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温柔,全都是鬼话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时初夏正色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岚岚能唱会跳,多才多艺,而且长得还非常好看,放在哪儿都是非常抢手的,如果你不收岚岚,绝对会是你的损失!”

    男人丝毫没有心动的意思,只是淡淡地回道:“放眼m市,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高材生,挤破了脑袋想进j.k,但j.k每年只招聘十个人,依照你的意思,我每年岂不是都在损失人才?”

    陆琰的意思时初夏哪儿能不懂,j.k招的人,从来都只是精英中的精英。

    那么多高材生,挤破了脑袋,都没有机会进j.k,更何况,米岚并不懂生意,只是在唱歌跳舞方面比较精通。

    不管从哪方面讲,j.k都没有理由招聘米岚。

    时初夏耷拉下脑袋,“不给开后门就算了,你有你的顾虑,我明白……”

    话没说完,男人的大手忽然扣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抬手头来,“生气了,嗯?”

    “没有啊,其实你说得也没错,岚岚的才能是唱歌跳舞,而j.k主攻的是商业板块,岚岚就算是去了,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陆琰勾了下唇角,“最近,j.k在计划将产业链扩展到影视板块,具体的方案已经初步定稿了。”

    闻言,时初夏立马就坐直了身子,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他,“陆先生,你现在是在跟我透露j.k的商业机密吗?”

    “我的意思是,或许你的闺蜜,可以进j.k,在影视版块发展。”

    时初夏的眼睛顿时就亮了,“你的意思是说,岚岚可以在j.k工作对吗?”

    陆琰轻描淡写地说道:“我只是说或许。”

    “或许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愿不愿意开这个后门?”

    男人淡淡地接道:“时初夏,我是个商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时初夏摊摊手,“陆先生,我一穷二白的,也没法给你做等价交换呀。”

    哪知,陆琰眯了眯眸子,一伸手,就搂住了她的腰肢,顷刻间,就把她给摁在了沙发上。

    灼热的气息扑散开来:“你可以肉偿。”

    一句话,瞬间让时初夏变了脸,“陆琰你个禽兽!给我起开!”

    还肉偿,他咋不上天呢!

    出乎意料的是,陆琰并没有生气,而是在同时就松开了手,不急不缓地起身来,朝着房间走了过去。

    时初夏赶忙起来,跟在他的身后,“陆琰,你到底答不答应走后门啊?”

    男人云淡风轻地留下一句话:“看你表现。”

    卧槽,说来说去,不就是想睡她,这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

    “除了这个条件,其他的我都可以答应你,你再考虑考虑呗?”

    陆琰头也不回,进了房间之后,就开始解衬衫的扣子。

    时初夏咬了咬牙,追上去的时候,绕到他的跟前,点起脚尖握住他的手,“陆先生,我来帮你吧?”

    陆琰看了她一眼,没有拒绝。

    时初夏的身高,只到陆琰的肩膀处,所以在给他解脖子处的纽扣的时候,时初夏必须要努力地点起脚尖。

    眼前的小女人,模样专注地在给她解扣子,来自于她身上的,淡淡的清香,带着一股奶味,时不时地萦绕在他的鼻尖。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只猫爪子,时不时地在他的心尖儿上挠那么一下。

    陆琰的眸子深邃了几分,握住了时初夏的手,在她一脸懵逼之时,他已搂住了她的腰。

    “陆琰你干嘛……”

    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给封住了嘴。

    我靠,解个纽扣也要吃她的豆腐,这货果然是衣冠禽兽!

    良久,男人才稍稍离开了些,“什么感觉?”

    时初夏如实回答:“头晕。”

    被亲了这么久,是个人都会缺氧头晕的好么!

    哪知,男人轻飘飘地说道:“这说明你没有经验,多练习几次就好了。”

    “这话说得,好像你很有经验一样,还不是把我嘴巴都给亲疼了!”

    陆琰皱了下眉,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次我会温柔一点。”

    什么鬼,她没有说要继续啊!

    不给时初夏任何反抗的机会,男人再次剥夺了她的呼吸。

    事实证明,男人在床上说什么会温柔一点儿的话,全都是鬼话。

    时初夏不知道自己被吃了多少次豆腐,只记得,最后拯救她的,是秦风打过来的一个工作电话。

    在陆琰接电话的时候,时初夏飞一样地开溜了。

    期间因为跑得太快,脑门儿还不小心撞在了墙上,但时初夏完全顾不上疼,飞也似地就跑了,生怕陆琰会再把她揪过去继续吃豆腐。

    而陆琰在接电话的时候,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角。

    薄唇微微上扬,不得不说,这只小野猫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就像是甜蜜饯儿一样,越是深入,就越是甜味无穷。

    次日一早,时初夏醒来的时候,就发现陆琰已经不在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的。

    出去的时候,就瞧见时晋白和陆星辰已经坐在餐桌前吃饭了。

    时晋白一看到时初夏,立马就张大了嘴巴:“小夏夏,看来昨天晚上,你和帅叔叔很激烈呀!”

    陆星辰跟着点头,“妈咪都变成香肠嘴了,爹地也太不温柔了。”

    时晋白语重心长地拍了拍陆星辰的肩膀,“弟弟,这你恐怕就不懂了,通常情况下,男人在床上,都是不会温柔的。”

    陆星辰有些不大明白:“为什么?”

    时晋白笑眯眯地说道:“因为女人太香了啊,这是原始的诱惑~”

    陆星辰受教地点了点头。

    而时初夏则是彻底地黑了脸,几大步走过去,揪住了时晋白的耳朵,“时晋白,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给我重新组织一下语言,你刚才说什么温柔呢?”

    “哎疼疼疼,小夏夏手下留情,我是伤患呀伤患!”

    时初夏没有丝毫手软,“拉倒吧你,还病患,和星辰玩闹的时候,跑得比兔子还快,还给我装病患,口无遮拦的,我今天一定要把你的屁股打开花!”

    嘤嘤,一定是昨晚爹地没有满足小夏夏,所以小夏夏一早起来,脾气才会这么火爆!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