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做错,该死的是我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如果你再敢为这个女人说情,你就不用姓陆了!”

    陆明非骤然捏紧了手心,良久,他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双眼布满了血丝,却没有一滴眼泪。

    “我明白了。”

    说完这句话,陆明非转身就离开。

    看着陆明非隐忍的背影,管家不由叹气:“老爷,这些话是不是太……太狠了些?虽然方琴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但二少爷毕竟是无辜不知情的。”

    “如果他知情,现在就不会站在这儿了,正是因为他不知情,所以我才给他这个机会,只要他能忘了方琴是他妈,方琴犯下的罪,就随着她的死盖棺定论吧。”

    虽然,陆明非也是他的儿子,但在陆骁城的心里,最让他感到骄傲的,还是陆琰。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一早地把陆门的掌舵权交到了陆琰的手中。

    因为他知道,只有陆琰才能将陆门推向一个新的高峰。

    而这一点,他是决不允许有任何人去破坏的。

    也因此,哪怕这些年来,方琴在他的耳边吹再多的耳旁风,他也从来没想过,要给陆明非升职。

    一个总经理的位置,已经够了,在他的心里,陆明非这辈子,只能给陆琰做帮手,而陆门掌舵人的位置,只能由陆琰一个人继承。

    陆明非从书房里出来之后,两个佣人刚好把方琴的尸体扛了出来。

    因为扛得比较晃,所以方琴的手滑了出来。

    一枚戒指,跟着从手指掉落在了地上。

    陆明非站在原地,眸底是一片死寂,看着方琴被佣人给带出了大门。

    良久,他才走上去,把掉在地上的戒指捡了起来。

    陆明非跪在地上,紧紧地攒着手心的戒指。

    ——

    米岚是被一道惊雷给吓醒的。

    抓起闹钟一看,发现才只有六点。

    但因为被吓醒了,所以也就没了睡意。

    下床拉开窗帘,米岚发现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

    今天要去试镜,昨天陆明非特意和她说过,要送她过去。

    所以在起床吃完了早饭之后,米岚一直在等陆明非的电话。

    但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陆明非来电。

    自从他们交往以来,陆明非就从来没有迟到过。

    难道是路上雨太大,出什么事儿了?

    这么想着,米岚就打去了电话。

    但来电却显示,电话无法接通。

    连着打了好几个,也无法打通,莫不成是真出什么事儿了?

    陆明非这边打不通,米岚又给他的助理打去了电话,但他的助理却并不知道陆明非现在在哪儿。

    因为联系不上陆明非,连助理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儿,米岚心里着急,就直接去了警局。

    彼时,魏牧之还在结昨晚陆门的案子。

    小王跑了过来,“魏处魏处,有人找!”

    魏牧之头也不抬,“没看见我正忙着,等着。”

    小王抓了抓后脑勺,“可是魏处,那人说有急事要找你,她说她姓米,是陆太太的朋友。”

    米?

    难道是米岚?

    魏牧之将资料扔给小王,“你继续整理,我去看看。”

    因为米岚现在已经是大众人物,之前因为一部《创世风云》火了一把。

    所以现在出门,米岚都必须要乔装打扮。

    一进入办公室,米岚就赶忙把眼镜和口罩摘了,“魏处,你可以定位到明非的位置吗?”

    “明非?他出什么事儿了吗?”

    米岚很着急,“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但从今天早上七点开始,我就联系不上他,他的助理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我担心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儿。”

    被米岚这么一提醒,魏牧之忽然想到。

    方琴犯下了大罪,而陆明非作为方琴的儿子,一定会知道这件事情。

    自己的亲生母亲,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种事情,不管搁在谁的身上,怕是一时之间都会接受不了。

    坐上魏牧之的车,在开去找陆明非的路上,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魏处,你是不是知道,明非忽然联系不上的原因?”

    魏牧之叹了口气,“明非的母亲做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我想明非应该是知道了真相,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才会找个地方躲起来了吧。”

    虽然方琴的确是罪该万死,但陆明非却是无辜的。

    一直以来,陆明非从来都没想过和陆琰去争什么,反而还一心一意地辅佐着陆琰。

    顺着定位,车子开进了盘山公路。

    越开越偏僻,直到,米岚看到了一辆车,“是明非的车!”

    魏牧之把车停下,米岚立马就下了车。

    拿了把伞,魏牧之赶忙跟上去。

    外面的雨很大,米岚环顾了一圈,忽然发现不远处似乎有个身影。

    “明非!”

    没错,这个身影正是陆明非。

    但当米岚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陆明非竟然跪在地上,而他浑身上下,早已湿透了!

    “明非,明非你跪在地上做什么,快起来,外面的雨太大了,你这样会感冒发烧的!”

    陆明非缓缓地抬起头来,米岚这才看到,他的双眼血红。

    开口的嗓音,沙哑到认不出:“岚岚……”

    “我在,我在这儿,明非,不管发生了什么,你先起来,好不好?”

    陆明非忽然一把抱住了米岚,“该死的是我,该死的是我才对……”

    米岚跟着在他的面前单膝跪下来,接着捧住了他的脸。

    “陆明非,看着我的眼睛。”

    陆明非看着她,两人的眼神相视着,只能看到彼此的倒影。

    “你没有做错,你也不需要为任何人做的任何事而赎罪,你就是你,你是独一无二的,你只要无愧于心,你就没有错。”

    这一刻,陆明非终于忍不住,滚烫的泪水,和着雨水,滑落下了眼角。

    他哭得哽咽:“可是……可是她是我妈,是我的亲生母亲啊,她就算是犯了十恶不赦的滔天大罪,她也是我的母亲……”

    可是,身为儿女,他却无法好好地安葬方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方琴被火化成了一堆骨灰。

    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堆的骨灰,被埋在了荒山野岭,连一块碑都没有。

    这一刻,他是那样地痛恨,痛恨自己的无能!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