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这只小野猫,外表总是装得十分坚强,但实则,就是个纸灯笼,一捅就破。

    男人几步走近,长臂一伸,霸道而又温柔地,将她搂入了怀中。

    嗓音低沉似水:“不怕,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小女人窝在他的怀里,闷闷地说道:“我……我才不害怕!”

    男人似是低笑了声,“既然不怕,又哭什么?”

    时初夏立马就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随意地擦了两把眼泪,“我就是眼睛不小心进沙子了,才没有哭!”

    陆琰叹了口气,以单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擦拭着她眼角的泪花,动作却是格外地轻柔。

    “让你去拍个新闻,也能弄出命案,干脆蠢死算了。”

    前一秒,时初夏还觉得陆琰这个男人挺好的,结果下一秒,所有的好感瞬间变成了泡沫。

    赌气地一把推开他,“看到别人想自杀,扑过去救人,是一个人的基本反应好么,我才不像你这么冷血无情!”

    陆琰微微眯了眯眸子,“说谁冷血无情,嗯?”

    时初夏觉得委屈极了,通红着大眸,瞪着他,“他们冤枉我就算了,连你也欺负我,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原本,时初夏就觉得自己被这么多人冤枉,毕竟这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她已经觉得很委屈了。

    现在连陆琰都不站在她这边,她顿时觉得委屈地一塌糊涂。

    其实陆琰也只是开了玩笑,哪儿想到,此刻的时初夏,根本就开不起玩笑,说着就哭得更委屈了。

    无奈地叹息了声,才碰到时初夏的手臂,就被她给一把拍了开。

    陆琰看她小身子一直在发抖,就先把外套脱了下来,披在她的肩头。

    而后,慢慢蹲了下来,和她保持平视的水平,捧住了她的脸,“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大,我不过是说了句玩笑,你就跟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时初夏气势汹汹地说道:“本来就是你的错!”

    陆琰轻叹了声:“嗯,是我不好,别哭了,嗯?”

    时初夏呆愣了两秒,“你是在跟我道歉?”

    男人挑了下眉,“听不出来?”

    时初夏立马就不哭了,很是一本正经地道:“你再说一遍,我没听大清楚。”

    陆琰毫不客气地曲指,在她的脑门儿上弹了一下。

    时初夏一把捂住额头,“痛,你打我干嘛!”

    男人免费送了她四个字:“得寸进尺。”

    魏牧之从外面取证回来的时候,就瞧见审问室里,小两口**的画面。

    能在警局审问室这么严肃的地方,还有心思**的,怕也就只有这位有权有势的陆先生了。

    抱着手臂,靠在外门上,看了一会儿,觉得差不多了,才推门进去,“三哥,这么急匆匆地赶过来,是怕三嫂在我这里受了委屈?”

    陆琰冷嗖嗖地瞥了他一眼,“室内温度偏低,在我进来之前,她还趴在桌上睡,这就是你所谓的,没有让她受了委屈?”

    魏牧之摸了摸鼻尖,笑眯眯地说道:“三哥,话可不能这么说,你看看隔壁的审问室,审问犯人的时候,那可都是直接把耀眼的灯光对着人的眼睛,不给犯人任何松懈的机会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女人是罪犯,嗯?”

    哎哟,这就护上短了,张口闭口的就是我的女人,生怕别人不知道时初夏是他老婆似得!

    时初夏立马反驳:“谁是你女人,不要脸!”

    陆琰毫不客气地抬手,又免费赏了她一个板栗。

    时初夏气鼓鼓地捂着被翘疼的脑袋,哼,真是个暴君,动不动就弹她脑瓜崩儿,离婚离婚,这日子没法过了!

    “查得怎么样了?”

    魏牧之并不作隐瞒:“在天台上,没有任何的搏斗痕迹,只有死者以及三嫂的脚印,这证明当时案发现场的确是只有三嫂和死者两个人,这一点目击证人并没有说谎。”

    陆琰皱了下眉,“你的意思是,现场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无法证明时初夏的清白?”

    “案发现场的天台附近,没有找到摄像头,不过在喷泉的附近,倒是有几个摄像头,但也只拍到,死者上了天台,三嫂紧跟在她的身后,但至于在天台上面究竟发生了什么,除了三嫂之外,就只有死者清楚了。”

    说着,魏牧之就把档案拿了出来,“不过刚才我去了死者的家,发现她的个人电脑里,有一个加密文件,里头记录了,她成为艺人之后的各种遭遇,她在里面明确几次表示自己不想活了的话,所以也不排除自杀的可能性。”

    闻言,时初夏忍不住开口:“当时董映雪在自杀之前,说是想让我把她自杀的过程拍下来,对外公布她的经纪公司对她所做的恶行,我觉得既然董映雪会选择自杀,来曝光公司的恶行的话,她应该会留下一些比较明显的证据吧?否则她这一跳,岂不是白死了?”

    对于时初夏的疑惑,魏牧之也有所认同,“没错,但我们翻遍了她的住址,除了电脑上的这份加密文件之外,并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东西,所以无法直接证明,董映雪是因为有了轻生的念头,想要报复经纪公司,才会选择自杀。”

    “那么在现场呢?我当时上去的时候比较急,好像有看到,她在地上,放了个什么东西,好像是类似于微型摄像机的东西,难道你们在搜证的时候,没有发现这种东西吗?”

    魏牧之摸了摸下巴,面色跟着沉重了下来:“三嫂你确定有看到,董映雪在死之前,有在地上放过类似于微型摄像机的东西?”

    “当时比较匆忙,但我的确是有看到,她在地上放了什么东西。”

    魏牧之沉吟了片刻,才道:“这么看来,在案发警察到之前,很有可能,有第三个人上过天台。”

    听到这里,陆琰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不管你的调查过程如何,我只要证明时初夏清白的结果,在结果出来之前,我必须带她离开,对此你有意见吗?”

    “三哥,事情还没查清楚,就放三嫂走,有点儿不大合法吧?”

    陆琰的眸色一沉,“老魏,我不是在问你的意见,而只是支会你一声,人,我今天必须接走。”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