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结局上:老公!你存心的!
    陶梦琪如约来到了和温怡好的地方,伊恋ktv二楼的一间包厢,她刚要推门而入,门从里面被人打开了,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人已经被一股强有力的拉力拽进了包厢内。睍莼璩晓

    包厢内里的灯开得很少,陶梦琪刚从明亮的大厅走进来,双眼一下子很难应包厢内的昏喑,可是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转身就要往外逃,可是手还没来得及触到门把手,就被人从身后敲晕了过去。

    “大哥我们已经得手。”

    敲晕陶梦琪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人,一副在道上混的马仔模样,他的身旁还着另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马仔,刚刚搞定陶梦琪,他们就打电话向他们的大哥汇报。

    电话那边传来冷冷的命令“带回来”

    “是”

    两个马仔迅速给陶梦琪装扮了一番,将天使般的她装扮成了一个性感火辣的舞女,其中一个半抱半拖着她,另一个跟在身后应对突发变故,三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离开了伊恋ktv,他们上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快速离开。

    正在野外原始森林参加指挥军演的尤文森心中突然变得好慌乱,抬手揉了揉突突乱跳的心。

    怎么搞得不会是梦儿出了什么事吧不会的李明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有他保护着,梦儿一定不会有事,可是他的心为什么如此不安

    不行他得给李明打个电话。

    由于信号被屏蔽,尤文森的手机形同摆设,纵使自己心中对陶梦琪发狂般的想念,可是他也只能忍着,拿起桌子上的卫星电话拨通了李明的电话。

    “喂哪位”李明不认识这个号码。

    “是我”熟悉的声音沉沉传来。

    听到是尤文森的声音,李明下意识的直了直自己的身体,“大哥大嫂她和朋友在k歌”

    诚实最重要,更何况在大哥面前他也不了慌话。

    “这么晚了还在k歌”尤文森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他的梦儿可不是这么贪玩的人,心更慌乱的跳了起来,“她和谁一起k歌”来是担忧的问话,可是在这特殊的时刻,听起来很像是在吃醋。

    李明理解的挑了挑眉,“大嫂只是和一个朋友。”

    “你没见到她的那个朋友”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尤文森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

    “大嫂是一个人走进ktv的,我没有看到有其他人。”

    “一个人”尤文森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气息也变得非常不稳,“你赶紧进去找她,找到后就打这个电话。”

    李明听出了电话那头的异常,他预感事情不妙,连忙应了一声下了车,并以最快的速度进了伊恋ktv,可是他找遍了ktv里所有的地方,就是没有看到陶梦琪,他一下子慌了,这下他该如何跟大哥交待,他怎么对得起大哥对自己的信任。

    就在李明心急如焚寻找陶梦琪的踪影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看着屏幕上闪烁的电话号码,他的心无法抑制的发慌,深深吸了一口气稍稍沉淀了一下,伸手摁下了接听键。

    “找到了吗”

    电话刚接通,里面就传来了尤文森忧心如焚的声音,半天没有等到李明的电话,他有些坐不住了,焦急的打电话来问情况。

    李明望了一眼身后的ktv,冒着被炮轰的危险开了口“大嫂她不在ktv里。”

    他是看着她进去的,而且她进去后他也一直没有离开,他始终坐在车里等,她不可能凭空消失。

    “不在是什么意思”尤文森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既使下一秒被炮轰,李明也只能实话实“我在ktv没有找到大嫂。”

    “不好”尤文森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先去调看一下ktv的监控,然后再去查一下梦儿今天的电话记录,查到后打立刻打我的手机。”

    “是”没有被炮轰,李明感到很意外,不过他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疑惑,转身快速冲进了ktv里。

    尤文森挂了电话后,把手头的工作安排给参谋长后,他一刻不停留的驱车往市区赶去。

    快他要再快点

    汽车在极速行驶中,驾驶车的人双眸紧紧盯着前方,双唇紧抿着,俊逸的脸上一丝热气。

    突然手机铃声传来。

    “怎么样找到了吗”焦急的心情寓意言表。

    “尤军长是不是在找自己可爱的老婆啊”

    传来的不是李明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尤文森浑身陡然紧绷起来,他的梦儿被人绑架了,不过他现在必须保持冷静,不然他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你是谁我老婆呢”焦急的话音难掩心中的惴惴不安。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娇俏迷人的老婆此刻正躺在我的怀里。”完,得意的笑声传来。

    尤文森的俊脸又冷了几分“你最好别碰我的老婆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是吗”对方好像不以为然。

