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检查,等着她自投罗网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我睡不着觉,大概是在十二点四十左右的时候,起床想去楼下喝水,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发现有人影上了楼,我觉得奇怪,就跟了进去,发现爷爷房间的门是半掩着的,然后我就听到里头传来了动静,进去的时候,发现爷爷倒在了地上,而有个黑影,从窗户一闪而过。”

    紧随着,没等时初夏搞清楚状况,陆老爷子就断了气。

    而后,就有佣人冲了进来,什么也没搞清楚,张口就诬蔑她杀了陆老爷子。

    “三哥,老宅里有监控吗?”

    不等陆琰回答,陆骁城就接道:“一个月前,我让人把房间里的监控都拆了。”

    闻言,陆琰蹙紧了眉梢,“你怎么把监控给拆了?”

    “小琴夜里睡不着觉,总觉得监控里有人看着她,所以我就让人把监控给拆了,有什么问题吗?”

    方琴大晚上的睡不着觉,觉得监控有人在偷看她?

    为了这个,还把宅子上下的监控都给拆了,这理由,实在是有够奇葩的!

    听到这个,时初夏握紧了手心。

    原本,这种事情,只要一查监控,就都很清楚了。

    但偏偏,宅子上下的监控,被陆骁城在一个月前下令都给拆了。

    这让时初夏感觉到,就好像是有一张大网,早就已经布在了那里,等着她自投罗网。

    魏牧之沉吟了片刻道:“三哥,我需要检查老爷子的房间。”

    进入卧室,魏牧之先查看了房间的整体格局,在窗户口检查了好一会儿。

    陆琰走进来的时候,看到魏牧之半个身子都快探到窗户外去了。

    “查出了什么?”

    魏牧之拍了拍手上的灰说道:“三嫂说,她是听到房间的动静进来,之后看到有人影从窗户一闪而过,但奇怪的是,窗户上没有任何的脚印。”

    如果凶手是从正门进入,害了陆老爷子之后,又跳窗逃离的话,不管怎么样,这脚肯定都是要踩在窗户上的。

    可窗户上没有脚印,难不成这凶手还会飞不成?

    忽然,魏牧之想起了一种可能性,一手撑住窗户,纵上去之后,整个人跟着都探了出去。

    果不其然,魏牧之在窗户的外面,发现了一枚钉子,而这枚钉子上,有明显的擦痕。

    “小王,给我一根绳子。”

    小王赶忙拿了绳子过来,魏牧之将绳子的一端系在那枚钉子上,而后,把另外一端系在自己的腰间。

    “小王,你记录一下,我从这里到一楼,需要多长时间。”

    这是一个高难度的爬楼,仅用一根绳子固定在钉子上,从三楼往下跳。

    在下来的同时,双脚就必须要踩在墙壁上。

    这画面,看得让人有些胆战心惊。

    等魏牧之顺利到了一楼之后,小王也紧跟着跑下来,“魏处,三分零五秒。”

    魏牧之抬头看向楼上,“刚才我在下来的时候,看到墙壁上有几个脚印,你马上让人去取证。”

    “怎么样?”

    魏牧之一面借着腰间的绳子,一面和陆琰说道:“依照我的身手,从三楼下来,需要三分多一点,当时三嫂听到动静之后就冲了进来,房间里已经没有人了,这说明凶手绝对是个练家。”

    “如果凶手是通过这个方法逃离,这一带应该会留下线索,马上让人把这一片都搜查一遍。”

    搜查取证大概用了一个多小时左右。

    小王拿着一叠资料跑了过来,“魏处,墙壁上的脚印测出来了,是个四十二码的脚,不过在花坛这边,而且我们还在花坛旁边的垃圾桶里,找到了一条绳子,不过我们并没有在上面取到指纹。”

    魏牧之一面看着资料,一面说道:“看来凶手是做了充足的准备过来的。”

    “三哥,在案发之后,你把整个宅子上下都封锁了,在此期间,没有任何人进出,是吗?”

    陆琰点了下头,沉声道:“所以,你是怀疑,是内部人做的?”

    “凶手能用这种方式,在害了老爷子之后,用一条绳子,和一枚钉子,顺利逃离犯罪现场,说明他对此非常地熟悉,而且从案发到被人发现,这中间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他就能顺利逃脱,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熟人作案。”

    陆骁城黑着脸道:“什么熟人不熟人的,就是时初夏这个歹毒的女人,害了我爸,否则,怎么她一来,爸就出了事?”

    闻言,陆琰冷笑了声,“谁最不想让夏夏进门,谁就最有可能是真正的凶手。”

    陆骁城用力一拍桌子,“怎么,你是怀疑我害死了爸?”

    “你就算是再怎么丧尽天良,也不至于会害爷爷,但某些人,却不一样了。”

    说着,冷挚的目光就落在了方琴的身上。

    方琴心头一跳,随之抱住了陆骁城的手臂,特别地委屈:“阿琰,为了能给时初夏脱罪,你也不能这么把杀人的罪责扣在我的头上吧?”

    “小琴是不可能会害爸的,在爸得病期间,小琴一直在尽心尽力地照顾爸,这一点我能担保!”

    方琴靠在陆骁城的怀里,“骁城,为了这个家的安宁,要不还是不要查了吧?我也觉得,时初夏也不至于会害爸……”

    “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得上你来做主?”

    陆琰的一句话,瞬间让方琴的脸色白了白。

    而陆骁城的脸色也不好看,“陆琰,她是你妈,怎么和你妈说话的!”

    “小三上位也配当我妈?”

    “你……你这个逆子!”

    眼瞅着这父子俩又要吵起来,魏牧之一步上前,挡在两人之间。

    “有话好好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查清老爷子的死因。”

    摸了摸鼻尖,魏牧之又道:“按照老爷子的情况,即便是拔掉了呼吸机,也不会这么快就出事,医生方面给出的结果,是窒息而亡?”

    陆琰沉着脸应了声。

    “三哥,我希望能做个尸检,我怀疑,老爷子的死并没有表面的这么简单。”

    一听要做尸检,方琴抓着陆骁城的力道不由紧了几分,“骁城,爸已经死了,现在还要做什么尸检,难道还要让他连死后也走得不体面吗?”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