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愿意,我真的不想治了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做透析的时间是半个小时,但这半个小时对于时晋白而言,无疑是地狱一般的折磨。

    第一次透析结束之后,时晋白的体温终于有所降了下来。

    但始终比正常的体温要高,而且因为发烧的缘故,时晋白的嘴角都起泡泡了。

    张一下嘴,扯到了嘴角边的泡泡,都会很疼。

    因为嘴角起泡泡,原本就胃口不好的时晋白,就更加不愿意吃饭。

    短短两天的时间,整个人就瘦了一大圈。

    因为没有胃口,加上高烧没有完全退下来,时晋白整个人都蔫蔫的,提不起劲儿来。

    哪怕陆星辰带着王子,很努力想逗时晋白笑,但时晋白这次却笑不出来了。

    “如果觉得疼的话,要第一时间和我说,知道吗?”

    因为嘴角起泡,时晋白都不能怎么说话,陆星辰就拿着棉签,沾了药水,给他涂嘴角上的泡泡。

    涂完了泡泡,陆星辰又搬了凳子过来,而后搬了一个盒子。

    打开盒子的时候,里头躺着不少彩色的纸。

    陆星辰拿起了一张纸,问时晋白:“会折千纸鹤吗?”

    时晋白点点头,“我折过,可是我现在没力气。”

    “没关系,我折,你看着就好了。”

    于是乎,在时初夏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陆星辰坐在床边,在非常认真地折着千纸鹤。

    而时晋白虽然精神不济,但还是努力地打着精神,看陆星辰在折。

    “星辰,你怎么折这么多千纸鹤?”

    陆星辰抬头看向时初夏,“妈咪你能帮我一起折吗?我觉得这个房间太单调了,我们把这些千纸鹤折好了,挂在天花板上,好不好?”

    对于陆星辰的提议,时初夏当然同意。

    他们花了一下午的时候,把陆星辰带来的一盒子的纸都给折完了。

    而后把这些千纸鹤用线串起来,在陆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时初夏踩在凳子上,陆星辰扶着凳子,在下面说着:“妈咪,往左边一点,再左一点。”

    因为注意着上面,时初夏把身子探出去,一时没站稳,脚下晃了一下。

    但在下瞬,就有一双大手,稳稳地托住了她的腰肢。

    “你们在挂什么?”

    看到陆琰回来了,时初夏立马就把手里一堆的千纸鹤塞到了他的怀里。

    “我和星辰在装扮病房呢,见者有份,把千纸鹤挂上去的重任,就全权交给陆先生了!”

    陆琰不由失笑,“先下来,摔下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这男人和女人,不仅在体力身高上有很大的差别,连干起事儿来,效率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时初夏和陆星辰一起,忙活了半天,也没把几个千纸鹤给挂起来。

    而陆琰一来,不过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把整个房间都给装扮好了。

    这么一装扮之后,整个房间看起来感觉都不一样了。

    之前的病房虽然干净整洁,但因为太过于干净,看着就让人空落落的。

    但千纸鹤这么一挂,就显得整个房间格外地温馨。

    ——

    因为时晋白的胃口不好,时初夏就在饮食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

    每天都先搭配好要给时晋白做什么菜,然后去菜场买菜,亲自下厨。

    由于是时初夏变着花样给他做的,所以每次时晋白都会多吃两口,哪怕每次他都没什么胃口。

    这日,陆星辰跟着时初夏去买菜,陆琰结束了视频会议,从外面回来。

    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了‘砰’地一声响。

    陆琰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儿,赶忙推开门进去。

    刚巧,就瞧见一把水果刀掉在了地上。

    而时晋白则是半个身子都从床上探了出去,想去把水果刀捡回来。

    紧随着,陆琰就看到,时晋白手上的针管,竟然被拔了!

    他赶忙上前,在按了铃的同时,把时晋白抱起来,“大白你拿水果刀做什么?想吃水果怎么不叫爹地?”

    这时,护士过来,要帮时晋白把针管重新挂过去。

    但时晋白却一缩手,避了开。

    陆琰沉了沉眸,“大白乖,把手伸出来。”

    一向听话的时晋白这次却不肯听了,只是缓缓地摇了摇头。

    陆琰觉察出时晋白今天很不对劲,这药一时不挂也没什么大碍,所以陆琰让护士先出去。

    “大白怎么了,是不高兴吗?有什么不开心的,告诉爹地好不好?”

    小奶包抬起头来,眼巴巴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哑着嗓子说道:“爹地,我可不可以不治了?”

    陆琰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时晋白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大白,虽然治疗的过程有点儿漫长,但只有坚持治疗,病才能好……”

    不等陆琰说完,小奶包忽然接了一句:“可是……可是我太疼了,每天都好疼,我真的不想治了,爹地,我想回家,我不要治了……”

    在说话间的时候,滚烫的泪花就从大眸里蜂拥而出。

    每天都要接受透析,每天都要吃大把的药,他很想坚持,可是他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

    连续一周多的治疗,一点一点地把时晋白的精神给打垮了。

    如果不是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时晋白不会说这样的话。

    一个只有五岁的孩子,经历着连成年人都尚且承受不住的治疗,又怎么会不崩溃呢?

    陆琰擦着小奶包眼角的泪水,但他哭得实在是太厉害,眼泪似乎擦也擦不完。

    “大白,看着爹地的眼睛。”

    小奶包抽泣着,但还是抬起头,看向了陆琰。

    “刚才,针管是你自己拔掉的,对吗?”

    时晋白没说话,沉默就代表着默认。

    “所以,水果刀不是不小心掉在地上的,是吗?”

    针管是时晋白自己拔的,而当时,如果陆琰没有刚好走到门口,时晋白拿着水果刀,就打算做无法挽回的事情。

    要是他晚来一步,这后果将不堪设想!

    陆琰怎么也没有想到,时晋白竟然会趁着时初夏他们不在的这个时间段里,想要做这样的事情!

    “大白,你知道你妈咪有多么爱你,爹地有多么爱你,星辰有多么在意你吗?”

    时晋白缓缓低下眸,“我也爱小夏夏,爱爹地和弟弟,可是真的好疼,好难受……”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