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是我,共度余生的人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被陆明非这么一提醒,时初夏才意识到,自己此刻有些衣衫不整,如果这么走出去,绝对会让人想歪了。

    把外衣接过去,“谢谢。”

    医院。

    陆琰醒过来的时候,觉得太阳穴还在隐隐作疼。

    睁开眼睛,才想动,发现手边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低眸这么一瞧,就看到时初夏握着他的一只手,趴在床边,俨然是睡着了。

    女人睡得倒是挺香甜,毫无防备。

    只是这么趴着睡,身上又没盖什么东西,怕是会感冒。

    陆琰才坐起来,时初夏就惊醒了,看到他醒过来了,赶忙道:“陆琰你醒了,身上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吗?”

    “我……喝酒了?”

    一听这话,时初夏有些诡异地看着他,“明非说你喝了一整杯的酒,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

    陆琰拧了拧眉心,似是想回忆起喝酒之前的记忆,“我可能是拿错杯子了。”

    这就难怪,虽然之前在医院是和她吵架了,但时初夏觉得,陆琰的心理素质不至于这么差,会因此而借酒消愁。

    感情,他是不小心拿错了杯子,一口喝下去,就坏事儿了。

    “你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杯子也会拿错,幸亏有明非他们在,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闻言,男人倒是挑了下眉,“哦,我醉了之后,只有明非和秦风在?”

    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子,时初夏反瞪了他一眼,“敢问陆先生,和唐小姐单独相处的滋味,是不是很舒服?”

    小野猫的话里,带着迎面而来的醋意。

    陆琰轻笑了声,长臂一伸,搂住她的腰,轻松地将她带到了怀里,“不如和陆太太在一块儿来得舒服。”

    不过这次,时初夏并没有推开他,而是靠在他的怀中,忽然低低地说了声:“对不起。”

    男人微低下眸,“嗯?”

    “今天在医院,我说的那些话,都是无心的,你是不是还生我的气?”

    难得这只小野猫这么快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男人一勾唇角,“哦,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今天是我太过于冲动了,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地谈谈,你先把手松开。”

    看小野猫这一副认真的模样,陆琰心中失笑,但还是依着她,把手松了开,“嗯,你想谈什么?”

    “我之所以想帮何洛川,真的完全是出于朋友之情,我和他相识五年,这期间,如果不是他帮我,我和大白都活不到今天,他对我和大白都有恩,所以他遇到了麻烦,我不能袖手旁观。”

    陆琰心里当然是清楚,他和时初夏认识的时间,是远远及不上何洛川的。

    在这五年的时间里,是何洛川陪在时初夏的身边,陪她度过艰难的岁月。

    这一点,陆琰心里即便不大高兴,但也不得不承认。

    说着,时初夏忽然伸手,握住了陆琰的大手,“我心里分得很清楚,什么是朋友,什么是情人,何洛川是我的兄弟,你是我的丈夫,是我要共度余生的人,至少目前为止,我都是这么想的,如果你不是这么想,也没关系……”

    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以实际行动封住了口。

    说起来,陆琰之前的确是有些生气。

    但此刻,他的所有火气都已经消了。

    这是时初夏推心置腹的话,表明了她的心意,而能听到这样的话,足以证明,他在时初夏心里的地位。

    末了,男人轻轻地咬了下她的唇角,“小傻瓜,我怎么会和你置气。”

    “不早了,你身上的红疹子还没有全部褪掉,再睡一会儿吧?”

    男人低低应了声:“嗯,一起睡。”

    时初夏面颊微红,“这床那么小,一起睡会掉下去的。”

    “没关系,我抱着你就不会掉下去了。”

    嘿,这男人,说起情话来,真是让人招架不住。

    时初夏推搡了他一把,但还是没有下去,靠在他的怀里,“话说回来,你以前喝醉了酒,都是一秒钟变禽兽的吗?之前在酒店的时候,我听唐思语说,你喝醉酒的时候,都是她在照顾你。”

    说话间,时初夏抬起头,抓住他的脸,“给我老实交代,你以前都做过什么禽兽的事情?”

    男人不由失笑,握住她的手,“老实说,以前我醉酒,至多是睡一觉,大概,是遇上了陆太太之后,激发了我的禽兽体质。”

    一句话,瞬间让时初夏的脸红透了,“臭……臭不要脸!”

    男人笑出了声,低首在她的眉眼处亲了下,“不早了,睡吧。”

    次日。

    时初夏去买饭的时候,两只小奶包溜到了病房。

    “爹地你没事吧?”

    陆琰笑着摸了摸时晋白的小脑袋,“没事,大白今天有没有乖乖吃药?”

    “吃了,爹地生病了,也要乖乖吃药哦。”

    陆星辰站在一旁,哼唧了声:“爹地你以后要是再敢放妈咪鸽子,我和时晋白都不理你了。”

    时晋白跟着点点头,“对啊,爹地你昨晚不回来吃饭,小夏夏都没胃口吃饭。”

    “昨天是我不好,我保证,以后都不会了。”

    见陆琰承认错误的态度还算是良好,陆星辰回道:“勉强原谅你了。”

    过了一晚上,陆琰身上的红疹子已经褪得差不多了,做了个检查之后,就可以办理出院手续。

    先送两只小奶包去了学校,而后才去了公司。

    因为在医院耽搁了好一会儿,所以等到医院的时候,都已经是九点半了。

    最近一段时间,时初夏经常迟到,这年终奖什么的,注定和她是无缘了。

    急匆匆地正打算开门,结果男人长臂一伸,就把她给搂了过去。

    “陆太太,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嗯?”

    时初夏不由瞪他一眼,“陆先生,要是我这个月的奖金被扣完了,你给我报销?”

    男人轻笑,“那就要看陆太太的表现了。”

    把吃豆腐表现地这么明目张胆而又清醒脱俗,也就只有这个男人了。

    时初夏飞快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我真的要走了,不然会被骂死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搂回来,吻了大摸有一分钟的时间。

    而后,男人的大手抚上她的面颊,将碎发轻轻别至耳后,“有我在,谁敢骂你。”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