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被骗,心里不大好受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米岚苦笑了一下,她总不好说,这些在别人眼里的意外,其实都是沈南靖在背后搞的鬼吧?

    如果她真的这么说了,依照时初夏的个性,怕是会直接冲过去和沈南靖算账。

    只是沈南靖和陆门恩怨匪浅,而时初夏又是陆琰的老婆,米岚并不想让时初夏卷到这些恩怨里来。

    “可能真的是我天生自带倒霉体质吧,或者是我和娱乐圈就是相生相克,不大适合演戏吧。”

    要是再这么一直下去,怕是连马导都会顶不住压力。

    沈南靖就是要让她演不下去,让她知道惹恼他的下场是什么样的。

    “胡说什么,我们家岚岚天生丽质万人迷,你别想太多,这一定是剧组的安全措施做得不够,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原本米岚的心情的确是很糟糕,但听时初夏这么一说,她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

    “岚岚,你今天也受到了惊吓,回家里休息一会儿吧?”

    米岚点了点头,叫了辆出租车,回去的路上,时初夏接到了魏牧之的电话。

    在接了电话之后,时初夏的脸就沉了下来,好一会儿才回道:“好,我知道了,麻烦你了,我马上过来。”

    挂断了电话之后,米岚才跟着问道:“小夏,出什么事了吗?”

    米岚自己的麻烦也挺多的,所以时初夏也不想自己的事情让她担心,笑了笑道:“没什么,就是工作上的事,岚岚你先回家,我要回公司一趟,晚点儿的时候,我再来找你。”

    下了出租之后,时初夏又打了另一辆出租车,但并没有去j.k,而是直接去了警局。

    “三嫂,我让伯父在我的办公室休息了。”

    没错,时初夏特意赶到警局,就是因为,在电话里,魏牧之和她说,今天在扫赌的时候,端了一个赌点。

    结果这个赌点里,刚好就有时建峰在,就被一窝端了过来。

    也是恰好碰到,这个案子由魏牧之来接手,否则时建峰哪儿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被单独提了出来,在魏牧之的办公室里吹空调,而没有和那帮赌鬼们关在一起,接受审问。

    “真是太麻烦你了牧之。”

    魏牧之连连摆手,笑道:“三嫂和我客气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这个窝点,我们的人已经定了有几天了,伯父也是被骗进去的,在里头输了一点儿钱,不过还好,数目不是很大,伯父年纪也大了,被骗了心里也一定不好受,三嫂你待会儿好好地安慰安慰他。”

    呵,时建峰赌钱输了心里会不好受?他只会越赌越大,直到最后输个精光。

    不过这样的实话,时初夏当然是不会和魏牧之说的。

    时初夏推门进去的时候,小王刚好倒了一杯茶,递给时建峰。

    不等时建峰接过去,时初夏几步上前,一把将茶杯夺了过去,“你又去赌钱了?”

    见时初夏来了,时建峰立马就露出了忏悔的表情,“初夏,我……我就是一时手痒,我本来也是不想赌的,是那些人非把我拽过去,不过你放心,我没有赌多少钱,就只是玩儿了两把而已……”

    “没有赌多少钱?呵,你是口袋里没有钱吧,前两天从我这里拿过去的钱,你是不是都赌输了?”

    时建峰懊恼地叹了口气:“我没想到,我在牢里蹲了五年,这一出来,手气还是这么差,真是……”

    “时建峰!”

    直呼时建峰的名字,足以见得,此刻时初夏是有多么地生气。

    时建峰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抓住时初夏的手,赔笑道:“初夏,是爸爸错了,爸爸发誓,以后再也不去赌钱了,如果再赌,你就砍了我的手,这位魏处是初夏你的朋友对吧?初夏你帮爸爸我求求情,让他给我开个后门,放我出去,好不好?”

    若论厚脸皮,时建峰如果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

    时初夏一把甩开了他的手,“五年前,你进去之前,也是这么和我说的,看来五年的牢狱之灾,没有让你学乖,你就该一直被关在牢里!”

    “初夏,我可是你的父亲,亲生父亲啊,你怎么能这么说爸爸我呢?”

    说着,时建峰又想去抓时初夏的手。

    时初夏直接避开,向后退了两步,“时建峰,你根本就不配当一个父亲,我也没有你这样的父亲。”

    说完这句话,时初夏转身就走,时建峰赶忙追上去,“初夏,你不能把爸爸一个人丢在这里啊,初夏……”

    虽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但看这情况,时初夏对于时建峰这个父亲,可谓是深恶痛绝。

    魏牧之示意小王先把时建峰控制住,而后才追了上去,“三嫂,你还好吗?”

    时初夏在阳台边停了下来,深吸了几口气,才算是慢慢平复下了心情。

    “我没事,牧之,你不用顾及我的面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最好,让他多在牢里呆几天,他这个人,就算是让他蹲再久的牢,他也是不会长记性的。”

    这一个人,一旦沾上了赌博这种东西,从此就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而显然,时建峰就是这种人,即便是在牢里被关了五年,一被放出来,就手痒脚痒地要去赌两把。

    要说,时建峰的运气也真是差,才被放出来,赌了两把,就被抓了,再次蹲了大牢。

    魏牧之当然知道时初夏的难处,叹了口气道:“三嫂你别太担心,伯父在我这儿,我会照看着他。”

    虽然时初夏嘴上说着不管时建峰,但接到魏牧之的电话之后,还是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只是有这样一位父亲,不管是放在谁那儿,都是会让人又生气,而又无可奈何。

    “牧之,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别人,尤其是陆琰,可以吗?”

    现在时建峰因为没有什么钱,所以输来输去,也就这么一点钱。

    但如果让时建峰知道,时初夏和陆琰有关系,时建峰一定会盯上陆琰。

    赌徒就是个吸血虫,无底洞,就算是再多的钱,也堵不上这个洞。

    只要一想到这个,时初夏就是一个头两个大。

    这才过了几天的时间,时建峰就惹了麻烦,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