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3章:错了,我是你亲弟弟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饶是魏牧之动作再快,也还是慢了一步。

    他一抬手,挡在前头的时候,酒瓶子就砸在了他的手臂上。

    这纹身男是卯足了力气砸下去的,所以酒瓶子砸在魏牧之手臂上的时候,瞬间碎裂了开来。

    不等魏牧之出击,忽然,有一只手伸了过来,抓住魏牧之的肩膀,将他一把带到身后的同时,抬腿一脚,就踹中纹身男的肚子。

    一脚就将其踹飞了起来,摔在墙壁上,只剩下了口吐白沫的份儿。

    紧随着,就听人激动地喊了声:“萧爷!”

    没错,在紧急关头出手的,正是萧铮。

    看到萧铮的这一刻,魏牧之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萧美人儿,好身手啊!”

    萧铮的脸一黑,阴恻恻地刮了魏牧之一眼,松开手的同时道:“将这几个人绑起来,剁了手,扔出去。”

    很显然,这群人敢来萧铮的地盘上闹事儿,简直是闲自己活得太长了。

    而萧铮一向是眦睚必报,一旦有人敢犯在他的头上,能活着出来,都是要谢天谢地的。

    一听萧铮要把对方剁手,魏牧之赶忙拦在前面,“处理这些人,就不劳烦萧美人儿动手了,我的人就在来的路上,扔到警局,关个一年半载的,他们也不敢出来闹事了。”

    通常,萧铮是说一不二的,但今天,他的目光落在魏牧之还在往外冒血的手臂上,顿了一秒道:“把他们扔到门口。”

    时初夏赶忙上前,“魏处,你手臂还在流血,需要立刻处理,不然容易发炎。”

    “小伤小伤。”

    说着,魏牧之就抬手,勾住了萧铮的脖子,“萧美人儿,来都来了,喝一杯再走呗?”

    生怕萧铮会不答应,魏牧之还晃了晃受伤的那只手,“怎么说,我这手臂上的伤,也是帮萧美人儿你处理麻烦留下的,萧美人儿不会连这点面子也不给我吧?”

    萧铮以胳膊肘将他抵开,魏牧之故作夸张地皱巴起了一张脸:“哎哟喂,要死咧要死咧!”

    果然,魏牧之这么一嚎,萧铮的动作就顿了住,瞥了他一眼,冷道:“今天,他们的单全免。”

    说着,萧铮就往外走,而魏牧之完全是个不怕死的,不但追过去,还把萧铮拉到了他们的包厢里头。

    萧铮的脸彻底黑了,“魏牧之,不想变成植物人,就给我松手!”

    “萧美人儿,火气这么大做什么,都说萧爷最重情义,今天我救了你兄弟,可是把一条手臂给搭上去了,邀请你来喝杯酒,也不卖我这个面子吗?”

    就这活灵活现的样子,如果不是他的手臂还在淌血,可着实是看不出他是个伤患的样子来。

    就在时初夏他们以为,魏牧之要被萧铮给打成植物人的时候,却见萧铮黑着脸朝沙发这边走了过去。

    萧铮竟然同意留下来喝酒,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时,陆明非忍不住提醒:“魏哥,你真的不打算把手臂上的伤处理一下,任由它血流成河吗?”

    魏牧之像是才想起自己还挂了彩,就摆摆手道:“把医药箱拿来。”

    陆明非把医药箱拿过去,打算给他处理一下伤口,哪知魏牧之拎过药箱,一屁股就在萧铮的身边坐了下来。

    “麻烦萧美人儿给我处理一下伤口了!”

    萧铮冷冽的目光落在魏牧之的脸上,就在所有人以为萧铮要揍人的时候,却见他把药箱拿了过去。

    抓过魏牧之的手臂,徒手就把袖子给撕开了,紧随着,拿起一瓶酒精,二话不说,就朝着伤口倒了下去!

    光是看着,就让一帮吃瓜群众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魏牧之本人更是痛得脸都皱成苦瓜了,“我靠,萧铮你是要谋杀吗?”

    萧铮凉嗖嗖地瞥了他一眼,“不是你让我给你处理伤口?”

    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也!

    有句话说得好,最难消受美人恩,魏牧之这是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了进去。

    时初夏在一旁看着,忍不住搓了搓手臂,“明非,魏处平常也是这么欠虐的吗?”

    “虽然魏哥平时也挺欠虐的,但第一次看他这么欠虐,我都跟他说不要招惹萧铮,他不但不听,还敢去撩,我已经做好给魏哥收尸的准备了。”

    不过虽然萧铮下手狠,但他本人还是非常爽快的。

    魏牧之连接敬了好几杯酒,他二话不说就全给喝完了。

    “萧美人儿,好酒量呀,光这么喝多没意思,色子会不会,来几局?”

    这一喝,就从白天喝到了晚上。

    而且,包厢内的气氛非常热闹,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直到,陆明非的手机响了,喝得晕头转向的他连看也没看,就接听了电话:“哪位?”

    “什么时候出院的?时初夏人呢?”

    陆明非脑袋没转过来,随口就回道:“我们在斯威特酒吧呢,哥你要来喝几杯吗……”

    话没说话,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嘟嘟嘟’占机的声音。

    在把手机扔掉,又喝了两杯酒之后,陆明非猛然反应过来。

    用力地一拍后脑勺,抓住时初夏的手,“要命了要命了,嫂嫂快跑……”

    不等时初夏问他跑什么,包厢的门骤然被人一把推了开。

    “跑?想跑哪儿去?”

    当看到陆琰出现在门头的时候,陆明非以火箭般的速度,跳到了沙发上,抱头嗷叫:“哥我错了,求轻虐!”

    “陆先生,明非就是好心带我们来放松放松,你别怪他……”

    时初夏话没说完,陆琰一记冷眸瞥了过来:“帮他求情,你跟着一起加班。”

    闻言,时初夏立马就闭上了嘴巴,以眼神示意陆明非:亲,我尽力了,你千万要挺住啊!

    “今天会议上提出的方案,全部修改,明天早上把最终稿交到我手里,交不出就发配到f国分部当苦力。”

    陆明非惨叫着:“哥,我是你亲弟弟!”

    “叫亲爸爸也没用,再不滚,今晚就把方案交给我。”

    陆明非如火箭一般地冲了出去。

    陆琰在往外走的时候,瞥了时初夏一眼,“想留在这里过夜?”

    虽然时初夏不明白陆琰为什么火气这么大,但还是乖乖地跟在了他的后头。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