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9章:奉献,你强词夺理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时晋白伸出一根手指,“我不仅会做面条,我还会做很多好吃的,尤其是可乐鸡翅,外焦里嫩,油而不腻,味道简直是棒极了,只要弟弟你喜欢吃,我都可以做给你吃,不过……”

    说着,时晋白故意顿了下音调,陆星辰抬头看过去:“不过什么?”

    “不过你得叫我一声哥哥!来嘛来嘛,就叫一声,我都已经准备好啦~”

    陆星辰一记飞毛腿踢了过去,“滚一边儿去。”

    时初夏把陆琰安顿好,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就瞧见两只小奶包已经吃好面了,正在厨房洗碗。

    在时晋白洗好了一口碗之后,递给陆星辰,陆星辰接过去之后,把碗整齐地叠放在了橱柜里。

    两只小奶包配合得非常默契,时初夏甚至都觉得,都不需要做亲子鉴定,这两只小奶包,是亲兄弟无疑了!

    可是转而,时初夏又开始担心起来。

    如果陆星辰真的是她的亲儿子,这么一来的话,陆琰就是五年前的那个男人,可……她实在是不想和陆琰扯上关系。

    虽然她现在和陆琰是契约夫妻,可一旦合约期限满,他们就会形同陌路。

    而且,万一让陆琰知道时晋白的存在,当时候如果要争取抚养权,她铁定是抢不过陆琰的!

    这么想着,时初夏就沉重地叹了口气。

    “小夏夏,外面天都黑了,弟弟长得那么好看,一个人回去万一被坏人抓走就不好了,所以今天晚上可以让他留下来和我一起睡觉吗?”

    陆星辰瞪了时晋白一眼,你才长得好看,你才长得像女孩子!

    殊不知,他和时晋白长得一模一样,他说时晋白长得像女孩子,顺带着把自己也骂了进去。

    “洗了碗之后,就过来洗澡,你们要一块儿洗,还是一个一个洗?”

    不等陆星辰回答,时晋白立马回道:“我和弟弟一起洗,弟弟可喜欢我给他搓澡了!”

    陆星辰立马反驳:“谁说喜欢了!”

    时晋白摆摆手,“哎哟,不用害羞,我都知道的啦,放心,我只在小夏夏的面前说,绝对不说出去哦~”

    被时晋白的厚脸皮给打败了的陆星辰:“……”

    时晋白和陆星辰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瞧见时初夏从卧室里出来,怀里还抱着被子和枕头。

    “妈咪你要做什么去?”

    时初夏把被子放在沙发上,“你爹地不是睡在我的房间吗,所以我就只能睡沙发了。”

    闻言,时晋白和陆星辰对视了一眼,陆星辰大眸一转,立马说道:“妈咪,爹地喝醉了之后,必须要有个人陪在他的身边,不然他会变得更加凶猛。”

    一听这话,时初夏哪儿还敢和陆琰呆在一个房间,“要不……星辰你今晚和你爹地睡?”

    “这就更不行了,妈咪,所谓异性相吸,同性相斥,爹地喝醉酒之后,六亲不认,最讨厌有男人在他身边,我要是和他呆在一个房间,明天妈咪你就见不到我了。”

    时晋白在同时上去,把时初夏往里面推,“小夏夏,今晚你就稍微牺牲一下,为了帅叔叔的生命安全,你就奉献出你的初夜吧!”

    不等时初夏教育他,时晋白就和陆星辰两个人,把时初夏给推进了房间,迅速关上门,还顺带着把门给反锁了。

    时晋白兴奋地伸出手,“来弟弟,为我们的默契合作来拍个手!”

    陆星辰以眼神鄙视他,“幼稚。”

    而被亲儿子反手给关在房里的时初夏:“……”

    时初夏原本想着,就算是被儿子给关在这个房间,大不了她就打地铺睡。

    但随之,她悲催地发现,刚才她把被子和枕头都给放在客厅的沙发上了。

    转而,时初夏看着躺在床上,睡得格外安分的陆琰。

    刚才发了那么久的酒疯,现在……这酒劲应该过头了吧?

    时初夏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把被子抽了出来,又把枕头拿过来,放在另一边。

    最后,时初夏裹着被子,在角落里躺了下来。

    没有被子的陆先生,睡到半夜的时候,是被活活冻醒的。

    在迷迷糊糊之中,他摸到了一团暖乎乎的东西,想也没想得,就带到了怀里。

    而怀中这像暖玉一样的东西,似乎是动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平静。

    次日一早,时初夏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当看到近在咫尺的冷峻容颜之时,她做出的第一反应就是:“啊――”

    一大早的大嗓门儿,成功将陆琰给吵醒。

    通常情况下,陆琰起得都很早,但今天,因为昨天醉酒的缘故,他是被时初夏的尖叫声给吵醒的。

    在醒来的时候,脑袋隐隐在作疼,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瞧见时初夏那张惊恐万分的脸,在面前放大了好几倍。

    “陆琰你个死变态,你昨晚什么时候睡过来的?趁着我不注意就吃我豆腐,流氓流氓流氓!”

    说着,时初夏抄起一只枕头,就向陆琰砸过去,陆琰伸手接住,同时扣住时初夏的手腕,将她一下子就拽到了跟前。

    “大清早的,你闹什么?”

    时初夏瞪着他,“你吃我豆腐,难道我不该维权吗?”

    “哦,这么说来,我是对你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当然没有!”

    “那我亲你了?”

    “也没有!”

    男人挑了下眉,云淡风轻地回道:“既然没有睡也没有亲,只是抱了一下,也不会少块肉,你鬼嚎什么?”

    “你你……你强词夺理!”

    陆琰揉着太阳穴,坐起来的同时,环顾了一周一圈,“我怎么会在这儿?”

    “陆先生,就你这一杯倒的酒量,喝醉了之后,不但撒酒疯,而且还发烧过敏,你要是以后想喝酒找死,能不能别拉上我?”

    姑奶奶昨晚差点儿把半条老命都搭上去,而且还险先清白不保!

    陆琰微微蹙起了冷眉,显然,他是在回想昨晚在他喝醉了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昨晚,星辰是不是过来了?”

    时初夏心里一紧,但脸上强装震惊,“你过敏发烧,所以我就只能打电话求救你儿子了。”

    “看来我昨晚的确是醉了,不然怎么可能会看到两个星辰……”

    陆琰在嘴边嘀咕的话,听得时初夏是一阵心惊肉跳!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