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6章:否则,嫂嫂你多保重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一听这话,陆骁城的脸都黑了,“陆琰你疯了,难道你忘了,我陆家和唐家是有婚约的,你的未婚妻是思语,这个女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你平日里和我唱反调也就算了,婚姻大事怎么能随便你胡来?马上给我把这个女人赶出去!”

    有佣人正打算上前,陆琰一步护在时初夏的前面,冷冽的目光一扫过去,瞬间就让佣人不敢再上前。

    “既然你这么中意唐思语,干脆你娶她得了,反正你不是一直都觉得,家花不如野花香吗,唐思语这种类型,最适合你不过了。”

    时初夏觉得,论起毒舌,陆琰说第二,绝对没有人敢称第一。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瞬间气得陆骁城心脏病都要犯了,“你你……你这个……”

    方琴赶忙扶住了陆骁城,“阿琰,你爸爸的心脏不好,有什么问题,就坐下来好好地说,不要这么针锋相对,好吗?”

    “好啊,你滚出这个家,我一定坐下来和他好好说话。”

    一句话,瞬间也让方琴的脸变成了猪肝色。

    “跟这个逆子废什么话,不管你今天说什么,我都是不会同意你和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在一起的!”

    陆琰凉凉地勾了下唇,几步逼近,男人身上强大的气场,竟然迫使陆骁城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

    “陆骁城,有一件事情你必须弄清楚,陆家的掌门人,是我,而不是你,所以你没有资格,对着我指手画脚。”

    说完,拉着时初夏就下了楼。

    陆骁城气得脸都白了,“这个逆子!逆子!”

    方琴目光幽暗地看着陆琰带着时初夏离开的身影,拍了拍陆骁城的后背,温柔地说道:“骁城你别气坏了身子,阿琰一向懂事,如今他已经和这个女人领了证,我们也没办法……”

    “领什么证,这个婚事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这种狐狸精,也别想着进我陆家的门!”

    从陆家老宅出来。

    陆琰开着车,脸色阴沉到像是要杀人。

    时初夏坐在一边,组织了半天语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干笑着问道:“那个……陆先生,我们现在要去哪儿?”

    其实也难怪陆琰的心情会这么差,即便是时初夏第一次去陆家,都能够感觉到,陆琰和他父亲陆骁城的关系非常地不好。

    可以说,是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而听陆琰刚才这话,那个叫方琴的女人,是陆琰的继母,时初夏猜测,大概是陆琰的生母不在了,陆骁城又娶了个老婆。

    陆琰铁定不接受,所以两个人彻底吵翻,陆琰搬出了陆家老宅,从此之后,和陆骁城只要一见面就掐架。

    时初夏觉得自己的分析非常地有道理,所以在这种关键时刻,她还是保持沉默,不要多说话,万一陆琰把气撒到她头上怎么办?

    直到,车子在凯越酒庄停了下来。

    凯越酒庄是m市最贵的娱乐场所,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陆琰把车停好之后,就直接走了进去。

    服务员一看到陆琰,就立马迎了上去,“陆先生,您今天过来,怎么没有提前预约一声?”

    陆琰将一张黑卡直接拍在了服务员的脸上,薄唇吐出一个字眼:“滚。”

    拿着黑卡,服务员麻溜地就滚了。

    看来,陆琰是这里的常客,直接就进了一间vip包厢。

    在他们坐下的时候,立马就有服务员敲门进来,推了一车的酒。

    “都打开。”

    时初夏粗略地扫了一眼,这些酒,价值都在十万以上,而这一整车,差不多有二十多瓶。

    一次性把二十多瓶都打开,至少也要几百万的钱。

    有钱也不带这么烧地吧!

    每开一瓶,时初夏的眼皮子都跟着跳一下。

    在服务员开酒瓶的时候,时初夏暗戳戳地给陆明非打了个电话。

    彼时,陆明非正在呕心沥血地加班奋斗企划书,一接电话就哀嚎道:“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时初夏压低嗓音问道:“明非,有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情,今天陆琰带着我去陆家老宅看爷爷,结果下楼的时候,碰到了他爸,他们大吵了一架,陆琰心情非常差,怎么办?”

    “哦,正常正常,这是我哥和爸的相处模式,两个人见面掐完架之后,我哥的心情都会不好,转天就好了。”

    闻言,时初夏正打算挂电话,陆明非忽然补充了一句:“对了,千万不能让我哥碰酒,否则……”

    那头,陆明非的话还没说完,时初夏的余光就看到,陆琰拿着一瓶红酒,倒了一杯,就喝了下去。

    时初夏咽了咽口水,“如果……他已经喝了呢?会怎么样?”

    “啊,嫂嫂你多保重,我哥喝完酒之后,会变得异常凶猛!”

    什么鬼啊!

    时初夏立马掐断电话,抓起包包,就要往外冲。

    这陆琰平常的时候,就已经够凶猛了,喝了酒之后撒酒疯,她还能活着出来吗?

    但就在时初夏跑到门口的时候,只听得哐当一声。

    一扭头,就瞧见,陆琰趴在了桌子上,一动不动。

    啊咧,这是什么操作?

    不是说喝完酒之后,会异常凶猛吗,怎么趴在桌上动都不动?

    时初夏小心翼翼地走了上去,伸手推了推,“喂,陆琰,你还活着吗?”

    一推,陆琰就歪到了一边。

    双目紧闭,脸色看着没什么不同,但这样子……难道是睡着了?

    时初夏又推了推,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陆琰你这个大傻逼,傻逼傻逼傻逼!”

    骂完,时初夏一下子跳到几步之远。

    可等了一会儿,陆琰依然保持着一个动作,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是……真的睡着了!

    我靠,见过酒量差的,没见过这么差的,别人都是一杯倒,他这是一口倒啊。

    陆明非这个大骗子,还说什么陆琰喝醉了会变得异常凶猛,明明地安静的不像话,害得她紧张了半天。

    时初夏想着,让陆琰躺在这里睡也不好,还是干脆把他送回江山华苑吧。

    叫了两个服务员过来,把陆琰给扛上了车。

    时初夏正打算开车,陆琰忽然就坐了起来,坐得笔直。

    “艾玛呀,吓我一跳!”

    时初夏拍拍胸膛,差点儿被吓出心肌梗塞。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