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约定,你也不会难看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被注射了这种病毒,发病时间大概就在半个小时左右。

    这么说起来,时晋白极有可能,就是在老宅的时候,被人暗中注射了这种病毒!

    陆琰沉着脸从专家门诊室走了出来。

    不管对方是谁,做出了这种事,是抱着害死时晋白的心,可谓是歹毒到了极点!

    陆琰拨通了一个电话:“老魏,给你个任务,现在立刻到陆门老宅,不管你用什么方式,都必须把害大白的黑手揪出来!”

    他一定要让那个人,生不如死!

    化疗时间是放在两天之后,在时晋白的体温有所降下来。

    在这两天里,因为一直发着高烧,一直都很有胃口的时晋白,什么东西都不想吃。

    即便是时初夏给他喂粥,喝了一半不到,他就喝不下了,而且好几次,喝了之后就吐了。

    只是两天的时间,整个人就跟着瘦了一圈。

    这天,体温好不容易降到了三十八度五左右,时晋白的精神跟着好了不少。

    陆琰和时初夏在和医生商量如何给时晋白进行化疗,所以病房里只有陆星辰陪着他。

    时晋白目不转睛地看着,陆星辰的手里,在编着什么东西。

    陆星辰是用一根像稻草一样的东西在编,因为还不是很熟练,所以他编得有点儿慢。

    看了好一会儿,时晋白的精神有点儿不济,但看陆星辰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就揉揉眼角,继续强撑着看。

    “好了。”

    陆星辰一翻手心,时晋白就看到,陆星辰的手心恍然躺着一只蚱蜢。

    时晋白的大眸一亮,“好漂亮,弟弟你真厉害!”

    这几天,为了能够逗时晋白开心,陆星辰一直在偷偷练习怎么编蚱蜢。

    虽然学得很辛苦,但看到时晋白脸上惊喜的笑容,陆星辰觉得,再辛苦都值得。

    “我还会编其他的小动物。”

    “真的吗,弟弟你会不会编小兔子?”

    当然,陆星辰纯属是瞎说,但看到时晋白充满期待的眼神,他还是点点头应道:“会,不过不是很熟练,下次我编给你看。”

    时晋白吧唧了下没有血色的小嘴,“好想吃冰淇淋,还有奶油蛋糕。”

    “等你病好了,你想吃多少,我都买给你。”

    时晋白忽然笑不起来了,微微低下眼睑,“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好不起来了呢?”

    陆星辰一把抓住他的手,抓得很紧,“不会的,爹地说了,你的病不严重,只要你乖乖地配合治疗,很快就会好的。”

    “时晋白,我们约个定吧?”

    时晋白重新抬起眼眸,“约定?”

    陆星辰伸出了一只小手,“只要你配合治疗,等你病好了,从今以后,我都叫你哥哥,怎么样?”

    时晋白眨了下眸子,“可是之前弟弟你就叫过我哥哥了呀。”

    陆星辰小脸一红,“以前的不算,你还想不想我以后叫你哥哥了?”

    时晋白赶忙把小手放到他的手心,“想的想的,咱们说好了,弟弟你可不能耍赖啊。”

    “谁骗人谁就是小狗。”

    时晋白伸出一根手指,“盖章。”

    ——

    因为要化疗,所以事先要把头发都给剃了。

    一听要剃头发,时晋白很抗拒,“医生叔叔,可不可以不剃头发?”

    医生耐着性子道:“小少爷,头发剃了很快就可以长出来了,没关系的。”

    时晋白还想做挣扎:“可是……可是剃了头发,就不好看了。”

    这个时候,还能想着好不好看的,也就只有这只小奶包了。

    陆琰不由失笑,摸摸他的脑袋,“不会的,大白不管怎么样,都很好看,如果大白不喜欢光着头,爹地给你买个假发,戴着也是一样的,好不好?”

    其实时晋白很想说不好,但他还是乖乖地点头同意了。

    而在时晋白同意剃头发之后,陆星辰忽然跑了出去。

    剃头发是放在中午的时间,时晋白环顾了一圈,“小夏夏,弟弟去哪儿了?”

    被时晋白这么一问,时初夏也跟着看了看,发现陆星辰果然不在。

    正打算打个电话,忽然,门就被人推开。

    一个小身影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可不就是陆星辰?

    只是此刻,陆星辰的头上戴着一顶帽子。

    跑到床边,喘了几口气,陆星辰把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

    这一摘帽子,把所有人都给吓着了。

    因为,此时此刻,陆星辰的头上光秃秃的,没有一根头发。

    在时晋白惊呆的目光下,陆星辰非常淡定地说道:“你看我,剃了头发之后,难看吗?”

    时晋白目瞪口呆地摇摇头,“不……不难看。”

    “我们长得一模一样,我剃了不难看,你也不会难看。”

    说着,陆星辰把怀里另外一顶帽子塞到了时晋白的手心,“这顶帽子给你,戴上去就没人知道咱们没有头发了。”

    时晋白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但笑着笑着,眼眶却湿润了,“弟弟你这个大笨蛋。”

    他要剃头发,是因为要治病,没办法。

    但陆星辰剃头发,完全是为了让时晋白没有心理负担。

    时晋白剃光了头发,陆星辰也把头发剃完了,这下,他们两个又是一模一样了。

    在时晋白剃好了头发,被推进去化疗之后,时初夏在陆星辰的面前蹲了下来。

    “星辰,你头发是去哪儿剃的,怎么不和妈咪说一声?”

    陆星辰摸了摸光秃秃的头顶,“我自己剃的。”

    时初夏很惊讶,“自己剃的?让妈咪看看。”

    刚才,因为太过于惊讶,时初夏都没仔细看。

    把帽子拿下来之后,时初夏才发现,这头发果然剃地非常不均匀。

    坑坑洼洼的,有些地方,因为剃的时候太用力,还蹭破皮了。

    时初夏心中涨酸着,“小傻瓜,大白剃头发是为了治病,你把头发剃了,不怕别的小朋友说你不好看吗?”

    别看陆星辰平常一副高冷的小模样,但还是非常重视自己的外在形象的。

    但今天,他却非常坚定地摇摇头,“只要能让时晋白高兴,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而且,头发没了,还可以很快长回来,但能够逗时晋白开心,却是千金难换的。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