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看错,这孩子油嘴滑舌的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米岚随便擦了两下眼泪,“我很喜欢,很喜欢,谢谢你。”

    此时,阳光正好,清风也正好。

    陆明非觉得,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小姑娘,好看到,让他二十六年来,从未动过的心,怦然间,心动了。

    也是此刻,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要沾身的陆二公子才明白,原来,心动是这种感觉。

    ――

    花桥小区。

    时晋白一打开家门,公主就从里头跳了出来,围着他转了又转,亲昵地不得了。

    “公主,今天我带你去一个新家,那个家很大,而且公主还会有一个很大的狗窝,每天可以吃很多很多的肉,好不好?”

    “汪汪!”

    作为有肉就是好主人的公主而言,去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主人,还有肉,就万事大吉了。

    时晋白把狗圈套在公主的头上,正打算出门,忽然想起要拿几件换洗的衣服,就把公主放在了门口。

    去小房间翻找了几件衣服,起身的时候,忽然,后背有一道影子闪过。

    时晋白一回头,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一头给套了麻袋!

    在被套麻袋的瞬间,时晋白只想到,卧槽,在家里也能被套麻袋,现在的小偷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迷迷糊糊之中,时晋白感觉到,自己似乎是被扔在了地上。

    紧随着,头顶就传来了声音:“老爷,人带到了。”

    头顶上的麻袋被摘掉,时晋白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站在了他的面前。

    而在这个中年男人的旁边,则是一个美貌的妇女。

    没错,这两个人,正是陆骁城和方琴。

    因为之前,陆星辰给时晋白看过家族照片,所以这两个人,时晋白是认得的。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套麻袋,带到这种地方,但时晋白还是眨了眨大眸,非常热情地叫了声:“爷爷奶奶!”

    陆骁城对上时晋白水汪汪的大眸,不知道为什么,心口跟着软了一下,尤其是听到时晋白叫他爷爷。

    这种亲切的感觉,来得有些莫名其妙。

    还是方琴先反应了过来:“骁城,这孩子这么嘴甜,怪不得,能得阿琰的喜欢,还特意把他从普通的幼儿园,转到了贵族幼儿园,和星辰一起上学呢。”

    提到这个,陆骁城的脸就跟着黑了下来。

    之前陆骁城一直都不知道,时初夏嫁给了陆琰之后,私底下,竟然还有个儿子。

    这件事,还是方琴让人查出来的,不然,他可是一直被瞒在鼓子里。

    原本,陆骁城对于时初夏的出身,就已经非常不满意了,正愁找不到理由,可以让陆琰和时初夏离婚。

    眼下,方琴找到了这个把柄,这时初夏都不知道和哪个野男人有了个小野种,就更加配不上陆琰了。

    这么想着,陆骁城的脸就沉了下来,“一个小野种,也敢叫我爷爷?说,你是时初夏,和哪个野男人生的种?”

    野男人?

    时晋白眨了眨眸子,“爷爷,虽然我现在还不能说,但我绝对不是野男人生的。”

    这小野种,对他真是一点儿也不害怕,胆子可不是一般地大。

    陆骁城眯了眯眼,伸手想要去把时晋白脸上的口罩给摘下来。

    但在同时,方琴却握住了他的手,“骁城,这孩子油嘴滑舌的,不如让我来仔细问问吧?”

    陆骁城缩回了手,“那你问吧,我先去书房了。”

    等陆骁城离开之后,方琴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起身,摆了下手道:“把他关到小黑屋。”

    一听要被关小黑屋,时晋白拔腿就跑,但他这小短腿的,哪儿能快得过佣人。

    被抓住头发,一把给揪了回来。

    “放开我放开我,放我下来!”

    佣人直接就把时晋白给扛了起来,转而丢到了小黑屋里。

    这佣人的动作非常地粗鲁,是直接把时晋白给扔进去的。

    时晋白摔得两眼冒金星,挣扎着想起来,佣人紧随着牵制住他的双手。

    在两相争执之中,佣人不小心碰到了时晋白脸上的口罩。

    口罩掉下来,看到时晋白的脸的时候,佣人愣了一下,“小……小少爷?”

    “他不是星辰,你看错了。”

    这时,方琴的声音,从后背响了起来。

    佣人没转过弯来,“夫人,他和小少爷长得……”

    “只是长得有点儿像,不过再像,也只是个小野种而已。”

    这叫长得有点儿像?分明是长得一模一样啊!

    方琴冷冽的眸子扫了过去,“我说的,你听明白了吗?”

    只要是个人,看到时晋白和陆星辰长得一模一样,都会惊讶非常。

    但方琴却是非常冷静,而且冷静地不像话。

    这说明,在此之前,她是知道,时晋白和陆星辰长得一模一样的。

    只是这一点,陆骁城并不知道,因为她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并没有告诉陆骁城。

    所以在陆骁城的眼里,时晋白是时初夏和野男人生的种,却不知,时晋白和陆星辰一样,都是他的亲孙子。

    佣人在陆门也算是老人了,立马就明白了方琴的意思,“是,夫人。”

    “把门关了,不准任何人靠近。”

    在方琴说话的时候,时晋白看准时机,拔腿就跑。

    但方琴的反应非常快,伸手就抓住了他,时晋白想也没想,回头就狠狠地咬了她一口。

    方琴皱了下眉,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地一声!

    这一巴掌,打得非常狠,直接就把时晋白的脸给打歪到了一边。

    佣人非常清楚地瞧见,时晋白雪嫩的脸蛋上,浮现了很明显的手指印,而他的嘴角,也渗出了血。

    这么漂亮的孩子,而且还和陆星辰长得一模一样,这方琴也还真是能下得去手。

    不过转而想想,陆琰并非是方琴的儿子,所以即便时晋白真的和陆琰有什么关系,对于方琴而言,她也是不会有半点儿怜惜。

    “野种就是野种,没有半点儿教养,像一只疯狗。”

    方琴看了眼手背的牙齿印,眉头狠狠地蹙了起来,“给我好好地管教管教。”

    佣人有些犹豫,“夫人,这不好吧?老爷只是让我们从他的嘴里问出他的亲生父亲,如果把他打了,大少爷那里,怕是不好交代吧?”

    方琴冷笑了声,她要的就是不好交代,最好,能因为这个,而让陆骁城和陆琰彻底地撕破脸!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