    “如果不想死无全尸,你最好听我的话,立刻放了我的老婆。”一想到陶梦琪被人绑架,尤文森的心就一揪一揪的痛。

    “你老婆长得这么甜美,我怎么舍得呢瞧这嫩滑的肌肤,手感真好还有这粉粉润润的双唇,唔好软好甜,啧啧啧身上的两座山峰挺得好高,看着就能让人喷血,如果摸一下,那会是什么感觉我都快受不了了”

    电话里不断传来挑衅的话语,尤文森肺都快要气炸了,他恨不得立刻飞到那个男人身边,将那个男人碎尸万段,可是他很快就让自己平静了下来,他不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他得尽快化被动为主动,以最快的速度结束这场战斗。

    “你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究竟想干什么赶紧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没空和你在这里闲扯。”

    尤文森一边和对方周旋,一边把车停在了警局的门口。

    郊外一处废弃的工厂仓库内,到处弥漫着陈铜烂铁的味道。

    陶梦琪呛得直恶心,奈何自己的手脚被绑着,而且嘴巴也被胶带封着,她只能干呕而再无其它作为。

    突然,她看见一个戴着墨镜的高个男人朝自己走过来,她惊慌的缩了缩身体,被敲晕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被人绑架了,只是她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绑自己

    吴道明走近陶梦琪,在她身边的位置蹲下来,“女人你最好按我的讲,否则我就把你送给我的那几个兄弟,让他们好好享受一番。”

    这时,陶梦琪才注意到离她不远处有好几个年纪很轻的男人,他们正满眼放光的盯着她,而且有一个还在对着她舔嘴巴,好像她是送到他嘴边的美味一样,迅速转回头,冲吴道明点头表示同意。

    “不许喊不许叫就是你喊了也没有人会听到,省着点力气和老公话。”吴道明一只手撕掉粘着陶梦琪嘴巴的封条,另一只手把电话扣在了她的耳边,厉声斥道“话”

    “梦儿是你吗”

    陶梦琪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已经传来了尤文森焦急的询问声,听到他声音的一瞬间,眼泪顿时涌出了她的眼眶。

    “老公,对不起都是不好,我不该不听你的话乱跑,我保证以后一下班就回家,再也不随便跑到离咱们家很远很破的地方玩了,琪不要再做贪玩之人,琪要做温室里的花朵。”她哭得好不伤心,他听得心都碎了。

    刚听到陶梦琪莫名其妙的道歉时,尤文森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听到她不我而称自己琪时,他才明白她是在给他传递信息。

    琪再不要做贪玩之人她在暗示他,他们有七个人

    再也不随便跑到离咱们家很远很破的地方玩了她被他们绑去了很远的地方,而且那个地方很破旧,以他的推测,这个地方一定不在市区。

    琪要做温室里的花朵她温字时咬的很重,似乎在提醒他这个温字很重要。

    “老婆,你没事吧”在给陶梦琪打电话之前,尤文森还担心她受到了伤害,刚才听到她那样的话,他百分之百的肯定,目前她还没有受到他们的伤害,不过他得加快营救她的速度,不然她真的会有危险。

    “我”

    陶梦琪的话还没出口,吴道明就把电话拿离了她的耳边,又挨在了自己耳边“你老婆长得这么水灵,我只疼她,绝对舍不得伤她。”

    “你要的钱我会给你准备好,如果明天我看不到我老婆毫发无伤的到我面前,你就等着魂飞魄散”尤文森到做到,他绝对不是在危言耸听。

    吴道明顿了一下,随即道“一言为定”

    完,挂断了电话。

    吴道明几个月前还是威风凛凛的黑帮老大,手下有上百号兄弟,可就是因为尤文森,他的光明钱途就这样给硬生生的截断了。

    刚开始吴道明很恨尤文森,一心想要对尤文森进行报复,可是几个月下来他不但没有找到报复尤文森的机会,而且还花光了自己仅剩的微薄积蓄,就在他快要走投无路时,一个叫秦雨晴的女人找到了他,让他好好教训一个叫陶梦琪的女人,事成之后她必有重谢。

    身无分文的他没有犹豫便同意了,可是看到陶梦琪的那一刻,他一下子愣住了,老天对他真好,居然把害他走投无路的仇人之妻送上门来,他立刻改变了主意,利用这个上天赐予的机会,狠狠地敲上一笔,之后,他偷渡出境去过自己逍遥自在的日子。

    吴道明的梦想生活还没来得及实现,就又被尤文森给狠狠地掐灭了。

    由于陶梦琪暗中传来的信息,警察很快就锁定了她被绑架的地方,因为事先知道绑匪的情况,警察布属得当,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被连窝端掉。

    “梦儿”

