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这是,逼着让我出手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陆琰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打时初夏的电话,一直没人接,是因为他们几个窝在包厢里,竟然都喝醉了!

    而是更让陆琰诧异的是,陆星辰竟然也喝醉酒了,在地上捡了一个啤酒瓶,就往嘴里塞酒。

    陆琰一步上去,单手就把陆星辰给拎了起来。

    “酒,我要喝酒……”

    陆琰皱了下眉,转手就把陆星辰塞给了跟在身后的秦风,因为拿不到酒,气急败坏的陆星辰张嘴就在秦风的手背上咬了一口。

    无辜被咬,还被陆家小祖宗给瞪了的秦风:“……”

    处理完了陆星辰,陆琰几大步上前,把还想和米岚拼酒的时初夏一把给捞了过去。

    “时初夏,还认得我是谁吗?”

    时初夏醉得东倒西歪,“你你……你别晃,晃得我头晕,想……想吐呕……”

    这还真是,说吐就吐。

    幸而陆琰已经有经验了,及时避开,任由时初夏吐了一地。

    在她吐完了之后,陆琰二话不说,就把她给抱了起来。

    径直往外走,秦风抱着陆星辰跟在他的身后,“先生,太太的朋友怎么办?”

    米岚的情况和时初夏差不多,如果没有人带她回去,她铁定是要在包厢里睡一个晚上了。

    陆琰顿了下脚步,只道:“让老魏过来,送她回家。”

    他不知道米岚住在哪里,但这种事情,对于身为警察的魏牧之而言,查一个人住在哪里,是再也轻松不过的事情了。

    于是乎,陆琰就这么抱着时初夏,带着陆星辰,直接走了。

    时晋白从桌子底下爬出来,此刻,他非常地后悔,今天跟着时初夏出来浪,他忘记戴口罩了。

    如果他刚才就这么冒出来的话,一定会被陆琰给抓包的。

    等陆琰带着时初夏他们在走了之后,时晋白躲在桌子底下欲哭无泪。

    嘤嘤,他把家里的钥匙放在小夏夏的包里了,现在的他身无分文,今天晚上睡哪里啊!

    爬到一半的时候,时晋白听到了脚步声,难道是爹地觉得少了什么,又回来了?

    时晋白赶忙又躲了回去,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人一把给推了开。

    走进来的男人,身形非常高大,目标非常明确地,就在米岚的跟前停了下来。

    “先生,小姐今天去j.k面试,被录取了,j.k那边……我们的人不好插手。”

    沈南靖微微眯起了眸子,“陆琰……看来,他这是逼着让我出手。”

    在说话的同时,他弯下腰,嗓音低沉:“岚岚?”

    “小夏,我……我们接着喝,刚才的不算,继续……继续……”

    说着,米岚就要去摸啤酒,被沈南靖握住了双手,搂住腰,轻松地就抱了起来。

    米岚似乎是觉得被抱起来很不舒服,在他的怀里挣扎,“我要喝酒,喝酒!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沈南靖皱了下眉,“岚岚,听话,不要乱动。”

    米岚抬手,拍了拍男人的脸,“小夏,你……你说话的语气,怎么和沈南靖这么像?不要学他,他……我讨厌他,非常……讨厌……”

    都说酒后吐真言,米岚的心里该有多记恨他,才会在醉得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以后,还口口声声地说着讨厌他呢?

    男人似是轻叹了声:“岚岚,看来以前,还是我太惯着你了。”

    把她惯得无法无天,竟然还敢离家出走,失去消息整整一年!

    于是乎,沈南靖就这么抱着米岚走了。

    时晋白一脸懵逼地从桌子底下探出个脑袋来,什么鬼,那个男人是谁,就这么把小岚岚给抱走了,她要不要汇报给小夏夏?

    正当时晋白犹豫的时候,外面又有声音传来。

    在时晋白再次躲进去的时候,包厢的门是被人一脚给踹开的。

    “哎,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不是让我来这里接人的么,难道走错包厢了?”

    此刻,站在门口,嘴里叼着一根烟的,不是魏牧之又是谁?

    发现包厢里一个鬼影也没有,魏牧之又退出去,看了看门牌,202,没错啊!

    正当魏牧之拿出手机要给陆琰打电话的时候,忽然一个小身影扑了过来,“魏叔!”

    陆星辰给时晋白看过陆琰身边那些好兄弟的照片,所以时晋白一眼就认出,一脚踹门进来的人,是魏牧之。

    原本时晋白还愁今天晚上要睡哪儿,看到魏牧之,时晋白果断地决定,今晚一定要抱紧魏牧之的大腿!

    魏牧之低头这么一瞧,就对上了时晋白水汪汪的大眸。

    “星辰,你怎么会在这儿?”

    魏牧之把时晋白认成了陆星辰,在说话的时候,就把时晋白给抱了起来。

    时晋白搂住他的脖子,可怜巴巴地说道:“小夏……妈咪带着我来唱歌,结果妈咪喝醉了,我在桌子底下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爹地已经带妈咪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时晋白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那我给你爹地打个电话……”

    闻言,时晋白立马就摁住了他的手,“不行!嗯……我是说,爹地今晚要和小夏……妈咪你侬我侬,我过去一定会打扰他们二人世界的。”

    废话,如果魏牧之一个电话打给陆琰,和陆琰说你把你儿子给落在包厢里了,还不得把陆琰给吓死?

    魏牧之挑了下眉,“小祖宗,你的意思是?”

    时晋白亮起大板牙,毫不客气地说道:“今晚我和魏叔一起睡!”

    虽然魏牧之觉得今天的陆星辰有点儿欢脱,还会跟他撒娇,随便他抱,但他也没有多想,想着这是小奶包第一次提出要去他那儿睡,所以也就没有拒绝。

    带着小奶包走到一半的时候,魏牧之接到了局里的电话,催着他回去处理事情。

    魏牧之想了想,转手就打了个电话。

    没一会儿,一辆车就在魏牧之他们的面前停了下来。

    魏牧之吹了声口哨:“萧美人儿,你来得可真快啊!”

    从车上下来的,冷着一张脸的人,不是萧铮又会是谁?

    萧铮大步走过去,“叫我过来做什么?”

    魏牧之歪了歪头,顺着他的方向,萧铮这才看到,在魏牧之的背上,正趴着一只小奶包。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