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价值,活着为我报仇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深吸了口气,陆骁城慢慢地扯开了方琴的手。

    “我和你,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在离开之前,陆骁城对陆明非说道:“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说完之后,来找我。”

    说完这句话,陆骁城就离开了房间。

    陆明非几步冲上去,“妈,妈这是怎么回事?你……你会没事的,我马上让医生过来,你不会有事的……”

    不等陆明非叫人,方琴用力地抓住了他的手,“明非……”

    “妈,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方琴自嘲一般地勾了下唇角,“不用叫医生了,我已经……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不会的妈,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妈你坚持住,妈……”

    方琴抓着他的手,“我死了不要紧,但明非……明非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活着为我报仇!”

    陆明非愣了一下,“妈你在说什么?什么报仇?”

    “明非,不论别人和你说了什么,你都要记得,我是你的妈妈,是我十月怀胎,九死一生把你生下来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陆明非根本就没听明白,但看方琴因为说得太激动,流出来的血就更是多了。

    这样多的血,让陆明非手足无措。

    “妈你不要说了,我去叫医生,医生一定可以救你的!”

    陆明非转身想去找医生,却被方琴死死地抓着,“不会……不会有人来救我了,我对陆家最后的一点价值,也已经没了。”

    背影一僵,陆明非转过了身,“妈你说什么?”

    “孩子没了,你爸也彻底地遗弃了我,这个世上,再也没人会管我的死活了。”

    陆明非握住她的手,“不妈,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妈你不要离开我……”

    说到最后,陆明非哽咽了。

    “明非,不要哭,你不能哭,不能懦弱,你姓陆,你将来一定会成为万人之上的强者,所以你不能哭!”

    说着,方琴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用尽浑身力气一般,将他拽到面前。

    因为抓得用力,她的表情也变得狰狞起来。

    “明非,你给我记住,是陆琰和时初夏害死了我,是他们两个害死了我和你的亲弟弟,你一定……一定要为我报仇,一定要报仇!否则……否则我死不瞑目!”

    说完这句话,方琴像是用完了所有的力气,往后一靠,原本抓着陆明非衣领的手,徒然落了下来。

    但她的眼睛,却睁得格外大,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这是死也无法瞑目!

    “妈?妈你不要和我开玩笑,妈你起来啊,起来和我说话啊,妈……”

    陆明非跪在床边,哭到失声。

    而在这时,管家走了进来,“二少爷,老爷让你去书房一趟。”

    陆明非紧紧地攒着染满了鲜血的被角,“为什么……为什么爸他连最后一面,也不肯见?为什么……”

    管家虽然知道整件事情的经过,但他终究只是一个佣人,不好评说主人家的事情。

    只能叹了口气道:“二少爷,您还是去问老爷吧。”

    陆明非在站起来的时候,身子晃了一下。

    管家赶忙扶住了他,“二少爷,你没事吧?”

    陆明非深深地看了一眼方琴,而后,缓缓抬起手,盖过她的眼睛。

    再将手挪开的时候,方琴睁得如铜铃般大的眼睛已经闭了上去。

    “在我回来之前,谁也不能动我妈。”

    站在书房门口,陆明非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才推门进去。

    一眼,就看到陆骁城站在窗门口,正在抽烟。

    “爸。”

    出口的嗓音,已经沙哑。

    紧跟着,管家敲门进来,“老爷,夫……方琴已经死了,身后事该如何处理?”

    “交给殡仪馆,直接火化,随便找个地方埋了,不准立碑!”

    哪儿有嫁到夫家的女人,在死了之后,被随便给埋了的?

    更何况,是像陆门这样的豪门贵族,方琴作为陆骁城的老婆,死了之后,也该葬入陆家的祖坟。

    陆明非一步上前,“爸,她是你的妻子,哪怕她生前真的做错了什么,凡事死者为大,你怎么能随便埋葬,还不许立碑!”

    “她害死你了你爷爷,还险先害死大白,像她如此蛇蝎如肠的女人,怎么有资格葬入陆家的祖坟!”

    一句话,让陆明非的脑袋瞬间空白,脑海里只回荡着陆骁城的这句话。

    好一会儿,陆明非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你说什么?妈她害死了爷爷?还……还害了大白?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陆骁城直接将一份资料扔到了他的面前,“她犯的这些罪,即便是死一万次,也死不足惜!”

    弯腰捡起地上资料的时候,陆明非的手都在颤抖。

    尤其是看到,文件上黑纸白字地写着,方琴所做的罪状。

    “不……这不可能,妈她不会这么做的,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陆骁城冷冷地看着他,“她为什么会这么做,作为她的儿子,你该是最明白才对!”

    陆明非几乎是脱口而出:“我从来没有想过和哥争家产……”

    “你没有想过,可你的这位‘好母亲’却天天想着怎么让你继承陆门的家业,甚至还对大白下手,大白才只有五岁,因为这个歹毒的女人,险先丢了命,如今她就这么死了,还是便宜她了!”

    这样绝情的话,停入陆明非的耳中,只让他心中阵阵发寒。

    “哪怕她真的罪恶滔天,她也是我妈,是你的妻子,她照顾你那么多年,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今她已经死了,为她所做的事付出了血的代价,你怎么能……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陆骁城将烟头扔到地上,一脚踩了上去,“怎么,你是要为这个歹毒的女人求情吗?”

    “我只知道,她是我妈。”

    陆骁城冷嗤了声,“她没资格做你妈,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忘了这个女人的身份,不许再提半个字!”

    管家见缝插针地问道:“老爷,方家那边……”

    “直接把离婚协议书寄过去,从今往后,我陆门再没有方琴这个人!”

    陆明非咬紧了牙根,“爸……”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