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9章:嗯,我认识你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时初夏本来是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儿的,但这屁股还没坐下来,只听得啪嗒一声。

    顺着声音的发源地一看,就见一个鸟巢掉了下来。

    而后,里头探出了一个小脑袋,正是一只嗷嗷待哺的小鸟。

    连手掌的大小也不到,羽毛也没有长全,应该是一只刚刚出生没多久的雏鸟。

    也不知道是不是风大还是什么原因,就从树上掉了下来。

    不过这棵古树这么大,树杈繁茂,也的确是挺适合鸟儿筑巢的。

    雏鸟在鸟窝里叫着的声音很弱小,它的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翅膀也是非常小,挣扎着似乎是想要飞回去,但扑腾了两下,反而还跌回到了鸟窝里。

    “看在我们有缘的份儿上,我帮你回家吧?”

    说着,时初夏蹲下来,把鸟巢捧了起来,看雏鸟实在是可爱,就伸手摸了摸。

    这棵古树并不是很高,时初夏看了看,目测自己还是可以爬上去的。

    一路往上爬,在到一定高度之后,时初夏发现有鸟筑巢过的痕迹,觉得这雏鸟应该是从这个地方掉下来的。

    正要把鸟巢放上去,忽然,就听到下面有人在叫:“谁在树上?快给我下来!”

    时初夏被这忽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手一抖,雏鸟不小心就从鸟巢里掉了出来。

    几乎是下意识地探出身子用手去接,结果脚下就踩空了,时初夏只觉得眼前一白,就这么直直地摔了下去。

    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觉得屁股似乎都要摔成两半儿了。

    但没等她反应过来,后面的人几步上前,抓住她的肩膀,一下子将她给带了起来,“你是从哪儿溜进来的,竟然敢爬到古树上去?”

    “我不是小偷,只是刚好看到……”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前面传来了动静。

    “何先生过来了,快现场清理干净!”

    抓着时初夏的保安一听何冠林要过来了,赶忙揪着时初夏往后面走,“不管你是从哪儿钻进来的,擅自爬我们博物馆的古树,先给我去保安室。”

    “我真的不是小偷,我是跟着同事一起过来采访的,你先把手放开!”

    在两相争执的时候,刚好,何冠林从里面走了出来。

    馆长原本在兴致勃勃地和何冠林在介绍着各种古董的历史,而这种良好的氛围,忽然就被突兀的争吵声给打扰了。

    “前面出什么事了?”

    因为有人挡着,所以只能隐约看到有两个人,似乎是发现了争执。

    馆长以为何冠林不高兴了,赶忙说道:“快去看看发生什么事儿了。”

    挡在前面的人一让开,何冠林就看到了正在和保安解释的时初夏。

    “馆长,保安发现有小偷潜入了馆里,正打算报警。”

    今天因为何冠林要过来参观,馆长特意做好了非常严密的安全措施,所以一听到竟然混进了小偷,立马沉脸道:“马上报警,先把人带到保安室去。”

    “等等。”

    正当保安打算把时初夏带下去的时候,何冠林忽然开了口。

    在馆长觉得奇怪的时候,何冠林已经先走了过去。

    保安一看到何冠林亲自走过来了,赶忙恭恭敬敬地说道:“何先生。”

    何冠林点了下头,目光却落在时初夏的身上,“小姑娘,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别人都以为时初夏是个小偷,只想着把她抓起来带下去,而只有何冠林一个人,注意到了她的手里还抓着什么东西。

    趁着保安还没回神的时候,时初夏一把甩开了他的手,而后把手心摊开。

    在她的手上,恍然有一只嗷嗷待哺的雏鸟。

    “我是看到小鸟从树上掉下来,才会爬树的,我不是小偷,我是一名记者,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找我的同事过来。”

    何冠林看了看古树,看向时初夏的时候,目光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这么高的树,爬上去不害怕?”

    “我对我的身手还是挺有自信的。”

    何冠林笑了,饶有兴致地说道:“你应该认识我吧?”

    “大名鼎鼎的宝世林创始人何先生,我当然是认识的,只是我认识何先生,何先生应该不认识我,我是j.k的员工,姓时,很荣幸能见到何先生。”

    说着,时初夏主动伸出了手,颇有一番反客为主的味道。

    对于时初夏的主动,何冠林非但没生气,反而还笑着伸出手,“嗯,我认识你。”

    啊咧?

    别看时初夏在表面上表现得很落落大方,其实,心里她还是很紧张的。

    因为她一直都挺敬佩何冠林,白手起家打造了一个奢侈品牌的神话,她一直都很想采访这么一个传奇人物。

    所以见到何冠林,还和他说上话,能不紧张那才是见了鬼了。

    但何冠林忽然说认识她,这真是把时初夏给吓到了。

    难不成,在何冠林的面前,何洛川曾经介绍过她?

    这个……应该不会吧?

    正当时初夏想问清楚的时候,有秘书走了过来,“董事长,发布会要开始了,现在过去吗?”

    何冠林点了下头,而后又看向时初夏,笑着道:“晚上有个拍卖会,时小姐你来吗?”

    喂喂,这莫名的自来熟是个什么鬼啊?

    虽然时初夏也挺想认识何冠林的,但这发展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点儿吧,让时初夏一时半会儿的有点儿招架不住啊!

    “馆长,麻烦你将这位小姑娘安全送回去。”

    馆长怎么也没有想到,被他们认作是小偷的人,竟然和何冠林认识,而且看着关系还非同一般。

    而作为当事人的时初夏其实比他们更加懵逼,何冠林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

    但没多久,秘书又折了回来,递上来一样东西,“时小姐,这是拍卖会的邀请函,请您收下。”

    何冠林要出席拍卖会的事儿,时初夏当然是知道的,同时她也知道,这拍卖会是上层名流出席的场所,可谓是一票难求。

    而眼下……

    时初夏看着手中的邀请函,总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可能是刚才是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给摔傻了。

    否则,分明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何冠林对她很是熟悉的样子?

    谨记:完本神站 网址: 防丢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