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说说,该怎么称呼你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我说了,是因为我的同事喝醉了,我才会留下来的,你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说着,时初夏就想甩开他的手,哪知,男人忽然就搂住她的腰,二话不说就把她给扛了起来!

    没错,就是直接用扛的方式,可是把时初夏的五脏六腑差点儿都给颠出来了。

    “陆琰你个混蛋,放开我放开我……”

    在陆琰扛着时初夏离开之后,殊不知,两只小奶包正齐刷刷地噘着屁股,侧耳在偷听。

    时晋白有些担心:“爹地好像很生气,没有服软的意思,他会不会把小夏夏关小黑屋呀?”

    但陆星辰却是一点儿也不担心,“放心吧,如果爹地真的生气了,要么就玩命工作,要么就玩命喝酒,他现在把妈咪给扛走了,说明他是有意要和妈咪和解。”

    时晋白摆出一副虚心好学的表情来,“怎么个和解法?”

    陆星辰鄙夷地暼了他一眼,“这都不懂,只要让妈咪累到说不出话来,不就行了,男人和女人之间吵架,不就这么点儿事,没有什么是在床上解决不了的。”

    时晋白受教地点了点头,“弟弟你懂得好多啊。”

    那可不,谁让陆明非每次分手的时候,总会在他的面前跟他发什么男人长女人短的牢骚。

    听得多了,陆星辰觉得,男人和女人之间,不也就这么一点儿破事,依照爹地的颜值,拿下妈咪不成问题。

    不过他倒是有点儿担心,爹地这么生猛,明天妈咪还能下床吗?

    在陆星辰左思右想的时候,陆琰已经扛着时初夏回了房间。

    一把时初夏放在了床上,男人二话不说,就要扒她的衣服。

    这时初夏哪儿还能淡定,反手就想打过去,“陆琰你个禽兽!”

    离男人的脸还有咫尺的距离,就被男人给稳稳地扣住了手腕,“禽兽?哦,那你倒是说说,我要怎么个禽兽法?”

    “你想扒我衣服,还说心里没有存着龌龊的心思?”

    陆琰抽了抽唇角,转手就把一件衣服扔到了她的脸上,只冷道:“换上。”

    时初夏一脸懵逼地把脸上的衣服拿下来,发现是一条睡裙,而且和她之前的那条不一样。

    “我之前的睡裙呢?”

    男人眼也不抬地回道:“扔了。”

    “干嘛扔了,我才只穿了几次,你真是个败家的老爷们儿。”

    一听这话,陆琰微微勾起了唇角,不怒反笑:“嗯,你这个勤俭持家的老娘们儿,马上把身上的衬衫给我换了。”

    “你这个人,真是一点儿也不懂得情调,哪儿有男人叫女人是老娘们儿的,多难听,多粗俗啊!”

    闻言,男人轻笑了声,身子忽而向前一靠,同时,手臂穿过她的耳畔,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就将她圈固在了怀中。

    “哦,那你倒是说说,我该怎么称呼你?小宝贝儿?老婆?还是……夏夏?”

    哎妈呀,这三个称呼,从陆琰的口中叫出来,真是让时初夏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你还是继续叫我时初夏吧,这样我还能多活几年。”

    说着,时初夏抵住他的胸膛,推了他一把,“你不起来,我要怎么换衣服?”

    时初夏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和陆琰的三言两语间,刚才的争锋相对就已经悄然消失了。

    在浴室才把衬衫给脱下来,睡裙套到一半,浴室的门忽然就开了!

    时初夏的第一反应就是护住重要部位,“陆琰你干什么,进来为什么不敲门!”

    “遮什么,你身上的部位,哪一处是我没看过的?”

    看这男人忽然闯进来,看了她不说,还这么地理直气壮,神清气爽,时初夏气不过,抓起一块香皂,就朝着他扔了过去。

    “滚蛋,你这个衣冠禽兽!”

    陆琰侧身一避,轻松躲开的同时,说道:“把衬衫给我。”

    “你要衬衫干什么?”

    陆琰的眸光一暗,“嗯?”

    “给你就给你,凶什么凶。”

    说着,时初夏就把衬衫扔给了他。

    在出去之前,陆琰忽然悠悠地补充了一句:“最近没有这么干瘪了。”

    时初夏楞了两秒,才明白过来,陆琰说的干瘪,是说她身材不够火辣。

    “流氓!”

    男人轻笑了声,关上就出去了。

    这时,管家敲门进来,“先生,您叫我?”

    陆琰将手里的衬衫扔给了管家,言简意赅地道:“烧了。”

    只要一看到这件衬衫,想到这件衬衫是何洛川的,陆琰的心情就非常不美丽了。

    管家拿着衬衫下去的时候,忽然,就听到浴室传来啪嗒一声响,紧随着,就是时初夏的一声惨叫。

    陆琰立马推门进去,就瞧见,时初夏正以乌龟状,趴在了地上。

    身上的睡裙并不长,这么一摔,大腿的上方就露了出来……

    陆琰的眸光紧了紧,不过在同时,他就弯腰把时初夏给抱了起来。

    “洗个澡也能摔成狗吃屎,笨死你算了。”

    在说话的同时,陆琰就把她放在了床上,但在同时,就听到时初夏抽了声气,脸色也是很白,一只手,还扶在腰上。

    “怎么了?是腰疼?”

    说着,陆琰的大手就碰了下她的腰,时初夏嗷叫了声:“疼疼疼!”

    “应该是扭到腰了,不要乱动,我让医生过来。”

    时初夏拉住他,“别吧,在浴室摔伤了腰,多丢人啊。”

    陆琰睥睨了她一眼,“哦,难得你还知道丢人。”

    嘿,这话说得她就不乐意了啊!

    虽然陆琰嘴上这么说,但还真没叫私人医生过来,而且拿了跌打膏药。

    “趴着。”

    时初夏有些艰难地趴了下来,陆琰二话不说,就把她的裙子给掀了起来。

    一把压住,“陆琰你个流氓,想强上我不成?”

    陆琰免费送了她一个板栗,“不掀开,你让我直接把药膏涂在你的裙子上?”

    “那……那你把眼睛闭上。”

    陆琰应了个简单的音节:“嗯。”

    说着,陆琰就挤了些药膏出来,涂抹在时初夏的腰上。

    别说,这男人虽然霸道蛮不讲理,而且又毒舌,但这按摩的手法还是非常不错的。

    时初夏回头正想要夸奖他,结果这么一瞧,不由抬腿一脚踢了过去,“陆琰你个禽兽,大骗子,你根本就没闭眼睛!”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