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乱说,是不是很难治好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在飞机上吃过了,后半夜我来守着,你去休息室睡一会儿。”

    这些天照顾时晋白,因为担心时晋白的病情,时初夏几乎都没怎么睡好。

    但时初夏还是有些犹豫:“你今天来回跑,一定比我更累,你先去睡吧,我如果累了想睡,再来叫你。”

    闻言,陆琰倒是笑了,抬手刮了下她的鼻尖,“小傻瓜,我是男人,你的体力哪儿能和我比,听话,去睡一觉,不然明天会没有精神。”

    ——

    次日一早。

    时晋白要去化疗室做化疗,陆琰陪着他一块儿进去。

    每次做完化疗,时晋白的小脸都会非常苍白。

    结束之后,连护士都忍不住说了一句:“陆先生,小少爷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孩子,哪怕是第一次做化疗,小少爷也没有闹腾过。”

    化疗的过程,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

    更何况,时晋白只是个五岁的孩子。

    足以见得,他的忍耐力有多么厉害。

    但时晋白越是这么懂事,陆琰就越是心疼,在结束后,将小奶包抱了起来。

    “是不是还很疼?”

    小奶包身上没什么力气,软绵绵地靠在陆琰的身上,闻言,只是摇了摇头,“第一次挺疼的,后面就不是很疼了。”

    “要是下次觉着疼,就咬着爹地的手,知道吗?”

    小奶包抬头,大眸水雾雾的,“要是我咬爹地,爹地你不是也会疼吗?”

    “爹地是大人,不会疼的。”

    但小奶包却摇头,“护士姐姐会让我咬着毛巾,我不咬爹地。”

    说着,小奶包搂住了他的脖子,“爹地,我的病是不是很难治好?”

    陆琰抱着时晋白的手不由紧了几分,“怎么会,大白听说谁乱说的?”

    “爹地,小夏夏,还有弟弟,还有给我治病的医生和护士姐姐,你们都说这个病很好治,可是……可是隔壁的允宁哥哥,得的是和我一样的病,他在医院里住了一年,也没有治好。”

    别看时晋白只有五岁,但其实该懂的他都已经懂了,比一般的孩子都要早慧。

    他其实看得很清楚,但都藏在心里,没有和别人说。

    “不会的,他只是暂时合适的捐赠者,只要等到了,他的病也很快就会好,大白也是一样,这个病不难治,爹地和你保证。”

    时晋白看着他,好一会儿,忽然又问道:“如果我也等不到呢?”

    骨髓匹配这种事情,几率本来就很低。

    白血病不是绝对致命的,但绝大部分得了这种病的人,最后都会死。

    最重要的是,他们等到死,也等不到合适的骨髓。

    不等陆琰回答,小奶包忽然将脑袋靠在他的怀里,“爹地,如果我不小心死掉了,可不可以不举办葬礼?”

    陆琰呼吸一滞,“不会的,大白一定会长命百岁,有爹地在,谁也没权利带走大白。”

    “我知道,爹地你们都在哄我开心,让我没有心理负担,其实我都看到了,小夏夏在半夜的时候,躲在旁边哭,我以前经常会感冒生病,小夏夏也会偷偷地背着我哭。”

    说着,时晋白忽然笑了起来,“不过现在有爹地陪着小夏夏,还有弟弟,所以要是我不在了,小夏夏也就不用太伤心了。”

    饶是陆琰这样的大男人,此刻也不由红了眼眶。

    抱紧了小奶包,亲了亲他的小脸,“爹地一定会治好大白,大白不相信爹地吗?”

    “相信的,我最相信爹地,我刚才都是和爹地开玩笑的,嘿嘿,爹地是胆小鬼,被我吓到了!”

    陆琰抬手,扣住了时晋白的后脑勺,将他紧紧地搂入怀中。

    嗓音低沉带着痛:“嗯,爹地被大白吓到了,不过这种玩笑,以后都不准开了。”

    “我以后都不说了,所以爹地你不要告诉小夏夏和弟弟哦。”

    午后阳光正好。

    挂完针之后,时晋白高高兴兴地去找隔壁的段允宁,却发现他没有在病房里。

    还是护士过来,告诉他们,段允宁去花园散步了。

    时初夏带着两只小奶包过去的时候,就看到段允宁坐在长椅上,拿着一台单反,正在拍在草坪上飞跑的一只小狗。

    这个少年,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却因为生病,显得非常消瘦,病服穿在他的身上,都显得大很多,就好像是挂在衣架上一样。

    “允宁哥哥!”

    段允宁看到时晋白来了,就把单反放下来,“大白今天那么早就挂好针了?”

    “今天只有一瓶,所以很快,允宁哥哥你在做什么呀?”

    见时晋白看过来,段允宁就把手里的单反给他看,“我在录像,我不能经常出来,所以拍一些东西,无聊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看。”

    “允宁哥哥你拍了好多东西,拍得真好看。”

    段允宁笑了笑,见时晋白看得兴致勃勃,忽然说道:“要是大白喜欢,这台单反就送给你了。”

    闻言,时晋白有些惊讶,“这怎么可以,这是你的东西,我不能要。”

    “没事,我也没什么可以送给大白的,这里面,都是我以前拍的,大白要是无聊,也可以拿来消遣娱乐。”

    说话间,段允宁忽然靠过去,在时晋白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时晋白抬头看他,“真的吗?”

    段允宁笑着点头:“当然,快过去吧,再不过去,你弟弟都要冲过来把你抢回去了。”

    时晋白抱着单反,回到了陆星辰的身边。

    在两只小奶包带着王子,在草地上玩耍的时候,时初夏走了过去。

    “谢谢你送给大白的礼物,你把单反给了大白,你自己不是没得用了?”

    段允宁收回视线,微微垂下眼睑,很轻地说了一句:“我也用不了几天了。”

    因为他说得很轻,所以时初夏也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和大白投缘,送他一件礼物是应该的。”

    时初夏发现,这个少年虽然只有十七八岁,但心思却非常重。

    大概常年生病的孩子,心思都会比一般同龄的孩子要重。

    “你的爸爸妈妈呢?”

    原本,时初夏并不知道,隔壁有个人,得的还是和时晋白一样的病。

    后来时晋白经常往隔壁跑,时初夏就发现,这个少年经常都是形单影只,好像从来没见过他的父母。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