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完全,解释不清楚了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时初夏真是哭笑不得,耐着性子说道:“大川,之前我和你去吃饭,不小心被记者拍到了,我立马就被人给人肉,甚至还有人找上了门,想要教训我,结果误把大白给打伤了,这样的意外,我不希望有第二次,希望你能理解。”

    她的确是拿何洛川当她的好哥们儿,如果何洛川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时初夏当然不用担心。

    但问题是,他是明星,而且还是天王级别的明星,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全民关注。

    如果单单只是时初夏一个人受到波及,这也就算了,可如果会影响到时晋白或者是陆星辰,这是时初夏绝对不能接受的。

    何洛川当然知道,时初夏天不怕地不怕,唯一的软肋,就是她的儿子。

    顿了两秒,何洛川忽然说道:“夏美妞,如果我退圈呢?”

    时初夏呆了呆,“你疯了,音乐可是你的梦想,你怎么可以说退圈就退圈?”

    “音乐虽然是我的梦想,但比起我心里真正想要的,再多的荣华富贵,功名利禄,在我的眼里,都一文不值。”

    卧槽,这忽如其来的,类似于情话的口吻,怎么听着,像是在和她表白的赶脚?

    “那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何洛川张了张嘴,实话已经徘徊在口边,正打算横一横心,要说出去的时候,忽然,外头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不说了,应该是有人急着要上厕所,你快从窗户跳出去。”

    何洛川又握住她的手,“要我出去也行,你和我一起跳窗。”

    卧槽,她跳窗干什么,这里是女厕啊,他一个男人窝在这里,难道都不觉得羞耻吗!

    但看何洛川这样子,她要是不陪着他一起跳,他铁定是赖着不会走的。

    没法子,时初夏只能同意,何洛川先从窗户上跳了下去,而后时初夏紧跟着跳下来。

    刚好,在时初夏跳下去的时候,洗手间的门被人一脚给踹了开。

    时初夏原本是想慢慢跳的,结果被外面的人这一粗暴一脚的踹门给吓着了,一个没留神,啪嗒一下就滑了下去。

    何洛川原本是想要接住时初夏的,没想到她是整个人扑了上来。

    砰地一下!

    时初夏整个人压下来,就把他给压倒,摁在了地上。

    也幸亏有何洛川在下面给她当人肉垫,所以时初夏在摔下来的时候,没什么大事儿。

    但在摇摇晃晃要起来的时候,时初夏忽然觉得,后颈处一阵阴凉。

    这种莫名的熟悉感,该不会是……

    时初夏脖子有些僵硬地,一点一点地往后挪,而后,就瞧见陆琰阴冷着一张脸,此刻,正站在窗户口,看着她!

    这种尴尬的时间点,这种尴尬的场景,时初夏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悲了个催!

    现在的这种情况,已经完全不能用悲催来形容了,她这是喝凉水都塞牙,完全解释不清楚了啊!

    “陆琰,不是你看到的这样,这是个误会,其实……”

    话还没说完,陆琰一手撑住窗户边,一个跃身,就从窗户上跳了下来。

    抓住时初夏的手,一把就将她给拽了起来,时初夏身子一晃,跌撞在了男人的怀里。

    在同时,陆琰冰冷的目光,和何洛川的眼神相撞。

    虽然两个男人什么话都没说,但这种瞬间火花四溅的感觉,胜过一切言语。

    在对视了两秒之后,陆琰凉凉地一勾唇角,“何洛川,看来你的确是活腻了。”

    哪怕时初夏此刻在陆琰的怀里,都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来自于陆琰身上,强行控制着的怒火。

    似乎只要一个引线,就能够瞬间原地爆炸!

    “陆琰,你先冷静一下,听我说……”

    话还没说完,陆琰就直接把她给抱了起来。

    何洛川一个闪身,拦在前面,“陆琰,放开她。”

    陆琰冷笑了声:“何洛川,你现在还是好好地考虑考虑,怎么拦住外面的记者吧。”

    何洛川正想要说话,忽然,外面就传来了躁动。

    作为经常会被狗仔偷拍的何洛川,当然能在第一时间,通过声音分辨出,外头有记者要冲进来,而且就是朝着他的这个方向。

    如果这个时候他和陆琰在这种地方发生了争执,被记者给拍到了,依照这群狗仔胡说八道的本事,事情恐怕不好控制。

    就在何洛川犹豫的这几秒钟的时间,陆琰已经拍开了何洛川的手,大步地朝着前面走了。

    从大酒店出来这一路,陆琰都没有说话,而时初夏窝在他的怀里,也没有说话。

    因为就算是什么也不说,时初夏也能感觉到,此时此刻,陆琰极有可能处在暴走的边缘,她还是乖乖地闭上嘴巴,以免成为炮灰。

    陆琰的车没有停在地下室,就在大酒店门口的不远处,足以见得,他刚才过来的时候,是非常匆忙的,连车都没去挺。

    刚好,在陆琰抱着时初夏朝着车子走过去的时候,有个交警,正站在车的旁边,在写罚单。

    看到陆琰来了,就朝陆琰摆了下手道:“先生,这是你的车吧?这里是不准停车的,你已经违章停了十分钟,这是罚单。”

    说着,交警就把罚单递到了陆琰的面前。

    一听陆琰竟然被开罚单了,时初夏赶忙抬头,这么一看,发现对方是个非常年轻的交警,看着也就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铁定是第一天上岗,什么规矩都不大懂,否则,放眼这m市,陆门的车,就算是在街上横着走,也没有人敢说一二。

    更何况,这辆车的主人,还是陆门的掌舵人,杀伐决断的陆先生的呢?

    而且更重要的是,此刻陆琰的心情正极度不美丽,这年轻的交警此刻可谓是顶风作案,在太岁头上动土,分分钟作死的节奏啊!

    果不其然,在年轻交警把罚单递上去的时候,陆琰的脸比刚才更加沉了。

    还没说话,时初夏就伸出了手,接了过去,“对不起警察同志,我老公刚才是去接我了,都怪我不小心扭到了脚,才会把车停了这么久,以后绝对不会了,我们待会儿就去交罚款!”

    “情况特殊能理解,只是以后不能再违章停车了。”

    时初夏立马应道:“是是是,警察同志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教育我老公,做个遵守法律的好公民!”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