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不带这么秀恩爱的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提到米岚,陆明非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下来。

    “这辈子,我只会爱她一个。”

    这样的话,能从曾经作为情场老手的陆二公子嘴里吐出来,代表着什么含义,作为亲哥哥的陆琰,最为清楚不过了。

    哪怕米岚已经不在了,但她在陆明非的生命中,留下了永远也无法磨灭的痕迹。

    她是他的心尖宠,心头的一点朱砂,任凭世间千万貌美女子,也不及她的万分之一。

    陆琰微微叹了口气:“可是明非,米岚已经不在了,你真的要为了她,一辈子不娶老婆吗?”

    “哥,虽然说这话你可能会生气,我是说如果,如果你和我换过来,嫂嫂要是不在了,你会再爱上其他人,再娶他人吗?”

    这个世上,只有一个时初夏,当然,也就只有一个米岚。

    陆琰勾了下唇,就不再继续往下问了,“既然你没有这个心思,就应该表示地明确些,别让人家好好一个姑娘,误会了你的意思,耽搁了人家。”

    “哥,这种儿女情长的事儿,你以前可都是懒得理会的,看来,这有了老婆就是不一样,嫂嫂就是有本事,把哥你这个铁金刚,变成绕指柔。”

    陆琰弹了下烟头,却难得的没有生气,反而是应道:“这种改变,你这样的单身狗,是无法体会的。”

    卧槽,今天这一个两个的,都是铁了心和他作对的吗。

    当着他的面,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他是一条单身狗,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单身吗,需要他们这么连着戳他的小心脏吗!

    “哥,不带这么秀恩爱的!”

    陆琰笑出了声来,还没回话,魏牧之的声音就跟着传了过来:“恩爱不秀出来,哪儿知道你是不是在热恋中呀,对吧三哥?”

    顿时陆明非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再继续愉快交谈:“……”

    别说,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所以再次回来的时候,魏牧之的手气忽然就好转了起来。

    打到一点多的时候,陆琰赢了不少,而魏牧之没输也没赢太多,最后输的是陆明非和管家。

    陆明非不由感叹:“我说魏哥,你之前去拿钱,是摸了财神爷回来的吧,之前输得这么惨,最后竟然还让你翻盘了。”

    魏牧之笑眯眯地摸着鼻尖,“我这叫好事临门,明非你这条单身狗,是不会体会我内心的喜悦的。”

    瞬间不想再和魏牧之对话的陆明非:“……”

    从麻将桌上下来,回到卧室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半左右了。

    推开房门的时候,只有卧室床头柜的灯还是亮着的。

    虽然不是很亮,但足够让陆琰看得清路。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他比较忙,每次都是大半夜的才回家,所以,时初夏在睡觉之前,都会把床头柜的灯给开了。

    这就给陆琰一种感觉,无论他多迟回家,家中总有这么一盏灯,始终是为他亮着的。

    放轻脚步走过去,时初夏正睡得香甜,只是睡相实在是不太好,一个翻身,原本就已经掉下来的被子,顿时就顺着床沿滑下来。

    陆琰蹲下来,将被子往上拉,同时倾身过去,想将她往里面挪一下,以免她会掉下去。

    哪知他才一抱,时初夏就醒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陆琰……”

    男人的嗓音低低沉沉:“嗯,我吵醒你了?”

    “没有啊,你今晚是不是赢钱了?”

    闻言,陆琰不由挑眉轻笑:“夏夏你是怎么知道的,莫不成在我身上装了窃听器?”

    时初夏抬手搂住他的脖子,脑袋在他的怀里蹭了蹭,而后传来闷闷的声音:“身上一股子铜钱味。”

    陆琰笑出了声来,“除了铜钱味,就没闻出其他的?”

    “有啊,老实交代,你今晚抽了多少烟,我都快被你给熏死了。”

    说着,时初夏捂住了鼻子,故作夸张地把他给推开。

    但还没等推开,就被男人一把给握住了手,“我抽了多少烟,陆太太尝一尝,不就知道了?”

    不等时初夏反驳,男人密密麻麻的吻,就先落了下来。

    时初夏还想做挣扎,“等等,你还没洗澡……”

    “等把正事办好了,再一起洗。”

    我靠,大半夜的干正事,还说得这么地理所当然,要不要脸的了!

    但显然,在男人的强势进攻之下,这些话,时初夏已经没有机会说了。

    ——

    萧铮睡眠一向比较浅,在魏牧之贼兮兮地钻到被窝里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

    “把钱输完了?”

    见萧铮醒了,魏牧之在躺下来的时候,伸手抱住他,一下子将他带到怀里来,这才悠悠地回道:“萧美人儿,对我这么没自信啊,认定我一定会输?”

    其实一开始,萧铮还真是不喜欢,晚上睡觉的时候,有人抱着他。

    但后来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甚至有时候,如果魏牧之没睡在他身边,他反而还会觉得有点儿不大习惯。

    果然呀,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这么说,你是翻盘了?”

    魏牧之笑眯眯地把脑袋凑过去,亲昵地在他的后颈处蹭了蹭,应道:“那是当然,大宝贝儿你给我的钱,可是非常灵验的,以后要是去打牌,我都先管你拿钱。”

    “就你那个累死累活的工作,还有什么闲情雅致打牌,还是省省吧。”

    魏牧之忽然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问道:“萧美人儿,你是不是也不希望我做这份工作?”

    萧铮转过身,对上了魏牧之明亮的眸子,“你喜欢这份工作吗?”

    没等魏牧之回答,萧铮兀自接了下去:“你情愿和家里人闹翻,也要报考警校,当警察,你那么喜欢这个职业,我当然不会阻止你。”

    顿了下,他又继续道:“只是我不希望你总是那么拼命,虽然救人是一件神圣的事,但你的命也只有一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萧铮是个话很少的人,今天,他忽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确是一件破天荒的事。

    魏牧之沉默了好一会儿,搂着他腰的力道忽然收紧,“这些,都是你的心里话,你一直藏着,没和我说。”

    搜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