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4章:咬他,想想也是来气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在陆琰把人带走之后,包厢里就只剩下了魏牧之和萧铮两个人。

    魏牧之又开了一瓶酒,“萧美人儿,接着来!”

    萧铮按住了酒瓶,“你喝醉了。”

    “醉?开什么玩笑,你就算是给我开五瓶二锅头,我也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哎,萧美人儿,你怎么变成两个人了?难道你还有兄弟?”

    说着,魏牧之就伸手去摸,这一摸,就摸到了萧铮的脸上。

    萧铮脸色一沉,抓住魏牧之的手,往外这么一掰,“魏牧之,再动手动脚,我挑了你的手筋脚筋!”

    魏牧之一张嘴,只听得‘呕――’地一声。

    转眼间,就吐了萧铮一身!

    这下,萧铮的脸是彻底黑了。

    于是乎,酒吧里的人就看到,萧爷肩上扛着个男人,就从包厢里出来了。

    眼瞅着萧铮把人给扛了出去,手底下的人忍不住讨论。

    员工甲:“萧爷不是一向不喜欢人碰吗,刚才他肩上扛着的是个人吧?”

    员工乙:“经鉴定,是个男的!”

    员工丙:“我仿佛发现了什么,会不会被萧爷灭口?”

    ……

    殊不知,在出门之后,萧铮打开车门,非常粗暴地就把魏牧之给扔了进去。

    “你家在哪儿?”

    魏牧之一听要回家,就去开车门,“我不回家,我还能继续喝,不回家……”

    被萧铮一把抓住了后颈,直接给拎了回来,“给我坐好了,再乱动,我把你剁了喂狗!”

    闻言,魏牧之不跑了,反而还忽然靠了过来,“我知道,萧美人儿你是刀子嘴豆腐心,剁我?嘿嘿,你舍得吗?”

    说话的时候,魏牧之的唇是贴在他的耳畔。

    大摸是因为他喝了的缘故,所以吐出的气息也格外地灼热。

    萧铮的耳垂倏然红了起来,将他一把扣在副驾驶座上,同时抽出皮带,三五下地,就把他给捆绑在了座位上,动弹不得。

    “靠,你绑着我干什么,快给我松开,再不松开我就生气了!”

    萧铮冷冷瞥了他一眼,“你生气又能怎么样?”

    “你不要逼我啊,老子生气起来不是人!”

    萧铮完全不理会他,开动了车。

    魏牧之挣扎了好一会儿,也没挣扎开,这皮带应该是被萧铮直接给打了死结。

    等车子慢慢停了下来,萧铮才去把皮带解开。

    还没来得及有下一步的动作,魏牧之忽然就扑了过来。

    萧铮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招,没反应过来,被他扑在座位上的同时,脸颊上传来一阵刺痛。

    几乎是在同时,萧铮出手,擒住魏牧之手,用力往后这么一掰。

    听到骨头清脆的一声咔嗒响!

    魏牧之顿时嗷叫起来:“嗷呜嗷呜,疼疼疼!断了断了,要断了!”

    恰好这时,外头有个老人经过,听到了车里传出来的嗷叫,以及摇晃的车身,叹气道:“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知羞耻,伤风败俗哟!”

    很显然,这老人听到声音,完全想歪了。

    萧铮脸黑成了锅底,捏住魏牧之的下巴,将他推开,“魏牧之,你是疯狗吗?”

    竟然扑过来就咬他,还从来没人敢咬他,想想也是来气!

    哪知,对方根本就没有悔改的意思,还理所当然地回道:“都跟你说了,让你给我松开,我疯起来,连狗都不如!”

    被魏牧之的自我认知给打败了的萧铮:“……”

    下车的时候,萧铮再次把魏牧之扛在了肩上,开了家门,上楼之后,就直接把魏牧之给扔在了床上。

    做完了这些,萧铮不再管魏牧之的死活,直接就把门给关了。

    殊不知,在萧铮离开之后,魏牧之一个大翻身,哐当一下,就从床上掉了下来。

    ――

    虽然时初夏觉得自己跟着陆明非出来潇洒,并没有什么错,但看陆琰似乎心情不大好的样子,她就只能乖乖地跟在后头。

    走到门口的时候,时初夏忽然停了下来,“陆先生,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家了?”

    终于,陆琰停了下来,冷淡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回家?”

    时初夏赶忙摆手,“我自己坐公交回去就好了,就不麻烦陆先生送我了。”

    “你忘了今天要做什么?”

    啊咧,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

    看时初夏明显是一脸懵逼的样子,陆琰就直接把她塞进了车子里。

    时初夏嗷叫起来:“陆琰你干什么,我跟你说,我是绝对不会屈从你的,更不会和你在这种地方开船,你放我下去!”

    陆琰原本是想直接开车,一听她这信誓旦旦的话,不由顿住了动作。

    身子倾靠了过去,“哦,你倒是说说,我想怎么开船?”

    时初夏羞耻万分,“你……你不要脸!”

    陆琰凉凉地勾了下唇,“原本,我的确是没这个意思,不过既然你那么迫不及待的话,我也是可以勉强满足你的。”

    卧槽,竟然把想吃她豆腐的话说得这么委曲求全,委实是个人才啊!

    “你你……你不要过来啊,你再过来,我就叫人了!”

    男人挑了下眉,“如果你想被所有人围观,我倒是不介意。”

    被他的不要脸完全打败了的时初夏:“陆先生,陆大总裁,陆公子,我错了,您老人家高大威武,小女子实在是承受不起,求放过呀!”

    男人忽然抬手,时初夏以为他要占便宜,立马就缩了脖子,躲到了最角落里,顺带着闭上了眼睛。

    哪知,豆腐没吃,却被响亮地敲了个板栗。

    “放心,你长得这么安全,我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的。”

    时初夏捂着被敲疼的额头,“你大爷的,不要以为我听不出来,你这是拐着弯骂我丑!”

    “嗯,难得你有自知之明,今天的事,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我去,她根本就没做什么,需要他原谅什么了?

    时初夏气呼呼地瞪着他,半晌,她忽然意识到,现在开的路,不是去她家,也不是去陆琰住的江山华苑。

    “陆琰,你要带我去哪儿?”

    不会一气之下,要把她带去拐卖了吧?

    在时初夏胡思乱想的时候,陆琰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陆家,见我爷爷。”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