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以男人的方式动手
    搜索手机wap.xiaoshuo2016  求书、报错请附上:

    今晚是最要紧的一晚,如果米岚能熬过今晚,哪怕一直会醒不过来,至少是活着的。

    但如果熬不过今晚……

    时初夏的目光从重症监护室挪到了陆明非的身上。

    此时此刻的陆明非,就像是溺身在茫茫大海之中,米岚就是那个能救他的浮萍。

    如果米岚不在了,时初夏不敢想象,陆明非会不会发疯。

    因为此刻,陆明非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重症监护室,一动不动,好像化成了雕塑一般。

    时初夏原本也想在外面等一晚上,但因为她也刚出了车祸,陆琰自然不允许她熬夜。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就强迫带着她回病房了。

    时初夏抓住他的手,“岚岚如果有什么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叫醒我。”

    陆琰用腾出来的那只手摸了摸时初夏的脸颊,“嗯,别怕,有我在,闭上眼乖乖地睡一觉。”

    “明非的情况不稳定,你一定要让人看着他,不要让他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出来。”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虽然方琴的死完全是她咎由自取,但也因为方琴的死,方父也紧跟着出了事。

    而现在,米岚又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生死未卜。

    这一连串的打击,时初夏怕陆明非会撑不住,做出什么傻事出来。

    “我会亲自看着她,放心,陆家的人,不至于会这么脆弱,我相信他一定可以抗过来的。”

    从病房里出来之后,陆琰就看到,一个护士推着推车,走进了重症监护室。

    而陆明非依然保持着站在门口的姿势,像是石化了一般。

    陆琰知道,此刻无论他多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余光瞥见,何洛川还在回廊的转弯口,他看过去的时候,何洛川也看过来。

    四目相接,在无形中,火花四射。

    陆琰直接走过去,“何总,这医院可不是什么谈生意的地方,赖着不走,是想谈点儿别的?”

    这些天,时初夏单独和何洛川谈生意的事儿,陆琰自然是知道的。

    说没生气,那一定是假的。

    不过每次时初夏和何洛川谈完生意之后,都会和陆琰汇报一声。

    陆琰虽然看不惯何洛川,但对于时初夏,他是绝对信任的。

    要不然,作为一个男人,也就不会允许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单独相处这么些天了。

    这要是换成了别人,倒也没什么。

    最主要的是,何洛川对时初夏的心思,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直视着陆琰的眼睛,何洛川勾了下唇,“夏美妞睡着了?”

    “我太太有没有休息,与你有什么必要联系?何总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儿,别把手伸向不该伸的地方。”

    闻言,何洛川不怒反笑:“陆琰,我认识夏美妞的时间,是你的三倍,你和她之间,不过就是比我多了一张结婚证,不要自以为是地觉得,她就是你的,没到最后,还不知是哪家欢喜哪家愁。”

    陆琰冷笑了声,“挑衅我?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个挑衅我的,很好,何洛川,要是有种,就选个方式,是以男人的方式动手,还是在商场上一决胜负,我给你选择的机会。”

    何洛川抬手摆了摆,“陆琰,激将法对我没用,不过战书,我可以今天向你正式下达,至于用何种方式,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招架得住了。”

    说完这句话,何洛川就转身离开了。

    在转身的时候,何洛川露出了一种胜券在握的笑容,似乎是对一切的事情都了然于胸一般。

    这一觉,时初夏一直睡得不踏实。

    反反复复的,都做着当时出交通事故的噩梦。

    在这个噩梦里,她隐约看到,在车子被撞出去的时候,米岚似乎是朝着她的这个方向扑过来。

    但后来发现了什么,就是一片模糊。

    她想看清楚,但怎么都看不清。

    忽然之间,听到外面传来了非常大的声音。

    时初夏一个被惊醒,醒过来的时候,出了一身的冷汗。

    “陆琰?”

    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时初夏叫了声,才意识到,陆琰可能是陪着陆明非去了。

    而外面有声音传来,准确的说,是怒吼声,还夹杂着哭声。

    隐约之间,听到似乎在说什么‘不可能’、‘还给我’之类的话。

    时初夏下床,推开门,外面走廊的灯是亮着的。

    顺着声音过去,就瞧见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站了不少人。

    而此刻,陆明非就在监护室里面,疯了一般地嘶吼着。

    “不会的,你们骗我,你们骗我!岚岚不会走的,她不会离开我的,不会的!”

    几个医生想要按住陆明非,被他反咬一口。

    陆明非一头冲上去,就抱住了米岚。

    几乎是撕心裂肺一般地喊着:“岚岚,岚岚你醒醒啊,不要和我开玩笑了好不好?我求求你,求求你睁开眼看看我,就一眼,一眼好不好……”

    医生想上前,陆琰却抬手,摇了摇头、

    “陆……陆琰,出什么事了?”

    听到声音,陆琰猛然间回过身来,就看到时初夏光着脚丫,站在了门口。

    “夏夏你怎么过来了?”

    陆琰几大步走过去,握住时初夏的手,而时初夏则是要往前走,“岚岚怎么了?明非怎么会哭了,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

    虽然这个事实,陆琰不忍心说,但如今时初夏已经看到,也是瞒不了了。

    “米岚……走了。”

    时初夏的脑袋一懵,嗡嗡作响,“你……你说什么?”

    “抱歉,医生已经尽力了,她的情况是忽然之间恶化的,抢救了一个小时,没能抢救回来。”

    时初夏死死地抓住了他的手背,“你是骗我的对吧?不会的,这一定不可能,这个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我不信,我不信……”

    说着,时初夏一把推开他,就要往前冲。

    陆琰自身后抱住她,不让她过去,“夏夏,你冷静下来,米岚已经走了,这是事实!”

    “怎么会呢?怎么会这样啊,他们不是说只要度过了今晚就可以了吗?明明一切都好好的,岚岚怎么会……怎么会……”

    陆琰抬手,大手抚在她的后脑勺,让她的脑袋埋入他的怀中。

    终于,时初夏再也控制不住,在他的怀中哭了出来。

    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https://m.?/a>硏t2016)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