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罪人,打算临阵脱逃了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明非是明非,我不会以篇概论的。”

    如果陆琰在意陆明非是方琴的儿子,当初就不会同意陆明非进j.k了。

    罪孽是方琴犯下的,陆明非什么都不知道,他自然不会牵罪。

    次日。

    秘书一看到陆琰走了过来,赶忙站起来,恭恭敬敬地说道:“先生,刚才二公子来找过您,不过在三分钟前,他就离开了。”

    陆琰点了下头,只以为陆明非找他应该是为了项目上的事儿。

    但一推开办公室的门,陆琰一眼就看到,有一封信,放在了桌上。

    走近,信的封面上,很清楚地写着两个字:辞职。

    陆琰皱了下眉,没说什么,就直接走了出去。

    总经理办公室。

    陆明非正打算开门,忽然,门就被人一把给推了开。

    看到陆琰站在门口,陆明非愣了一下,张了张嘴,只发出了一个音节:“哥。”

    “出了事,就打算临阵脱逃了?”

    陆明非自嘲般地勾了下唇,“我是个罪人,没有资格留在j.k。”

    哪怕陆明非心里很清楚,罪孽都是方琴犯下的,但他是方琴的儿子,有一句话叫父债子偿。

    他母亲所犯下的罪孽,也该由他来偿还。

    “哥,对不起,我知道不管我做多少,都无法弥补我妈对你造成的伤害,我会离开j.k,永远也不出现在m市……”

    不等陆明非说完,就被陆琰直接打断:“方琴是方琴,你是你,她犯下的罪,只该由她一个人来承担。”

    陆明非呆了两秒。

    只见得,陆琰抬手,按上他的肩膀,拍了拍,“在我眼里,你只是我弟弟,你姓陆,不姓方。”

    陆明非握紧了手心,“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

    说着,陆琰将辞职信塞到了他的手里,“陆明非你记好了,我聘请你,是聘了一辈子,你这辈子,都只能为陆门服务。”

    陆明非捏着辞职信,良久,抬起了头来,“谢谢你,哥。”

    一声哥,尽在无言之中。

    从总经理办公室出来之后,秦风将一份资料递到了陆琰的面前,“先生,这是方氏名下所有的资产。”

    “自从方琴嫁入陆门之后,她的本家靠着陆门的关系,吞并了不少公司,现在执掌方氏的,是方凯,二公子的舅舅。”

    方家主要有两脉。

    第一个,自然是陆琰亲生母亲方苒那一脉,但方苒的父亲母亲都是文化人。

    两个都是大学教授,一辈子舞文弄墨,对于商业根本就不敢兴趣。

    但方家本身家底丰厚,所以当初方苒要交给陆骁城的时候,方家是不同意的,哪怕陆门是m市的第一豪门。

    而另外一脉,则是方琴那一边。

    方琴的本家,只能算是方氏的支脉,比起方苒的本家,根本就微不足道,要真说起来,还只能算是穷亲戚。

    但就是这样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穷亲戚,却在方苒生病之后,和陆骁城搅和在了一块儿。

    最后,竟然在方苒病逝了之后,成功上位。

    因为方琴发迹了,也带动了她的本家。

    尤其是近几年,方氏打着陆门的旗号,胃口越来越大,就在去年,还成功借壳上市了。

    陆琰眯了眯冷眸,“方凯高枕无忧了这么些年,该是让他头疼的时候了,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秦风立马低头应道:“是,先生。”

    ——

    新闻部办公室。

    今早起来的时候,时初夏就觉得胃似乎有点儿不大舒服。

    喝了点儿热水之后,稍微好了些。

    因为今天白音音学校有事,请假了,所以只有时初夏和金瑶一起外出采访。

    坐着还没多大感觉,但出门之后,时初夏觉得胃疼有些加剧了。

    到了采访地之后,金瑶看她脸色不大对劲,不由担心地问道:“初夏,你没事吧,是哪里不舒服吗?”

    “有点儿胃疼,可能是昨天受凉,我坐一会儿就好了。”

    反正现在离采访还有一段时间,时初夏就在旁边的花坛坐下来休息。

    “对面有药店,我去给你买点儿胃药吧,吃了或许能好受一些?”

    时初夏点了点头,金瑶就去对面买药。

    这时,有车子停下来,原本蹲守在外面的记者们都跟着涌了上去。

    刚好时初夏坐的这个位置,对着正门的方向。

    所以在记者们涌过去的时候,有人撞到了时初夏的胳膊。

    时初夏刚好在发短信,被这么一撞,一时没握住手机,手机一下子就飞了出去。

    啪嗒一下。

    掉在地上也就算了,而且还被好几个人给踩了,瞬间碎成了渣渣。

    卧槽,这可是她昨天才换的新手机啊!

    时初夏觉得她最近一定是和手机犯冲,否则怎么会在昨天摔碎了一个手机之后,又紧跟着摔碎了第二只?

    一只手捂着胃部,弯腰正打算去捡。

    忽然,一只修长的手,先她一步,把手机捡了起来。

    抬头,正对上了一双温厚的眸子。

    “宋先生?”

    没错,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不正是宋庭桓?

    宋庭桓温和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身体不舒服?”

    说着,扶住她的手臂,让她在椅子上坐下来。

    时初夏看那些记者们都挤着在采访刚刚到处的一些上市公司老总,而没有一个记者,来采访宋庭桓。

    其实这并不奇怪,宋庭桓一向低调,从不上媒体,这些人不认识他也是正常。

    如果他们知道,宋氏集团的掌舵人此刻就站在他们的面前,却被他们给无视了,怕是会悔得肠子都青了吧?

    不过这事儿若是放在时初夏的身上,她怕也不会把宋氏的标牌贴到这个男人的身上。

    因为,不管是横看还是竖看,这个男人沉敛温厚,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个在商场上翻云覆雨的大佬。

    “没事,就是有点儿胃疼,宋先生是来谈生意的?”

    宋庭桓笑了笑,“如果经常会胃疼,就该随时把胃药带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说着,宋庭桓看向了身旁的助理。

    助理立马会意,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瓶药。

    宋庭桓接过去之后,递给时初夏,“要是还不舒服,我让人送你回去?”

    时初夏正要说话,金瑶朝着这边跑了过来,“初夏,我把药买回来了!”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