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与我,你是无价的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这个男人的性格,陆琰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他这么费尽心思,只是为了在他的手里要一个女人。

    米岚……陆琰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她和米朵之间……”

    “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我要的就是她这个人,这笔交易,你是做,还是不做?”

    正谈判中的时候,忽然,就听到了楼上传来了惊呼声。

    “时小姐,时小姐你快下来!”

    “时小姐你别乱动,掉下去会没命的!”

    被徒然打断了谈判,沈南靖有些不大高兴地皱眉,“怎么回事?”

    管家匆匆从楼上下来,“先生,时小姐爬上阳台了!”

    不等沈南靖反应过来,陆琰已经从大厅冲了出去。

    时初夏呆的地方是二楼,陆琰一出去,就瞧见正对着花坛的二楼阳台的扶栏上,时初夏正摇摇晃晃地站在上面。

    一瞧见陆琰,时初夏的眼睛就亮了,“陆琰,我要跳下来了,你千万要接住我啊!”

    在说话的时候,时初夏纵身一跃,就从二楼的阳台跳了下去。

    其实时初夏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在跳下来的时候,她紧紧闭上了眼睛。

    砰地一下!

    落入了男人宽厚的怀抱中,鼻尖,萦绕着的,是属于这个男人,淡淡的冷香。

    刚才,在被沈南靖掐住脖子的时候,时初夏以为自己就要挂在这种地方了。

    而眼下,落入这个男人的怀抱中的时候,她觉得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了下来,这让她觉得莫名而又无比地心安。

    “二楼就敢往下跳,不怕摔断腿?”

    时初夏从他的怀中抬起头来,哼唧了声:“这不是还有你会接着我吗?”

    敢从二楼往下跳,不仅需要勇气,而且还足以证明,她对于陆琰的信任。

    如果陆琰没有在那个时候,及时伸出了手,而任由时初夏往下掉,胳膊腿不摔断,就已经是大吉大利了。

    陆琰搂着她腰肢的力道紧了几分,“以后这么危险的举动,不能再做了,知道吗?”

    忽然,一道冷挚的嗓音就传了过来:“为了见情郎,都敢从二楼跳下来,真可谓是勇气可嘉呀。”

    “沈南靖,你和我之间的恩怨,是你我之间的事情,如果你再敢动她,我会让整个沈氏为之陪葬!”

    说完这句话,陆琰抱着时初夏,转身就要离开。

    守在前面的保镖想要拦着,沈南靖却是抬手,笑道:“对于我的提议,你真的不考虑?”

    陆琰没有理会他,就这么抱着时初夏往大门的方向走过去。

    身后,传来沈南靖阴恻恻的话:“陆琰,很快,你就会后悔的。”

    时初夏窝在陆琰的怀里,抬头所见的,是男人光洁的下巴。

    她不止一次地发现,这个男人长得可真是好看。

    而今天,他只身闯入了沈南靖的领地,把她带了出来,在他向沈南靖提出宣战的话之后,时初夏不得不承认,这一刻,她的心跳得非常快。

    “沈南靖要和你做什么交易,不会是要你拿出几百万的钱,过来赎我吧?”

    陆琰低眸看向她,淡淡回道:“哦,拿几百万来换你,你不觉得太贵了点儿吗?”

    时初夏愣了一下,旋即向他露出了爪子,“你说谁廉价呢,我再给你个机会,你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这只小野猫,还真别说,他就喜欢看她炸毛的样子。

    越看,让他觉得越可爱。

    上了车之后,时初夏一碰到后座就想跑,被男人一把给捞了过去。

    淡淡的轻笑,响在她的耳畔:“与我而言,你是无价的。”

    猝不及防的情话,让时初夏瞬间停下了动作。

    刷地一下,耳根子就红透了,跟着舌头也像是打结了一样:“不不……不要以为你说一两句情话,我就会原谅你昨天恶劣的行为!”

    竟然敢怀疑她和何洛川有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时初夏正想着,待会儿不管陆琰怎么和她道歉,她轻易都不会原谅他。

    哪知,男人的大手,忽然抚上了她的脖子。

    忽然之间的疼痛,让时初夏忍不住嘶了一声:“疼!”

    “脖子是怎么回事?”

    刚才,因为一直防着沈南靖,所以陆琰并没有注意。

    眼下这么低头一看,就非常清晰地瞧见,时初夏的脖颈处,是一圈红。

    而且,还有很明显的手指印。

    很显然,这是人为留下来的。

    “是沈南靖干的?”

    在说话的同时,男人身上的气场旋即低了下来,眼中是风雨欲来山崩塌的架势。

    似乎只要时初夏说一个‘是’字,他就立马能过去和沈南靖拼命一样。

    时初夏赶忙握住他的手,“陆琰,我觉得沈南靖有病。”

    “他不仅有病,而且该死!”

    竟然真的敢动手,而且还把时初夏的脖子给掐成了这个样子。

    陆琰松开手,只冷声道:“调头。”

    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这要是硬碰硬,陆琰可讨不到什么甜头。

    时初夏死命按住他,一边让秦风继续开车,一边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我觉得沈南靖的精神有问题!”

    一句话,让陆琰的动作顿了下,“精神有问题?”

    “对啊,本来他还在好好和我说着话,结果一提到岚岚,他忽然就跟发了疯一样,掐我脖子,而且当时好几个保镖冲过来压住他,还要给他吃什么药的,后来还是他的助理,给他打了一针,他才冷静了下来。”

    显然,对于沈南靖忽然发狂,还需要用药物来控制的事情,陆琰并不知道。

    陆琰微微蹙起了眉梢,“所以你的意思是,沈南靖伤了你,是他无意识的行为?”

    “我也不大清楚,反正我就觉得,当时他跟变了一个人一样,被打了一针之后,就又恢复正常了,所以我觉得他身体应该是有什么毛病的。”

    沉默了片刻,陆琰忽然抬手,勾住了时初夏的下巴,“为什么忽然告诉我这些,是怕我会冲过去和沈南靖拼命?”

    时初夏有些不自在地别开了视线,“我才不是为了你,我只是……只是怕你要是挂了,就没人带我出去了。”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