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分头,还有心灵感应吗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时初夏顺势搂住他的脖子,“一身酒气,你是从酒宴上下来的?”

    “嗯,一个无关紧要的酒会,所以就提前回来了。”

    陆琰说得很轻巧,但这来回的路程,也要一个小时左右。

    “晚饭吃了吗?”

    男人轻笑了声,“还没。”

    一听他还没吃晚饭,时初夏立马就松开了手,“这都几点了,还没吃晚饭,小心又犯胃病,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其实,像陆琰这样身份的人,平常开个会,都要好几个小时,顾不上按时吃饭,是很正常的事儿。

    不过自从时初夏在他身边之后,他的生活已经规律了不少。

    至少在吃饭上,一日三餐是必备的。

    时初夏看厨房还有饭,就做了个简单的蛋炒饭。

    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男人修长的身形,靠在沙发上,单手抵着头,俨然是睡着了。

    这一天的会议开下来,他怕是根本就没有怎么好好休息过。

    时初夏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才蹲下来,就有一只大手,握住了她的手,“做好了?”

    “你先把饭吃了,然后去洗澡睡觉。”

    说着,时初夏把勺子递上去。

    在陆琰接过勺子的时候,时初夏忽然想起一件事儿,“对了,还有这个,给你。”

    陆琰低眸,看着手心躺着的一个红色平安符,“今天去山上,求了这个?”

    “我是查过的,他们都说,那座山上的佛最灵验,所以我就去求了几道平安符,这是你的,两个宝贝我已经让他们戴在身上了,我还给爷爷求了一个,我们什么时候送过去?”

    男人笑了笑,搂住她的腰,将她带到了怀里,“认亲礼也快到了,到时候,一起带过去,也不迟。”

    “对了,医院那边,有消息了吗?”

    算起来,从时晋白回国之后,也差不多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但医院那边,却始终没什么消息。

    虽然时初夏心里很明白,在海量的骨髓库里,寻找一个能和时晋白配对上的,无疑是大海捞针。

    可这事儿一天没有着落,她心里就一天不能踏实。

    陆琰的眸光微微暗了暗,“暂时还没有消息。”

    “没事,我就是问问,没有消息咱们继续等就好了,大白现在的情况挺好的。”

    当然,陆琰知道时初夏之所以这么说,是怕他心里有压力。

    叹了口气,男人抬手,抚上她的面颊,嗓音极尽低柔:“夏夏,我保证,一定会治好大白的病。”

    时初夏靠在他的怀里,低声应道:“嗯,我相信你。”

    ——

    陆门老宅。

    整个豪门贵族圈子里,都知道了,陆家的掌门人陆琰,找回了流落在外的儿子。

    一向一脉单传的陆门,如今有了两位小少爷,可谓是难得的一件大喜事。

    所以,这次的认亲礼,陆门办得非常热闹,几乎是宴请了大半个贵族圈子里的人。

    离开宴还有一段时间,时晋白嫌里头太闷了,就和陆星辰一块儿出来在花园玩儿。

    “弟弟,王子好像要嘘嘘了。”

    陆星辰抽了抽嘴角,“你和它还有心灵感应的?”

    “嘿嘿,我刚才喂它吃了好多东西,怕它会撑坏了,还是让它出来散散步的好。”

    虽然这是一个正儿八经的认亲礼,来的宾客也非常多,但时晋白不见一点儿紧张。

    还把兔子带了过来,眼下还要溜起兔子来。

    这是一个新环境,王子一开始还不大适应,闻了一会儿,就开始活蹦乱跳了。

    结果时晋白和陆星辰说了会儿话,转头却发现王子不见了。

    “应该就在附近,我们分头找找。”

    时晋白和陆星辰分头找,在转弯口的角落里,时晋白看到有个佣人的手里抓着一只四只脚蹦跶的兔子,可不就是他的王子?

    “这是我的兔子。”

    佣人一看到时晋白,赶忙低头:“小少爷。”

    “谢谢你帮我抓到王子。”

    说着,时晋白伸出了小手。

    佣人立马把兔子递过去,但在递过去的时候,手上忽然出现了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时晋白的手心。

    时晋白感觉手心一疼,缩了回来。

    佣人吓得赶忙说道:“对不起小少爷,我不是故意的,您没事儿吧?”

    手心有一滴血,但并不疼。

    所以时晋白也没在意,重新把兔子抱了过去,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陆星辰已经在叫他。

    “弟弟,我在这儿呢!”

    陆星辰跑了过来,“你刚才和谁在说话呢?”

    “一个修花的人……”

    一转头,时晋白发现人竟然不见了,只留下一把剪刀,掉在了地上。

    时晋白有些奇怪,“咦,刚才还在的,怎么不见了呢?”

    这时,远处有声音传来:“大白,星辰?”

    是时初夏在叫他们,两只小奶包立马手拉手走过去了。

    “你们两个跑哪儿去了,怎么身上的衣服脏了?”

    说着,时初夏把时晋白怀里的兔子抱了过去。

    有女佣立马上前,“太太,我带两位小少爷去换衣服吧?”

    陆星辰先换好了衣服,在外面等时晋白。

    时晋白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感到一阵头晕,脚下没注意,就绊到了门槛。

    幸而陆星辰反应够快,及时拉住了他,“时晋白,你走路怎么不看脚下的?”

    一抬头,陆星辰发现时晋白的脸有点儿苍白,“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时晋白摇摇头,“没事没事,小夏夏和爹地在等我们,我们快走吧。”

    因为是陆门的认亲礼,所以是有陆琰这个掌门人,亲自带着时晋白,出现在宾客的视线中。

    从楼上,一路走到了正中央的位置。

    认亲礼上,最重要的环节,就是把时晋白的名字,写在族谱上。

    关于时晋白名字的问题,陆琰早就和时初夏说过了,虽然是认亲,但时晋白依然跟着时初夏姓。

    这一点,陆老爷子也没有什么意见。

    而一向抱病在床的陆老爷子,为了见证这一刻,也坚持从房间里出来,亲眼目睹。

    陆琰将时晋白蹲下来,笑着把笔递过去,“大白,别紧张,把名字写上去就可以了。”

    时晋白接过笔,趴在桌子上的时候,才写第一个字,忽然又觉得头晕。

    他摇了摇头,正打算写第二个字,忽然,一滴血,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时晋白很想把名字写好,但渐渐地,他感觉自己站不稳了……

    “大白!”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