冲邻居阿姨歉疚的笑笑,但是却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倒是邻居阿姨感觉自己有些多管闲事,不好意思笑了笑回了屋。

    尤文森抬手又准备要敲门,倏的一下,门开了,他没有丝豪犹豫,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

    “你”

    陶梦琪的责问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尤文森就一把抱住了她,而且双臂将她环得很紧很紧,紧的快要让她窒息。

    “老婆,对不起刚才我不该对你出那么混帐的话,更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大衔上,我真该死,你原谅我好不好”

    尤文森驱车离开的那一刹那他就开始后悔了,可是等他掉头返回来时,那里已经没了陶梦琪的踪影,他去s市最好的私房菜馆给她买了饭,才急匆匆的赶来她家,下车后看到她家里亮着灯,他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原位。

    “你想勒死我吗”

    尤文森搂得太过用力,陶梦琪有些不适的在他怀里挣扎着。

    见她好像真的不舒服,他松了松环着她娇身的双臂,但是他依旧将她困在怀中,“老婆,你不生气了好不好我真的知道错了。”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怀里的人儿,短而碎的头发显得她是那么的俏皮,他情不自禁的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陶梦琪却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呆呆的凝望着尤文森,而后很平静的开了口“尤文森,我们分开吧。”

    不是不爱他,而是她不想再做别人的替身,替身这个身份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那个女人让她发疯的嫉妒和羡慕,都已经死去五年了还被他深深的爱着,他们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刻骨铭心让他这么为她痴迷。

    “我们分开是什么意思”

    尤文森目光如炬的盯着怀里的陶梦琪,似乎要将她看穿。

    “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很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她的心好痛,就像有好多人同时在撒扯她的心一样。

    “就因为刚才我把你扔在马路上那么点事情你就要跟我分开”尤文森黑如墨的双眸里盛满了失望,他对她那么好,她却为了这么点事跟他分开,他不答应,他坚决不答应。

    事情那什么才是大事情要出他把她当替身的真相吗不她不能自取其辱,不能

    陶梦琪苦笑道“事情原来在我看来很严重的事情,在你眼里却变成不值得一提的事情。”

    她对他的法很不满,甚至还感觉很委屈。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陶梦琪的误解,让尤文森心中非常的不舒服。

    “那你是什么意思”陶梦琪有些不依不饶。

    “我的意思就是,我是不会和你分开的。”尤文森霸道的把陶梦琪紧紧的圈在怀里,让她密不透风的贴着他,他这样才能感觉到她的存在。

    陶梦琪双手抵住尤文森的胸膛,想推开他,可是他却像一块胶糖一样粘在她的身上,任她如何推他,他就是纹丝不动。

    “可我必须和你分开。”

    她是不会再和心机深重的他在一起,太累

    “你休想离开我”尤文森双臂收紧,将陶梦琪更紧的贴近自己,恨不能将她粘在自己的身上,随时把她带在身边。

    陶梦琪冷笑一声“我知道尤军长有能耐,你能控制住我的人,可我就是不信你还能控制得了我的心。”

    她这话时心中很没有底气,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她不想被他看到自己的软弱。

    “不许你这样跟我话”尤文森咬牙切齿的看着怀里的女人,她原先是那样的鸟依人,整天乖顺的窝在他的怀里,可今天她突然变得那么倔犟,恨不得将他推出去十万八千里。

    陶梦琪反唇相讥道“不许不许你凭什么不许”此时,她讨厌极了他的霸道。

    “我凭什么就凭这个”尤文森猛然低下头,狠狠地吻住了陶梦琪的双唇。

    这个吻,霸道,凶猛,粗暴,带着强烈的惩罚意味。

    陶梦琪双手捶打着尤文森的背,可她被他紧紧的箍在怀里,完全用不上力。

    委屈无助心痛

    陶梦琪放弃了反抗,此刻的就像一根木头,任由尤文森疯狂碾压她的双唇。

    忽然,有咸咸的液体流进了自己的口中。

    尤文森猛然睁开双眼,一双噙满泪水的眼睛映入他的眼帘,忽的一下抬起头,“梦儿,对不起”

    他抬手去擦拭她脸颊上的泪水,可是他越擦,她的眼泪流得越凶。

    她突然发力,推开可恶的他,转身冲进了浴室。

    尤文森担心的跟过来,轻轻拍打浴室的门,“梦儿,我错了,你出来打我骂我都行,就是不要躲在里面不理我。”语气和神情都相当的紧张。

    哗

    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陶梦琪神情淡然的走了出的来。给力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