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装病骗她
    陶梦琪哪里受得了安少宁如此深情的目光,她借故有急事要去办,请他先行离开。睍莼璩晓

    “我送你去”安少宁知道陶梦琪在敷衍自己,她并没有急事要办,而是在对他下逐客令。

    她也没有客气,欣然点头同意让他去送,“那我就谢谢你了。”

    陶梦琪心中很着急,担心尤文森追来会遇到安少宁,她没敢磨叽,捡起被自己刚才扔在地上的包,和安少宁离开了家,她让他把自己送到了苗可可家楼下,她并没有真的去好姐妹家,而是好姐妹家的楼洞里晃了一会儿,等安少宁走了之后她才离开。

    陶梦琪今天没有心情做任何事情,她毫无目的游荡在大街上,从阳光普照到晚霞满天,她依然没有回家的念头。

    突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不用看也知道是尤文森,因为响得是他的专属铃声。

    “老婆,咳咳,你在哪儿呢”

    陶梦琪刚接通电话,尤文森的咳嗽声就传入了她的耳朵。

    “你怎么了生病了”因为着急,她话时的语速极快。

    “我好像感冒了”鼻音听起来很重。

    “什么叫好像感冒了你没去看医生吗”陶梦琪被尤文森的话搞得莫名其妙。

    电话那边的人顿了一下,才又开口“我不太确定”

    “你没有去医院吗”她的声音很温柔。

    “没有”虚弱无力的声音。

    “那你现在在哪里”焦急的语气。

    “我在咱们家”比刚才更无力。

    “我马上回去,你等我”

    陶梦琪挂断电话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竟然因为担心尤文森,而全然忘记了她和他正在闹别扭,可是她依然情不自禁的打车往他家赶去。

    听到陶梦琪要来找自己,尤文森心中大悦,他根就没有生病,刚才装病只是想试探一下他在她心中的位置,没想到结果令他出其的满意。

    可是接下来的戏该怎么演下去呢

    突然,一个自虐的想法闪过了他的心头,很快,这个想法也变成了做法,他将空调转换成了暖风,原来凉爽适宜的房间顿时变得狂热起来。

    陶梦琪赶到时,他已经等在了门口。

    “老婆”尤文森将大喘气的陶梦琪搂进了怀里。

    “你是不是发烧了”由于贴得太紧,陶梦琪很清淅的感觉到尤文森的体温很高,伸手去摸他的额头,手心挨了一下,手背又挨了一下,“不烫啊可是脸颊怎么会这么红而且身上也那么烫”她不解。

    尤文森心虚的轻咳了两声,以掩饰装病的心虚,“我每次感冒发烧时额头都不烫。”

    “我们去医院吧。”陶梦琪担忧的提议道。

    “我呆会儿吃点药就好了,不用去医院的。”尤文森揽着陶梦琪进了屋。

    “我来的时候买了感冒药和止咳药,我去给你倒水吃药”陶梦琪转身就要去倒水,尤文森一把拉住了她,她不解“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尤文森把自己的意思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出来,低头吻住了让他无法抗拒的双唇。

    陶梦琪用力挣脱开尤文森,不满的责备道“生病了也不能安分点你是不是想把感冒传染给我”

    她并不是真的害怕被他感染,而是想让他吃药。

    “我怎么舍得把病传染给你”尤文森很清楚陶梦琪心中真实的想法,他别提有多开心了,张开双臂将她圈进了怀中,“老婆,我想你了”

    自从那天她离开之后,他和她就没有在一起亲近过,不是他不想,而是她不给他任何机会,今天他特别特别想她。

    “我们早上刚见过面,有什么好想的”

    提到早上,陶梦琪又想到了早上在龙湖发生的事,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见此情景,尤文森心中非常清楚陶梦琪想起了什么,拉住她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深情又严肃的凝着她,“梦儿,你是我唯一的老婆,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一定会是。”

    “那林蕾为什么会叫你姐夫”陶梦琪心中对林蕾叫尤文森耿耿于怀,她讨厌那个女人粘着他。

    林蕾会叫自己姐夫,尤文森是始料未及的,他虽然知道她喜欢自己,但是他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胡闹,甚至差点让他和陶梦琪结束他们刚刚建立起来的婚姻。

    这一点他有很大的责任,如果他早点把他和林芸之间的事情出来,现在也不至于搞得这么被动。

    “梦儿,我和”

    “你爱我吗我要你心底最真实的声音。”

    尤文森刚要开口自己和林芸之间的事情,陶梦琪开口打断了他,他的过去她无权干涉,但是现在她最有权利知道他到底爱不爱她。

    “我爱你”尤文森无比认真的凝着面前的女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女人时刻萦绕在他的心头,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这个女人的情绪始终影响着他,总之,他这一刻非常清楚,他爱这个女人,他要和她厮守终生。

    一句我爱你,犹如拨云见日,陶梦琪阴沉了很久的心终于放了晴。

    “回我们的爱巢”

    陶梦琪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尤文森拦腰抱了起来,并以风一般的速度回了他们的房间。

    刚进房间,她就被他摁在了厚厚的门板上,随之雨点般的吻便落了下来。

    吻,越来越急切

    心,越来越迷乱

    陶梦琪也开始热烈回应着尤文森的进攻,身体越来越热,心中的渴望越来越迫切。

    两个人迫不及待的褪去所有的障碍急不可耐的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爱情运动

    几轮猛烈的进攻后,尤文森终于退出了战场,陶梦琪则气喘吁吁的瘫软在了他的怀里。

    “你还病着,不该这样的。”她还惦念着他的感冒,她担心刚才那样做会加重他的病情。

    “我身体很棒的,你不用担心。”陶梦琪对自己的过分关心,让尤文森心中感觉很是过意不去,可是他又不能对她实话,那样她肯定会生他的气。快来看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