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委屈,不想和你说话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时小姐你也是知道的,方阿姨如今怀着陆家的骨肉,你儿子又那么不凑巧,咬了方阿姨一口,陆叔叔一生气,让人下手重一些,也是情有可原的,对吧?”

    时初夏捏紧了拳头,朝着唐思语的脸就挥过去。

    “太太!”

    但在下瞬,却被刚好出来的秦风给瞧见,秦风几步上前,抓住了时初夏的手腕。

    被秦风这么一阻止,时初夏才算是稍微清醒了一些。

    时晋白是被陆骁城给打了,她现在打唐思语算是什么?

    这个女人,最多也是幸灾乐祸而已,如果她在这里把唐思语给打了,依照唐思语在娱乐圈的知名度,只会给她惹一身的麻烦。

    “放手!”

    时初夏一下子甩开了秦风的手,冷冷地瞥了一眼唐思语,略过她直接就朝着前面走了。

    “唐小姐,你和太太究竟说了什么?”

    唐思语故作无辜地说道:“我没有说什么呀,只是随便交谈了两句,她就生气,想要动手打我,还要多谢秦助理及时出手阻止。”

    如果真的只是说了几句,时初夏会这么生气,甚至还要动手打人?

    秦风来不及多想,急急忙忙地追了上去。

    看着时初夏消失的背影,唐思语森森然地勾起了唇角。

    贵宾室。

    陆琰正在进行视频会议,忽然,门被人一把给推了开,“陆琰你骗我!”

    时初夏骤然出现在门口,张口就是这么一句。

    陆琰愣了一下,“会议暂停。”

    说着掐断了视频,回过身去,“出什么事了?”

    时初夏几大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大白在哪里?我要见他,现在就要!”

    陆琰皱了下眉,“大白和星辰还在野营,现在见不了……”

    “今天早上,你爸是不是把大白带到老宅,还对大白动手了?”

    显然,陆琰没有想到,时初夏竟然会知道这件事,但时初夏既然会这么问,就说明,她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现在过来,就是要听他亲口说而已。

    陆琰微叹了口气,“这件事,是我不好,不过你放心,大白现在很安全……”

    不等陆琰说完,时初夏却是冷笑了声,“你爸打伤了大白,你帮着他瞒着我,很好,真是好得很!”

    “不是这样,你听我说……”

    但此刻,时初夏哪儿能听陆琰解释这些,一把甩开他的手,“陆琰,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说完这句话,时初夏转头就走。

    刚好,秦风拿着耳环进来,才推开门,时初夏正往外走。

    “太太?”

    秦风下意识地想要拦住时初夏,却被时初夏一把甩开,耳环啪地一下,就掉在了地上。

    时初夏看也没看一眼,直接就往外走。

    “先生,太太这是?”

    陆琰拧了拧眉心,“告诉星辰,待会儿我会带着时初夏过去。”

    说完,陆琰就追了上去。

    “时初夏,你要去哪儿?”

    一把抓住了时初夏的手臂,时初夏想甩开,但奈何他的力量太大,“我去哪里,用不着你管,放手!”

    “如果想见大白,就给我冷静下来。”

    一句话,瞬间让时初夏停了下来,“大白在哪里?”

    “跟我上车。”

    虽然此刻,时初夏一点儿也不想见到这个男人,但目前,只有他知道,时晋白在哪里。

    所以,时初夏只能不甘不愿地跟着他上了车。

    “时初夏,虽然把大白带到老宅的,是陆骁城,但动手打人的,并不是他,而是……”

    话还没说完,却听时初夏冷笑了下,“让下人动手打大白,和他自己动手,这之间有什么差别吗?”

    虽然,是方琴让佣人动手打了时晋白,但不管怎么说,这佣人也是老宅里的人。

    所以间接地,也算是陆骁城打了时晋白。

    “抱歉,是我的失误,才让大白受了委屈。”

    时初夏别过首,闭了闭眼,才道:“陆琰,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

    虽然时初夏很清楚,这件事和陆琰没什么关系,但陆骁城却是陆琰的父亲。

    车子一在医院的门口停下,时初夏就立马下车。

    推开病房的门,时初夏一眼就瞧见,时晋白坐在病床上,还在笑眯眯地和陆星辰说话。

    听到了声音,抬头看过去,“小夏夏!”

    声音听起来,非常地有活力。

    原本,时初夏在来的路上,还想着时晋白是不是被打得非常严重,一颗心可谓是七上八下的。

    但眼下这么一看,时晋白似乎没什么大碍,依然是朝气十足的样子。

    几大步走过去,时初夏就将小奶包搂入了怀中。

    “小夏夏你不用担心,我就是被陆爷爷叫过去的时候,不小心嗑了几下,现在已经没事了,活蹦乱跳的,不信我跳给你看。”

    说着,时晋白就要下床,时初夏赶忙拦住他,“我信,大白说的话,我都信。”

    陆星辰知道,时初夏一定有很多话要和时晋白说,所以就从凳子上跳了下来。

    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瞧见陆琰站在门口,没有进来。

    把房门关上了之后,陆星辰才没好气地瞪着陆琰,“爹地,你不是说,绝不会让这件事被妈咪知道吗?”

    这一天都还没过去,就露馅了,爹地真是太没用了!

    “是我的失误。”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陆琰哪儿能想到,时初夏不过是跟着秦风出去取个东西,就出了这样的意外呢?

    陆星辰老气横生地叹气道:“现在就看,时晋白能不能哄好妈咪了,要是妈咪真的带着时晋白跑路了,我也不要你这个爹地了!”

    陆琰敲了下他的脑门儿,“放心,她跑不了路。”

    病房内。

    时初夏小心地将时晋白脸上的口罩摘了下来,虽然他的脸颊上贴着药膏,但还是能看出来,左边的脸,要比右边的脸高。

    而且隐约之中,还能看出手掌印。

    时初夏的心都在滴血,“疼吗?”

    要是知道,她不在的时候,陆骁城竟然会找时晋白麻烦,时初夏是打死也不会和陆琰去什么聚餐的。

    时晋白摇了摇头,“弟弟给我上的药,一点儿也不疼了。”

    说着,时晋白抓住了时初夏的手,“小夏夏,是那个叫方琴的坏女人,背着陆爷爷打了我,和陆爷爷没关系,你别生气,好不好?”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