    在一个黑黑的角落里,尤文森找到了让他牵肠挂肚的陶梦琪,走上前迅速解开捆着她手脚的绳子,上下仔仔细细打量了她一遍,确认她没有受伤后,提着的心才放回了原位。

    “文森”

    看到尤文森走过来的那一刻,陶梦琪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她因恐慌而乱跳的心也彻底安定了下来,倍感委屈的她一头砸进了他的怀里。

    “没事了没事了”尤文森紧紧将陶梦琪抱住,如果有可能他真想时刻把她带在身边,那样他就不会为她提心吊胆了。

    她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在他的怀里呜呜哭泣。

    忽然,她顿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呕”

    陶梦琪推开尤文森,弯腰激烈的呕吐起来,可是吐了很久,也没有吐出任何东西。

    “怎么了感觉哪里不舒服”尤文森一边轻拍陶梦琪的背以减轻她的痛苦,一边俯身担忧的询问她。

    “我的胃不舒服,好像是饿得。”陶梦琪直起身,冲担忧自己的尤文森娇嗔一笑“你得请我吃大餐”

    她真的饿坏了,从昨天下班后被带到这里,好几个时她滴水未进,刚才又担惊受怕了这么久。

    见她没什么事,尤文森悬着的心落了地,拦腰抱起她,“走吃饭去喽”

    她没受到伤害,是他最开心的事情。

    陶梦琪望了望周围,警察正在带那几个绑匪往外走,她羞涩的用手捅了捅尤文森的胸膛,“快放我下来”那么多人在,她可不想被人笑。

    “不放”

    他知道她是因为害羞,但她刚才受到那么大的惊吓,她的身体看起来很虚弱,他看了很是心疼。

    陶梦琪深深了解尤文森,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她的反对意见永远是无效的,她不在拒绝,任由他抱着她离开。

    “你怎么知道我被绑架了李明哥告诉你的”刚坐进车里,陶梦琪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不提李明还好,一提他尤文森心中就来气,自己那么信任他,让他保护自己最至爱的宝贝老婆,可他却搞出这么大的疏忽,幸好宝贝老婆没受到伤害,否则他和那帮绑匪一个下场。

    “两天不见,你还跟我耍上酷了”尤文森从军演现场回来,没有回家换衣服,一身迷彩装就赶来救陶梦琪,身着迷彩装的看起来威武又迷人,某女又犯起了花痴,“老公,你真的很酷”灿若星辰的双眸里冒出了桃心。

    听到自己老婆夸自己,尤文森心中乐开了花,“老婆,你再那样看着我,我可没有心情再开车了。”两大没见她,他都快想死她了。

    “切不乐意让我看,我还不稀罕看了呢。”陶梦琪对着尤文森切了一声,然后扭头望向窗外,美丽的街景好像变得更加美丽了,街灯好像也更亮了,她的心也跟着敞亮起来,心情好,眼前的一切也变得美好起来。

    忽然,身后传来自责的声音。

    “梦儿,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想他保护一方平安的堂堂一军之长,却连自己的老婆也保护不好,他这个军长是不是让退位让贤了。

    陶梦琪噌的一下转过身,“是我交友不慎,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行我得打电话问请楚,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着,从包里翻出自己的手机,刚准备要拨号,一只大手突然夺去了她的手机。

    “不用打了那个女人只是被人利用了。”尤文森知道是温怡打电话约陶梦琪出来后,他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秦雨晴,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温怡故意接近陶梦琪是秦雨晴的主意,她们没对她造成什么伤害,他也就没太在意,可是这一次,她们害得她受到这么大的委屈,他绝对要让她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她被人利用了谁啊”陶梦琪好奇心大过惊讶。

    他冷冷的吐出三个字“秦雨晴”

    “秦雨晴是谁啊”陶梦琪歪头想了想,她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尤文森扭头看了她一眼,确定她是真的不知道秦雨睛后,他打算绕开这个话题,“你想吃什么”

    “秦雨睛跟我想吃什么有什么关系难道她是个厨子”尤文森的刻意回避,陶梦琪很是怀疑,这个叫秦雨睛的女人一定和他有什么关系,或许她也见过那个女人。

    尤文森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紧了紧,“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他做梦也想不到美丽大方的秦雨晴会做出这种丧失人性的事情,她根就不配做一个军人,

    “老公你存心的”

    陶梦琪没头没脑的话,让尤文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什么我是存心的”

    “你故意那么恶心的话,存心害我反胃,你是不是不想请我吃呕”

    陶梦琪突然感觉一阵恶心,捂嘴呕吐起来,尤文森见状,二话没就带她去了医院,他可不能拿她的健康当儿戏。快来看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