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2章:不就是图个乐么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饭桌上,时初夏坐在陆琰的右手侧,而两只小奶包则是在陆琰的左边。

    魏牧之的旁边是萧铮和魏希,而陆明非,自然也就和温若晴坐在附近。

    在吃饭的过程中,虽然时初夏一直在和陆琰他们聊天,但余光,总是注意着陆明非这边。

    温若晴一直在找话题和陆明非说话。

    陆明非的脸上带着不是特别明显的笑容,这笑容看起来不会很冷,但也不让觉得温暖。

    虽然温若晴就坐在陆明非的旁边,但在这个过程中,陆明非没有逾越半分。

    甚至,在温若晴因为够不着醋,下意识地看向陆明非,想让他帮忙的时候,陆明非只是低头吃着碗里的谁叫,而完全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如果说,陆明非对温若晴有半分的情谊,在饭桌上,肯定都是会每时每刻都关注着温若晴的。

    就好比是魏牧之和萧铮。

    在吃饭的过程中,魏牧之顾不上自己吃饭,只围着萧铮团团转。

    一会儿给萧铮夹水饺,一会儿又是倒醋,见牛奶快喝完了,又立马去泡了杯牛奶。

    可以说,魏牧之对萧铮的照顾,那简直是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关不关心,喜不喜欢,不是靠说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魏牧之喜欢萧铮,所以在饭桌上,眼里心里,只能容得下萧铮一个人,只围着他转。

    而陆明非对温若晴却没有任何的照顾,除了偶尔的交谈,两个人反而像是熟悉的陌生人。

    这和以前,陆明非与米岚在一起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

    以前,米岚还在的时候,陆明非对米岚的照顾,就好比现在魏牧之和萧铮之间的相处模式。

    快吃完饭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电闪雷鸣的声音。

    管家从外面进来,禀报道:“先生,太太,外面下了很大的雨。”

    时初夏去窗户边看了看,今天看天气预报的时候,的确知道晚上会下雨,但没想到会下这么大。

    “外面的雨太大了,开车也不安全,要不然今晚大家就在我这里住一晚吧?”

    之前魏牧之偶尔也会在陆琰这里住,所以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

    陆明非作为陆琰的亲弟弟,就更不用说了。

    但温若晴是第一次来,而且和时初夏也不算很熟悉,连朋友都谈不上。

    这第一次来,就住下来,的确是有些不好意思。

    “晚饭过来已经很打扰陆先生和陆太太了,我待会儿……还是回去吧。”

    时初夏倒是笑了,“温小姐不必客气,远来都是客,我这里房间很多,温小姐不嫌弃就好。”

    不知道为什么,温若晴总觉得,时初夏对她的态度,比她一开始来的时候,要好上一些。

    难得大家都能聚在一块儿,当然不可能这么早就睡了。

    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陆琰他们几个兄弟能聚在一起,更加是不容易了。

    吃完饭之后,魏牧之提议打个麻将,娱乐娱乐。

    陆琰没意见,陆明非当然也不会反对。

    一开始,麻将桌上,是陆琰、陆明非、魏牧之以及萧铮四个人。

    只是玩儿了没几盘,陆明非就嚷嚷着玩儿不下去了。

    因为在麻将桌上,魏牧之完全就是耍赖。

    萧铮坐在他的上风,每次出牌的时候,魏牧之就会抓着一张牌,问萧铮要不要。

    于是这么连着几盘打下来,几乎每把都是萧铮赢。

    陆明非真是连哭都哭不出来了,“魏哥,不带你这么玩儿麻将的吧!”

    哪知,魏牧之这厮,完全不知道脸皮为何物,很是理直气壮地说道:“打麻将,不就是图个乐么?”

    呵呵哒,萧铮是乐了,可他们这些陪着一块儿打的,可都是憋了一肚子的火啊!

    不过也幸而,萧铮感冒没好,打了几圈之后,就精神不济了。

    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魏牧之哪儿舍得让萧铮累着,立马就让管家过来接替。

    “萧美人儿你先去睡吧,我和三哥他们大概要打到通宵了。”

    萧铮打了个哈欠,看了下时间,发现还不到十点,“没事,你们玩儿,我去看会儿电视。”

    虽然打了好几个哈欠,但萧铮一向都是十点之后才睡的,所以这个点,他还不想回房间。

    萧铮不在桌上了,魏牧之打牌也不再放水。

    只是大摸是之前放水放得太多了,以至于在萧铮走后,魏牧之一盘都没赢过。

    相反是陆琰,手气可是相当好,不是自摸,就是天胡,简直跟开了挂一样。

    到十一点半左右的时候,魏牧之把抽屉一打开,哀嚎一声:“靠,没钱了!”

    陆明非憋笑,“魏哥,虽然咱们每把都输,但拢共加起来也不到三千,你这就喊穷了?”

    “没办法,我的小金库都上交了,现在是每天都穷得叮当响,等等,我去预支点儿钱过来。”

    在和萧铮交往的时候,魏牧之就把自己的银行卡都给了萧铮。

    虽然萧铮根本就没碰过他的银行卡,随手扔在了抽屉里,但魏牧之就没问他要回来过。

    结果这一晚,魏牧之就把自己的生活费给输完了。

    想着先去和萧铮预支点儿钱,再回去继续打。

    结果到转弯口的时候,发生客厅的电视还亮着。

    再仔细一看,歪倒在沙发上,睡着的人,不正是萧铮吗?

    魏牧之在茶室里打得昏天黑地,以为萧铮在客厅看会儿电视就该回楼上睡觉去了。

    哪儿想到,萧铮竟然看电视看到睡着了。

    也就是说,他是从十点左右,一直在沙发上,睡到了这个点。

    魏牧之真是又气又无奈,急忙走过去,发现萧铮的身上还盖着一条毯子。

    幸而客厅里也打着空调,还盖着毯子,不至于会冻着。

    魏牧之弯腰就要把他抱起来,但萧铮非常有警觉性,他才一碰,萧铮就醒了。

    一把抓住了魏牧之的手腕,似乎是想要用力,但转而,他就松开了些。

    微微睁开眸子,眼底是一片睡意朦胧,“你打好牌了?”

    天知道此时此刻,带着睡意朦胧的萧铮,是有多么地魅惑人心。

    魏牧之的喉结微动,低声应道:“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