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许愿,大腿还缺人抱不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不等萧铮说话,魏牧之就直接把他的手抓了过去,萧铮吓了一跳,“魏牧之你干什么……”

    话没说完,就见魏牧之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东西,而后戴在了他的手腕上。

    定睛一看,却是一条红绳,在红绳的末端,还挂着一条金坠子。

    很快戴好,魏牧之笑眯眯地说道:“我的眼光还是挺不错的,这条红绳,和萧美人儿你真配。”

    萧铮的肌肤本就偏白,配上红色,更显得他的皮肤白皙如玉。

    “你买这种东西做什么?”

    魏牧之摸了摸鼻尖,“劳烦萧美人儿这几天一直给我送饭,不送点儿什么东西,我心里过意不去,放心,这是金店大促销买的,八八折,不贵。”

    萧铮:“……”

    等魏牧之下了车,萧铮看着手腕上的红绳,犹豫了几秒,还是没有摘掉。

    ——

    周末。

    陆琰去外地开会了,时初夏带着两只小奶包,约上白音音和金瑶去爬山。

    前几天,金瑶接了任务,外出采访,所以这几天时初夏都没怎么和金瑶碰面。

    结果今天一碰面,这厮就跟憋了好久,终于在今天能有机会发泄了一般。

    “初夏,你真是太过分了,我们的友谊从今天开始结束了!”

    白音音听得一脸懵逼,“发生什么事儿了?”

    “音音你之前在b市没回来,所以不知道,初夏她瞒了我们一件大事儿!”

    时初夏当然知道,金瑶说什么绝交的话,都是一时气话,“我不是故意瞒你们的……”

    “不管你是故意还是怎么样,今天,必须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你和陆先生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等时初夏回答,陆星辰在旁边高冷地开口:“陆琰是我爹地,你对我妈咪和我爹地之间的关系,有什么意见吗?”

    瞬间,白音音和金瑶都被劈得外焦里嫩。

    “初夏,你……你们……”

    今天叫他们出来,本来也是想趁机把事情给说清楚,所以时初夏也不做隐瞒,点点头道:“陆琰是我丈夫,这是大白,这是星辰,他们是我儿子。”

    下巴都快掉了的白音音和金瑶:“……”

    末了,两个人同时向时初夏竖起了大拇指,“大佬,惹不起!”

    说着,金瑶扑过去,抱住了时初夏的手臂,“大佬,你大腿还缺人抱不?我的天哪,我的好朋友皆同事,竟然是j.k的老板娘,我一定是在做梦,但我希望这个梦永远也不要醒!”

    “来来,我两条腿都给你抱,免费随你抱,让你一次性抱个痛快。”

    噗嗤一声,所有人都跟着笑了。

    虽然时初夏今天跟他们坦白了,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反而还让他们更加亲密了一些。

    于是乎,三个人,带着两只小奶包,左摇右摆地上了山。

    时初夏之所以选择来爬山,主要是听别人说,这座山上的寺庙很灵。

    她想带着时晋白过来拜拜,可以保佑时晋白身体健康。

    哪怕这种行为有点儿迷信,但求一求,总是能得个心安。

    在时初夏他们拜佛的时候,两只小奶包溜到了外面。

    “弟弟你看,这棵树真大,可是为什么这棵树上挂满了牌子?”

    因为他们太矮了,根本就够不到树上垂下来的牌子,所以也就看不到牌子上写着的东西。

    这时,一个和尚扫地走了过来,“两位小施主也是来许愿的吗?”

    时晋白有些奇怪:“许愿?”

    “是呀,这棵树叫许愿树,是我们庙里的一棵神树,至今已经活了五百多年了,来庙里的施主,大多都会来这里许愿,这牌子上,挂着的就是他们的愿望。”

    陆星辰跟着问道:“不管是什么愿望,只要写上去了,都会实现吗?”

    和尚笑了笑:“小施主,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来这里求愿的,大多都是为了求心安。”

    “弟弟,他说得神神道道的,大概是在骗人,咱们还是走吧。”

    正要去牵陆星辰的手,但陆星辰却忽然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没多久,陆星辰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块木牌,还有一支笔。

    时晋白看他趴在地上写东西,凑过去看,“弟弟你在写什么?”

    “你不准看,不然就不灵了。”

    时晋白把脖子伸长,“弟弟你不是不信这种东西的么?”

    “以前不信。”

    说着,陆星辰看了他一眼,“不过试试也没关系。”

    写完了之后,陆星辰把牌子翻了过来,时晋白好奇地不行,“弟弟你写了什么呀,不能给我看看吗?”

    “不能。”

    陆星辰把牌子藏到背后,而后仰头看树上,“刚才我问那个和尚,他说牌子挂得越高,越灵。”

    说着,陆星辰挽起袖子爬树。

    时晋白在下面仰着脖子,“弟弟你慢一点儿。”

    虽然陆星辰爬树的动作很慢,但胜在手脚灵活,没一会儿,就到了树梢上。

    陆星辰把牌子挂在树梢上,很轻地说了一句:“树神树神,你一定要保佑时晋白健健康康的,要是你灵验的话,我以后每年都来看你。”

    等陆星辰从树上下来之后,时晋白把他拉过去,“弟弟你刚才在树上,嘀嘀咕咕念什么呢?”

    “没有什么,挂好了,我们走吧,妈咪要是找不到我们,会着急的。”

    时晋白正要应声,忽然看到了什么,把陆星辰的手抓了过去。

    “蹭破皮了,疼不疼?”

    陆星辰毕竟还是个小不点,爬这么高的树,在这个过程中,手心的皮被蹭破了,不过并不严重。

    “不疼,男子汉大丈夫,破一点儿皮不算什么。”

    虽然陆星辰这么说,但时晋白却坚持拉着他,去小溪边洗手。

    时初夏求完了佛,出来的时候,没瞧见两只小奶包,正打算打电话,就瞧见两个小身影,正蹲在河边。

    时晋白正在很小心地给陆星辰洗手心,一边洗,还一边吹,“这样是不是就不疼了?”

    “我本来也不疼。”

    “骗人,我刚才都看到弟弟你皱眉头了。”

    “皱眉头只是一种面部表情。”

    说着,陆星辰想起一件事,“对了,我爬树的事情,不能告诉妈咪,知道吗?”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