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管教,对他还不够好吗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女人抱手,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我很忙,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有一句话叫活久见。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时初夏真是不敢相信,这个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父母。

    自己的亲生儿子,在昨晚才离世,作为母亲,竟然没有半点儿悲伤。

    而且还让人把儿子留下来的所有东西都给扔了,生怕会带来什么晦气似的。

    别说是时晋白了,连时初夏听着都生气。

    但有一件事,必须在生气之前解决了。

    “这是允宁签署的器官捐赠协议,他生前留下遗言,死后不火葬,把身上的器官捐给所有需要的人。”

    闻言,女人一把将时初夏手里的协议书拿了过去,“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捐赠协议,我不同意,我们段家的人,怎么可以捐什么器官!”

    说着话的时候,女人就想把协议书给撕了。

    时初夏一把抓住她的手,“这是允宁的遗愿,段女士,死者为大,你儿子最后的愿望,你怎么能够拒绝?”

    “他是我儿子,就算是死了,也是我段家的子孙,我是他的亲生母亲,我说不可以就不可以,轮得上你这个外人说话吗!”

    女人想甩开时初夏的手,奈何时初夏握得很紧,“协议书是允宁自己亲手签的,在法律上具有效益,即便你是他的母亲,也不能随便撕毁。”

    “亲手签了又怎么样,我们段家不承认,这份协议就是无效的,你给我松手,别挡着我的道。”

    这下,时初夏是彻底地没了耐心,“你说你的允宁的母亲,除了生他养他之外,你哪里配得上当一个母亲?”

    女人愣了一下,旋即就恼了,“你说谁不配当一个母亲呢?”

    “我就住在隔壁,之前听照顾允宁的护士说,从允宁一年前被诊断出白血病,到住院这整整一年的时间里,你只来看过他一回,试问,天底下哪个母亲,能够像你这么冷血,把自己的孩子一个人扔在医院,对他不闻不问?”

    女人冷笑一声,“你一个外人懂什么,我辛辛苦苦把允宁生下来,他得了这种难治的病,我还花大把大把的钱来给他医治,他住院这一年,花的钱可是一个普通家庭一辈子都赚不起的,难道我对他还不够好吗?”

    “花钱能买来亲情吗?花钱可以让他在治疗的时候,不痛苦吗?在他接受治疗,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你这个做母亲的又在哪里?”

    一句话,瞬间堵死了女人后头想说的,半晌,她才不甘地反驳:“我段家的事,不需要你一个外人指点!”

    “没错,我是个外人,那你可知,为什么允宁情愿把这份器官捐赠协议书交给我这个外人,而不告诉你这个亲生母亲一声?”

    女人没吭声,是呀,段允宁是她的儿子,再怎么样,捐赠器官这种事情,也该和家人说一声。

    但偏偏,段允宁至死也没提一句,反而还委托时初夏。

    “这份协议书,是三天前,允宁亲手交给我的,他说他实在是太痛苦,不想再治了,他想把器官捐给需要的人,他想用另外一种方式活着,体会他生前体会不到的亲情,现在,他走了,你连他最后想要感受温暖的权利也要剥夺吗?”

    生前,段允宁该是怀着怎样的绝望,签下了这份器官捐赠协议书?

    而昨晚,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陪伴他的,也只有冰冷的仪器,而不是妈妈温暖的怀抱。

    因为这边闹的动静比较大,导致有不少经过的人都停了下来,在旁边看着。

    就算这些人一开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么听下来,也大概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纷纷指指点点起来。

    “就是就是,天底下哪有这么做母亲的,实在太不是人了!”

    “儿子生病,就放点儿钱,也不来照顾,连儿子死了都不知道,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冷血了!”

    “可不是,幸亏我孩子不在旁边,不然跟着这个女人学坏了,可就不好了!”

    ……

    眼瞅着这些人越说越激动,女人的面子上架不住了。

    “你给我闪开,我家的事,轮不到你管!”

    在甩开的同时,女人还伸手推了时初夏一把。

    时初夏一时没站稳,向后踉跄了两步。

    不过在下瞬,有一双手搂住了她的双肩。

    男人冷淡的声音响在头顶:“谁跟你的胆子,动我老婆?”

    “你谁啊你!”

    男人微微眯了眯眸子,“在医院闹事,动手打人,带出去,让她去警局好好地做做客。”

    身后的两个保镖立马上前,把女人给架了起来。

    女人一看这架势,顿时尖叫了起来:“你们干什么,别碰我,松开,快给我松开,再不松开,我就报警了啊!”

    但两个保镖根本就不理会她,架着她,把她给拖了出去。

    “光天化日的,你们就敢动手动脚,哎哟喂,没天理了啊……”

    这女人叫得实在是吵,陆琰蹙了下眉,冷道:“堵上她的嘴。”

    在女人被拖下去之后,时初夏忽然想起一件事,“这女人是来接允宁的,你把她丢到警局去了,谁来接允宁回家?”

    不等陆琰回话,陆星辰跟着回道:“那个女人这么坏,就算是把段允宁接走了,也不会好好安葬他。”

    时晋白从米岚的怀里下来,过去抱住了陆琰的大腿,“爹地,允宁哥哥好可怜,我们可不可以帮帮他?”

    陆琰摸了摸时晋白的小脑袋,将他抱起来,“大白想怎么帮?”

    时晋白看向了时初夏,时初夏叹了口气道:“允宁生前签署了器官捐赠协议,但段家人不同意。”

    “这件事,我会联系段家,一定妥善安排好段允宁的身后事。”

    闻言,时晋白搂住了他的脖子,吧唧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谢谢爹地!”

    看时晋白和陆琰这父子俩这么亲昵,时初夏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地幸运。

    至少,在这段黑暗的岁月里,有陆琰陪着他们。

    这个男人,就像是一棵大树,哪怕是外面的太阳再猛烈,他也能用密密的枝丫,为他们挡去所有的伤害。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