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原谅,谁也代替不了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这还需要怀疑吗?”

    整个陆门上下,谁不知道,陆琰和方琴气场不和,当着外人的面,陆琰也从来不给方琴面子。

    魏牧之当然知道,陆琰看方琴不爽,如果不是陆骁城护着她,加上她还是陆明非的母亲,陆琰早就已经把这个女人扔出去了。

    “三哥,怀疑只是怀疑,没有确凿的证据,即便是我,也不能抓人,更何况,这次的事件这么恶劣,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方琴做的,这个女人也是百死不足惜。”

    陆琰的目光落在那具尸体上,眸底尽是一片肃杀,“一周的时间,能找到确凿的证据吗?”

    “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对了三哥,大白的情况怎么样了?”

    陆琰当然知道,对方杀人灭口,想要找到证据,非常困难,但不管这个过程有多艰难,他都必须揪出幕后的黑手。

    “情况不是很好,今天刚刚接受了化疗,必须要在一个月内,找到匹配的骨髓。”

    所以,这个在暗中害时晋白的幕后黑手,简直是罪该万死!

    ——

    y国医院。

    时晋白接受了两天的化疗之后,高烧已经完全退了下来。

    原本一天到晚都需要挂针,但现在只需要早上挂一次就好了。

    在床上躺了五天多的时间,时晋白觉得四肢都快躺僵化了。

    好不容易今天下午不用挂针了,时晋白迫不及待地要下床。

    “小夏夏,我已经不头晕了,可以下床走一走吗?”

    时初夏把外套拿过来,给他穿上,“大白要去外面散步吗?”

    “弟弟去哪儿了呀?”

    不等时初夏回话,房门就被人推了开,陆星辰抱着兔子走了进来。

    “王子!”

    陆星辰把王子递过去,“我本来想把公主也带来,但管家说公主体积太大,会吓到医院的其他小朋友,所以我就带了王子。”

    “王子蔫巴巴的,是不是晕车呀?”

    呵呵哒,一只兔子还会晕车?

    时初夏在地上放了毛茸茸的毯子,让两只小奶包坐在上面,和王子一起玩儿。

    “小夏夏,你有没有头绳,我们想给王子扎个辫子。”

    时初夏立马从包包里拿出了头绳,递给时晋白。

    陆星辰把头绳拿过去,而时晋白则是抱着王子,两只小奶包合力给它扎辫子。

    “王子是个公的,你一定要给它扎辫子,它肯定会不高兴。”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陆星辰的动作却没有停。

    很快,辫子就全部扎好了,时晋白把王子放在地上,得到了解脱的样子撒腿就跑。

    “弟弟快拦住它,王子想跑路!”

    自从第二次来医院之后,因为要化疗,还要每天扎针,时晋白脸上的笑容都少了。

    所以时初夏也没拦着,只是在后面看着,“大白,让星辰去追就好了,你不能乱跑。”

    王子一蹦一跳的,从病房跑了出去,陆星辰追过去的时候,发现王子不见了。

    环顾一圈,发现只有隔壁房间的门是半掩着的。

    “请问有人吗?”

    敲门,推进去,房间里很亮堂,而此刻,有个身材削瘦的人,穿着病服,坐在窗边,此刻正弯腰把王子抱了起来。

    看到陆星辰进来,微微一笑道:“这是你的兔子吗?”

    陆星辰还没回话,时晋白已经跟了进来,“弟弟,找到王子了吗?”

    转而,时晋白就看到坐在窗边的少年,“允宁哥哥,我还以为你出院了呢。”

    没错,这个少年,叫段允宁,得的是和时晋白一样的病,只是段允宁在这家医院住了一年多,还没有等到匹配的骨髓。

    “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大白了,这是大白你的兔子吧?叫王子?真独特的名字。”

    时晋白拉着陆星辰走过去,“王子是我爹地在野外抓的,我爹地很厉害,他不但会抓兔子,而且还会抓鱼。”

    说着,时晋白发现段允宁的手边有个画板,画板上是一副水墨画,画上的,是窗外的风景。

    “允宁哥哥,这是你画的吗,真好看。”

    段允宁把王子还给时晋白,而后说道:“闲着没事干,随便画的,大白也会画画吗?”

    “我画的没有你好看。”

    段允宁笑了,拿出了另外一幅画板,“我可以教你画。”

    时晋白大眸一亮,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门外。

    时初夏就站在门口,看到时晋白看了过来,笑了笑,点点头同意了。

    于是乎,这半个下午的时间,段允宁教时晋白画画,陆星辰抱着王子坐在旁边。

    快到四点的时候,护士敲门进来,“段允宁,该做检查了。”

    段允宁把画板递给时晋白,“要是你喜欢,可以拿过去画,如果有不懂的,可以问我。”

    虽然只有半个下午的时间,但时晋白却很高兴,回到病房之后,时晋白心情还是非常好。

    “你很喜欢那个男的?”

    陆星辰把王子放在地上,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时晋白笑眯眯地回道:“允宁哥哥人很好,弟弟你不觉得他画画很好看吗?”

    陆星辰哼唧了声:“画画又不能当饭吃。”

    忽然,时晋白把头伸了过去,“弟弟,你吃醋了?”

    陆星辰小脸一红,“谁……谁吃醋了!”

    时晋白张开双臂,抱住他,“允宁哥哥是挺好的,但我最喜欢的是弟弟,谁也代替不了!”

    陆星辰白了他一眼,“不要以为你拍马屁,我就能原谅你的移情别恋。”

    因为心情好,所以晚上时晋白吃了半碗饭,这对于最近几天,胃口一直不怎么好的时晋白而言,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等陆琰从m市回到y国,已经快十点左右了。

    推开病房的门,一眼就瞧见,时初夏正躲在床边,给陆星辰盖被子。

    陆星辰是睡在另外一张床上,而时晋白已经在床上睡着了。

    时初夏似乎是听到了动静,回过头来,正好和陆琰的视线相撞。

    “事情都处理好了?如果你忙的话,可以迟一点儿回来,这么来来回回的,也很累。”

    陆琰低笑了声,搂住了她的腰肢,“老婆和孩子都在这儿,我自然是要回来的。”

    时初夏耳垂微微一红,“晚饭吃过了吗?”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