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头顶传来魏牧之含笑的声音:“看不出来,萧美人儿你还有这么浓厚的童真呀。”

    抬头,就对上了魏牧之恍若星光璀璨般的笑眸。

    再看了看身上披着的衣服,不就是魏牧之的?

    “我不冷。”

    说着,萧铮就要把衣服脱下来。

    魏牧之按住他的手,“还说不冷,手都冻僵了,我给你捂捂热吧?”

    说着,魏牧之就带着他的双手,打开自己的衣服,塞到了怀里。

    这样亲昵的举动,让萧铮整个人都为之一震。

    “怎么样,是不是不冷了?”

    如果仔细看,可以很明显地发现,萧铮的脖颈处,都有些发红。

    还没等萧铮说什么,一道声音就传了过来:“牧之哥哥你原来在这儿呢,害得我在客厅找了一大圈!”

    听到萧婷的声音,萧铮几乎是在同时,就把手缩了回来。

    萧婷小跑过来,目光先落在了萧铮的身上,“哥哥你怎么穿着牧之哥哥的衣服?”

    “没事,我看你哥出来没穿外衣,就把衣服给他了。”

    萧婷一步上前,挽住了魏牧之的手臂,“牧之哥哥,我也觉得冷。”

    魏牧之应了声:“哦,那你快回房间吧,小心感冒了。”

    受到了差别对待的萧婷:“……”

    但在下瞬,萧铮就把外衣脱了下来,塞回到了魏牧之的手里,“你陪婷婷说会儿话吧。”

    说完,萧铮转身就走了。

    “牧之哥哥,我好久没有堆过雪人,你陪我一起堆好不好?”

    魏牧之皱了下眉道:“我不会堆雪人,你和大白他们一块儿玩儿吧。”

    一听到这话,萧婷就耷拉下了脑袋,“牧之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和我在一起?”

    魏牧之愣了一下,但又不能把话说得太绝,就委婉地道:“还好吧。”

    “牧之哥哥,开春我就要上大学了。”

    魏牧之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小姑娘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牧之哥哥,我可以先和你讨个新年礼物吗?”

    闻言,魏牧之想也没想,就往口袋里掏,“要红包是吗,我准备了几个……”

    萧婷按住他的手,“牧之哥哥,我已经十八岁,不是小孩子,不需要红包了!”

    “哦,那你想要什么礼物,改天我给你买。”

    萧婷握住他的手,脸蛋红扑扑的,“我想你亲我一下。”

    魏牧之真是哭笑不得,“婷婷,那个……你还小。”

    “我不小,我是个成年人,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我也知道我在做什么。”

    说着,萧婷闭上了眼睛,“我已经准备好了。”

    看到眼前连他下巴都不到的小姑娘,魏牧之一时之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雪大了,回去吧。”

    等来的,却是魏牧之间接的拒绝。

    萧婷咬了咬牙,在魏牧之要转身的时候,她伸出手,搂住了魏牧之的脖子,将他用力往下拉,同时把身子靠过去。

    受到惯力的作用,魏牧之猝不及防地被她往下拉,向后倒退了半步。

    因为怕两个人会一起摔下去,所以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托住了萧婷的腰。

    而萧婷在同时,点起脚尖,用力地在魏牧之的唇上亲了一下。

    “新年快乐,牧之哥哥。”

    亲完之后,萧婷难得有了女孩子该有的羞涩,松开手,飞一般地跑了。

    而在下瞬,魏牧之的衣角被人拽了拽。

    低头,就对上了三双好奇的大眸。

    尤其是魏希,抓着他的衣角,无比地好奇而又激动:“大哥,婷婷姐姐以后会成为我的大嫂吗?”

    魏牧之哭笑不得,摸摸他的脑袋,“小希,不能胡说。”

    “可是我刚才看到,婷婷姐姐亲了大哥你呀。”

    时晋白点点头,“我也看到了。”

    陆星辰面无表情:“魏叔可能是不好意思。”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魏牧之:“……”

    “大哥,你喜欢婷婷姐姐吗?”

    魏牧之将魏希抱起来,往回走的时候,冷不防被小奶包问了一句。

    “她和小希你一样,就只是我的妹妹。”

    闻言,魏希歪着脑袋,很是奇怪,“可是婷婷姐姐之前和我说,她喜欢大哥,以后是要当我大嫂的。”

    “小希是希望她当你的大嫂?”

    魏希将脑袋往魏牧之的怀里一靠,“我都没关系啊,大哥喜欢,我就喜欢。”

    魏牧之笑了,捏捏他的小脸,“我不喜欢她,所以她不会是你大嫂。”

    餐厅内。

    汤圆煮熟了,大家围在一块儿吃汤圆。

    吃完了汤圆之后,时初夏他们去玩儿飞行棋,而几个男人则是难得聚在一块儿喝酒。

    这一年,发现了太多的事,陆明非一开始是和陆琰敬酒,但喝着喝着,他就喝多了。

    而萧铮似乎心情也不大好,等魏牧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一整瓶酒都给喝完了。

    米岚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陆明非已经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岚岚,明非喝醉了,要不今晚你们都留下来睡吧,反正客房还有很多。”

    外面的雪也下大了,下雪天开车也比较危险。

    所以今天来的,全都留在了江山华苑。

    而因为陆明非喝多了,走不了路,陆琰就扛着他上了楼。

    把陆明非放在床上后,陆琰才说道:“辛苦你照顾明非了。”

    “陆先生不必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在陆琰走后,米岚想着给陆明非擦把脸,所以就去洗手间拧了一条毛巾。

    正要给陆明非擦脸的时候,忽然,陆明非抓住了她的手腕。

    “对不起……”

    因为说得很轻,所以米岚没有听清楚。

    弯腰凑过去,“明非你说什么?”

    “对不起,妈,对不起……”

    这句话,米岚听清楚了。

    米岚哪儿能不知道,陆明非心里憋着的苦。

    哪怕发生了这么多,但他对陆琰依然忠心耿耿。

    可方琴的死,也依然是陆明非心中无法抹平的痛。

    方琴的确是罪有应得,可她却是陆明非的亲生母亲,是如何剪,也剪不断的血缘。

    陆明非不能背叛陆琰,也就意味着他要违背方琴临死之前的遗愿。

    米岚知道,因为这个,他每晚几乎都睡不好,整宿整宿地做梦,梦到方琴死不瞑目的画面。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