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你休想逃开
    不知道他对那个女人是真心还是假意那个女人又漂亮,又时髦,看样子好像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儿。睍莼璩晓

    咝下巴突然传来的疼痛,拉回了陶梦琪飘忽的思绪。

    “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入神。”尤文森不喜欢陶梦琪对他视而不见的态度,这种感觉太不好。

    她轻轻拿开他的手“想你。”

    想你做的那些花花事,想你怎么可恶的骗单纯的我,想你心中的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让你这么多年对她念念不忘。

    陶梦琪在心中默默的问尤文森,希望某个男人能感悟到。

    “真的”

    这丫头,明显是在敷衍他。

    陶梦琪很正经的点点头“嗯。”

    “想我什么呢”尤文森将脸贴近陶梦琪的,黑如墨的双眸紧紧盯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太热你离我远点。”

    尤文森的靠近让陶梦琪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她能的向后挪了挪身体,他却不这样想,跟着她移了移,这一次挨的更近了,两个人的身体几乎快要贴在了一起。

    酒味

    虽然很淡,但是尤文森还是闻到了,这丫头居然背着他去喝酒,而且还这么晚回来。

    “你喝酒了”不悦的情绪很明显。

    “嗯。”陶梦琪做贼心虚的低下了头,她刚才在ktv唱歌时喝了酒,因为她怕喝了酒会出危险,只喝了半杯,她和苗可可醒了大半天酒才离开的ktv,没想到还是被某个男人给发现了。

    “在哪喝的又是和谁一起喝的”他好像在审犯人。

    “和朋友在ktv喝的。”陶梦琪的头垂得更低,声如蚊嗡,但还是很清淅的传入了尤文森的耳朵里。

    “你去ktv喝什么酒那个地方那么乱,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口气很差又很冲。

    陶梦琪猛地一下抬起头,气恼的反驳道“你以为到处能遇到像你这样的坏人,你”

    “我是坏人在你眼里我是个坏人”没等陶梦琪把话完,尤文森就接了过去,他堂堂一军军长,保一方平安的人,在她眼里他却变成了坏人,他对她坏了吗从咖啡馆出来,他就打她的电话,可是她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他以为她是生他的气不接,买了她最爱吃的虾饺来讨好她,可是他在外面敲了很久她也没开门,担心她出什么事,他沿着阳台爬了上来,上来后才发现她没在家。

    陶梦琪堵气的点了点头“是的,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人,不仅毁了我的清白,而且还把我搞成现在这副德行,人不人鬼不鬼的,连我自己看了都觉得烦,更不用旁人了。”

    她什么他把她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尤文森噌的起来,双眸缩了又缩,双唇抿了又抿,好像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很久,他凉凉的吐出一句话来“我在你心里真的如此不堪”

    “反正在我心里你不是什么好人。”陶梦琪很想点头是的,可是看到尤文森黑如炭似得脸时,她出口的话就换成了那样,而且语气也比刚才柔和了不少。

    他气恼不已,口无遮拦的嘲讽她“就因为我不是好人,所以你就去ktv寻找下一个目标怎么今天晚上没有收获是不是心里感觉很不舒服”

    他在什么她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他把她当成什么人了人尽可夫很随便的女人吗

    陶梦琪愤愤不平的起身,狠狠地瞪着尤文森,嘴角却很讥诮的翘起来“尤文森你这样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如果他真的是在吃醋,那该有多好。

    “吃醋你可别逗我了。”陶梦琪脸上的讥讽让尤文森很气恼,虽然他心中醋意大发,但是看到她不思悔改的模样,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果然没有把她真正的放在心上,看来是她高抬自己了。

    陶梦琪心狠狠地痛了一下,眼眶微微泛起了红晕,“尤先生,现在很晚了,请你赶紧离开我家,我怕别人看到会影响不好。”

    “影响不好我看你是怕被其他男人看见会影响到你吧。”尤文森咬牙道。

    陶梦琪气急败败的吼道“你马上滚出我家去以后别也再来我家”

    他有什么资格那样她自己不仅常常喝酒,而且还背着她去跟别的女人约会,她没找他的事,他倒先来惹她。

    “我不滚我今晚还就住在这里了”尤文森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而且还悠哉悠哉的翘起了二郎腿,那样子很有些无赖的气质。

    陶梦琪见状,气得很是抓狂,“想你堂堂一军军长,没想到你竟然做些泼皮无赖的事情,真不知道你的上级怎么选你做军长我想你的上级一定是个女人吧”

    “你什么意思”他对她的话不解。

    陶梦琪冷哼一声“跟猪一样笨果然是靠色相上的位”

    这丫头脑子里整天想什么呢居然出这么不着四六的话。

    尤文森伸手将陶梦琪拉坐在自己腿上,惩罚性的捏了捏她的脸颊,“你老公我是靠真事当上军长的,还有,我的上级领导都是大男人。”

    “哼反正我也不知道,你想怎么都行。”陶梦琪想要起身坐沙发上去,搂着她身体的手臂却不给她机会,气得用手拍打那条强而有力的胳膊,“你放开我。”

    “我不放永远都不放你休想逃开我”一贯的霸道口气。

    永远都不放既然不爱她,干吗又把她霸在身边当自己是皇帝呢左拥右抱的。

    如果不是她在街上无意中发现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亲密的逛街,她还傻傻的以为他是个多么痴情的男人呢

    “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尤文森一只手捏着陶梦琪洁白光滑的下巴,迫使她回过神来,他不喜欢她这个样子。

    陶梦琪敛去心中乱七八糟的思绪,沉声道“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该回去了。”快来看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