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3章:问题,最见不得吃亏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直至,男人冷淡的嗓音,扑散在眼帘:“清醒了,嗯?”

    “我我……我忽然感觉头晕!”

    说着,时初夏飞快地朝陆琰眨了下眼睛,而后两眼一翻,就假装昏死了过去。

    陆琰一把捞过来,扔给了秦风,“带她下去,好好地醒醒酒。”

    围观的吃瓜群众一致表示,时初夏这回作死,是要一去不复返了!

    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拦截陆先生,而且还用一百块钱,来买陆先生的吻。

    试问m市作死能力哪家强,非时初夏莫属!

    当秦风扶着时初夏到包厢之后,时初夏立马就从一条死鱼成功复活,“秦助理,我刚才是不是把陆琰给亲了?亲的哪里?”

    秦风朝时初夏竖起了大拇指,“太太,您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吃先生的豆腐,而且还耍了先生一百块钱,太太您多加珍重,我就先走了!”

    说着,秦风迅速闪身,还顺带着把门给关了。

    哎哎,就算走也带上她啊,太没义气了吧!

    时初夏只能僵硬地转过身,努力保持微笑:“陆先生,好……好巧呀。”

    “不巧。”

    在说话间,陆琰放下了手里的资料,仗着大长腿,不过是几步的距离,就到了时初夏的跟前。

    时初夏做贼心虚地往后倒退,陆琰就逼近一步。

    直至,后背撞在了墙壁上,无路可退,时初夏干脆破罐子破摔:“好了好了,我刚才是喝迷糊了,没看清,不是故意吃你豆腐的,不过我好歹也给你钱了,不算白吃你豆腐!”

    男人微微挑了下眉梢,“哦,一百块钱,买我的一个吻,时初夏,你很会做生意啊?”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嘛,大不了……大不了你再吃回来就是了!”

    说着,时初夏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大有一番舍身取义的架势。

    陆琰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你们刚才在玩儿什么?”

    “真心话大冒险啊,谁让我倒霉,瓶子刚好就转到我,我选择大冒险,所以他们就让我去亲第一个走进来的男人,我也是迫于形势,如果不是真的喝醉了,我也不敢调戏陆先生是吧?”

    时初夏觉得自己的解释没有什么问题,但陆琰的面色却骤然难看了下来,“这么说来,刚才不论是谁第一个进来,你都会上去亲了?”

    “也不算是,我也是看脸的,陆先生你那么好看,我不是还给了你小费么,所以你也不亏呀……”

    话没说完,时初夏只觉得下巴一紧,“陆太太,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嗯?”

    他们领证也就几天的时间,如果陆琰不一本正经地叫她陆太太,时初夏险先都忘了自己的这层身份。

    再看陆琰此刻难看的脸色,时初夏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陆先生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虽然这把游戏玩儿得有点儿大,但怎么说,我吃的也是你的豆腐,不算是对不起你……”

    话还没说完,男人一个低首,就封住了她后头想要说的所有话!

    而且,这次还和之前不一样,这男人异常凶狠,似是要将她整个人都给吞进去一般!

    时初夏当然不会任由她拿捏,于是乎,两个人在战斗之中,很快,口中就传来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但终究,时初夏是个女人,体力不如陆琰,很快就败下了阵来。

    直至时初夏快要因为缺氧而瘫软下去了,陆琰才勉强放过了她。

    时初夏缓了好几口水,才有力气说话:“陆琰你……你混蛋!”

    陆琰轻描淡写地抚了下唇角,手背上恍然就是一道血迹。

    唇瓣被咬破了,自然就是眼前的这只小野猫给咬的。

    不过时初夏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唇瓣都肿了,足以见得刚才两个人是有多么地拼。

    “话是你说的,我是个生意人,最见不得吃亏,我不过是讨了点儿利息,有问题吗?”

    靠,吃她豆腐还那么道貌岸然,这个衣冠禽兽,斯文败类!

    时初夏抹了一把嘴,气势汹汹地说道:“利息讨完了,我可以走了吧?”

    “如果你打算这么走出去,我也不拦着你。”

    闻言,时初夏楞了两秒,赶忙从包包里拿出了小镜子,这么一照。

    时初夏捂住嘴哀嚎了声:“我靠,陆琰你是饿死鬼投胎吗,我的嘴巴都肿了,还怎么出去见人!”

    “那就不用见人好了,再者,你眼下还有脸面,出去见你的同事,嗯?”

    一句话,瞬间让时初夏闭上了嘴巴。

    如果说,一开始在门口的那个吻,用醉酒壮胆倒还说得过去。

    但她被陆琰的人带走之后回来,嘴唇红肿得不成样子,明显像是那啥啥之后的状态,明显是不好再找理由。

    时初夏只能气呼呼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你今天来金山水岸干什么?不会是特意来抓我的吧?”

    陆琰将文件拿起,瞥了她一眼:“你想太多,我要谈生意,你在这儿待着,没有我的命令,哪里也不许去。”

    靠之,这个男人,简直是欺人太甚!

    生意谈了大概将近两个多小时,从饭局上下来,已经快十点了。

    陆琰推开包厢门的时候,以为时初夏可能已经偷偷溜走了。

    却没想到,一眼就瞧见,那只小野猫,此刻正蜷缩在沙发上,睡得倒是香甜。

    今天竟然这么听话?

    陆琰走过去,站得近了,就瞧见她一张小脸,睡得红扑扑的。

    大概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所以脸蛋显得格外红。

    陆琰抬手摸了下她的头,不烫,没有发烧。

    不过就在他要把手缩回去的时候,跟前的小野猫忽然抓住了他的手,拿热乎乎的小脸,在他的手心处蹭了蹭。

    含糊不清地叫了一声:“大白……”

    虽然陆琰知道,时初夏叫的是时晋白,但她在睡梦之中,却只叫着时晋白一个人的名字,让陆琰心里有点儿不大爽。

    这么想着,陆琰就把时初夏抱了起来。

    走出去的时候,恰好秦风到了门口,“先生,待会儿的饭局……”

    “把明非抓过来,接下来的饭局让他上。”

    此刻,正醉卧美人怀的陆明非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为什么他会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