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心里是很关心你的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陆门老宅。

    管家一早就在外面等着了,看到车子开过来了,立马迎了上去,“大少爷。”

    车子停下来之后,车门打开,但第一个从车上下来的,却是时初夏。

    管家似乎有些惊讶时初夏这大半夜的竟然会过来,赶忙弯下腰,“大少奶奶。”

    不怪管家会这么惊讶,陆门上下的人都知道,对于这位大少奶奶,陆琰可是放在心尖儿上宠爱着的。

    真应了那句话: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陆琰和陆骁城之间的父子关系,可是非常地僵硬,而眼下,陆骁城犯病,陆琰亲自过来,竟然还带了时初夏。

    莫不成,陆琰忽然之间想通了,要和陆骁城冰释前嫌?

    管家心里这么揣摩着,面上保持着微笑,将陆琰和时初夏给迎了进去。

    “爸爸的情况怎么样了?”

    开口问话的,当然是时初夏。

    管家先看了陆琰一眼,见他面色淡淡,不见任何的喜怒,这才回道:“抢救及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还在昏迷。”

    确定陆骁城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陆琰原本想直接走人的。

    但被时初夏给拉了住,这人都已经来了,而且陆骁城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怎么着也得去看一下。

    毕竟是时初夏开口,哪怕陆琰心里不怎么愿意,但还是点头跟着过去了。

    主卧室内。

    私人医生正在检查陆骁城的生命体征,看到陆琰进来了,赶忙起身低头道:“大少爷。”

    陆琰面色淡淡,目光落在了此刻躺在床上,还昏迷不醒的陆骁城的身上。

    “他什么时候能醒?”

    私人医生如实回答:“老爷刚度过危险期,可能很快就能醒,但也可能得明早才能苏醒,这个无法确切地肯定。”

    对于陆琰而言,似乎能来看陆骁城一眼,过来确认他是否不会有危险,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

    所以在私人医生说陆骁城已经没事,随时都可能都会醒,陆琰就不想在这里多留片刻。

    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就听管家叫道:“老爷醒了!”

    一句话,顺利地让陆琰止住了脚步。

    侧身看去,就见陆骁城已经睁开了眼睛。

    但大概是刚刚醒过来,一时之间意识并没有完全恢复,陆骁城口中一直重复着一个名字:“阿琰……阿琰……”

    管家离陆骁城最近,在听到陆骁城很不清楚地说着什么的时候,他跟着凑过去。

    “老爷您说什么?”

    陆骁城依然在念叨着一个名字:“阿琰……阿琰……”

    这下,管家是听清楚了,赶忙起身道:“大少爷,老爷在叫您的名字呢。”

    陆琰似乎是没想到,陆骁城在意识迷糊的时候,竟然会叫他的名字。

    但即便是管家这么说,他也依然没有要过去的意思。

    “老爷,大少爷就在这儿呢。”

    大概是听到了管家的话,陆骁城意识慢慢地清醒了过来,朝着陆琰的方向,缓缓地伸出了手,“阿琰……”

    可能是陆骁城出轨之后,陆琰再也没有正眼瞧过陆骁城,所以在今天,他看过去的时候,发现陆骁城不知苍老了多少。

    也许是生病的缘故,陆骁城的两鬓之间,已经有了不少的白发。

    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才醒过来,就一直叫着陆琰的名字,足以见得,陆骁城心里对于这个大儿子的看重。

    陆琰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转而想到陆骁城之前所做的事情,又无法让他迈出那一步。

    在陆琰心中犹豫的时候,时初夏上前一步,拉住他的手臂,带着他往前走,“爸爸,陆琰一听你犯病了,就带着我火急火燎地赶过来,他心里是很关心你的。”

    “我不是……”

    陆琰张嘴就想要反驳,被时初夏在暗中掐了一把,想到之前时初夏对他千叮咛万嘱咐的话,这句反驳的话,陆琰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阿琰,过来,陪爸说说话吧。”

    在管家的搀扶下,陆骁城勉强坐了起来。

    坐好之后,听了时初夏的这句话,陆骁城心里高兴地不行,朝着陆琰招手。

    陆琰微微蹙紧了眉梢,显然是不愿意过去。

    但时初夏跟着在他后面推了他一下,让他不自觉地向前一步,刚好定定地站在了床边。

    这个距离,陆骁城一伸手,刚好了握住了他的手。

    忽然之间亲昵的举动,让陆琰非常地不适应,下意识地就想要甩开陆骁城的手。

    时初夏的声音紧跟着传来:“陆琰你和爸爸好好说说话,我去煮点儿茶。”

    顾及到时初夏,陆琰也就没有甩开陆骁城的手。

    等时初夏出去了,陆琰虽然没有立刻把手抽回来,但嗓音却是极冷:“放手。”

    “阿琰,咱们父子俩,已经好久没有一起说过话了,坐下来,和爸爸聊聊,可以吗?”

    陆琰的耐心已经耗尽了,直接把手抽了出来,很明确地说道:“我和你没有什么可聊的,既然你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我也该走了。”

    这字里行间之中,还是带着针芒。

    “阿琰,以前的事情,都是爸的错,爸向你道歉,我们是父子,就算以前的误会再大,也不该有隔夜仇,是吧?”

    听到这话,陆琰只在心中冷笑。

    对于陆骁城的个性,陆琰心里清楚地很。

    如果不是方琴所做的事情败露了,陆骁城哪儿会认什么错。

    “陆骁城,我没有闲情雅致,和你在这儿浪费时间,有什么话就一次性说完,大半夜的,你不睡,别人还要休息,没时间跟你在这儿耗。”

    陆骁城当然也知道,因为他出轨的事情,这个结在陆琰的心里轻易说解不开的。

    不过他今天能在接到电话之后,第一时间赶过来,已经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了。

    所以陆骁城也不是很急着,要一下子改变他们父子之间的僵局。

    陆骁城尽量将自己的语气放得平缓:“阿琰啊,清明快到了,今年的祭祖扫墓,由你来主持可好?”

    自从陆琰搬出了老宅之后,要不是陆老爷子还在,陆琰根本就不会回来。

    而对于清明祭祖,也都是陆骁城一手操办的。

    但自从陆老爷子把陆门的掌舵权交到陆琰的手上之后,这种祭祖的事情,也该由陆琰这个当家人来主持。

    谨记:完本神站 网址: 防丢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