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这一点,我做不到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 以免丢失

    “苦就对了,这种茶啊,越苦,败火的作用越明显,陆先生你肝火这么旺,一定要全部喝完才可以。”

    噗嗤!

    陆明非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要问这个时候,谁能在陆琰发火的时候,顶风而上,还能把陆琰制得服服帖帖的,绝对只有一个时初夏!

    只是,陆明非还没得瑟两秒,陆琰一记凉凉的眸光就扫了过来。

    要死咧,一时之间,不小心得瑟过头了!

    陆明非正打算认错求饶,就见陆琰将手一挪,而后,就把那杯茶推到了陆明非的跟前。

    “既然明非你那么想喝,那我的就让给你了。”

    我去,哥你能不能要点儿脸了,谁说过想喝这种东西了!

    真是个十足十的妻管严,不敢反抗嫂嫂,就把苦差事都推到了他的头上。

    这回,陆明非可不接这个烂摊子,连连摆手道:“哥,这怎么可以呢,这可是嫂……时小姐的一片心意,哥你要一滴不剩地全部喝完,不然可就浪费了时小姐的一番苦心呢。”

    在一众高管面前,不仅为自己出了气,而且还为被迫承受高压的高管们也报仇了。

    陆明非觉得自己今天真是棒棒哒!

    不过,还没高兴过两秒,陆琰在把茶拿回去的时候,幽幽地飘出了一句话:“下班之前,把方案放到我办公室。”

    卧槽,这招未免也太狠了吧!

    陆明非一下子把陆琰手里的茶杯抢了过去,“哥,我忽然觉得觉得好渴啊,这杯茶就让给我了吧!”

    说完,生怕陆琰会反悔似的,仰头一口就把茶给喝完了。

    苦得陆明非眼泪都快出来了。

    俗话说得好,自作孽,不可活也。

    这人啊,果然还是不能太得瑟。

    陆琰甚至满意地说道:“明天早会之前,把方案交给我。”

    受到了欺骗的陆明非:“……哥,这和今天下班前交方案有什么差别吗?”

    陆琰斜瞥过去,“哦,这么说起来,你更喜欢今天下班前完成任务?”

    “不不不,哥你出现幻听了,我是说,明天早会前,我保准完成任务!”

    自从米岚离开了以后,时初夏很少见到陆明非像以前那样,和陆琰这么互动了。

    似乎以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那个活泼开朗,又非常幽默的陆明非又回来了。

    被陆明非这么一打岔,时初夏倒没不生陆琰的气。

    也因为这么一折腾,陆琰的火气也没那么大了。

    会议结束后,陆琰一回到办公室,就看到时初夏正坐在办公椅上,一只手玩转着钢笔,另一只手托着下巴。

    “陆先生,你是否应该解释一下,你今天莫名其妙吃了火药的原因?”

    感情这是蹲守在办公室,等着听他解释呢。

    在陆琰走进去的时候,秦风很是自觉地把门给关上了,并且嘱咐外面的秘书,不管是谁都不能进去打扰。

    天知道先生发起火来是有多么地恐怖,这个心结也只有太太能够解开,否则,受苦的只会是他们这些做下属的!

    “夏夏,昨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忘了和我说一声?”

    昨天?

    时初夏一脸懵逼,显然,她是完全把昨天和何冠林发生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或者说,对于昨天的事情,她其实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以至于在陆琰这么问的时候,她根本就想不到这个茬,“陆琰,我和你在讨论你今天莫名其妙发火的时候,你和我扯昨天干什么,别以为你转移话题我就被你给骗过去了。”

    陆琰眯了眯眸子,只抿了下嘴角,回了三个字:“没什么。”

    嘿,她好像也没做什么事啊,这厮莫名其妙和他闹什么脾气呢?

    时初夏放下钢笔,起身来走过去,“陆琰,你就算是生我的气,也应该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了吧?你这么莫名其妙地发火,还不告诉我是什么原因,你是打算和我冷战吗?”

    刚才,因为时初夏什么也没想起来,陆琰的确是挺生气的。

    但听到她这么说,陆琰一时之间也没太生气。

    在坐下来的时候,伸出了手,时初夏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放在了她的手心。

    只稍这么一拉,时初夏就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夏夏,你昨天没收什么礼物?”

    礼物?

    时初夏猛然之间想起来,“你是说何叔叔送给我的那个手镯吗?”

    可算是想起来了!

    想起了这个,时初夏顿时就明白,陆琰气了几个小时,究竟是在气什么了。

    一时之间,真是又气又好笑,“何叔叔是因为知道我是大川的好朋友,才会送了我一个见面礼,昨天晚上采访的时候,我想还给他,但他说如果我要送回去,就是不给他这个面子,何叔叔人挺好的,我也不好拒绝,所以……”

    “那个手镯呢?”

    时初夏指了指放在桌上的包包,回道:“我放包里了,打算下次碰到大川的时候,让他帮我转交给何叔叔。”

    闻言,陆琰的重心放在了前半句话上,“何洛川也在m市?”

    时初夏当然知道,陆琰和何洛川两个人,可谓是敌人见面,分外眼红,赶忙说道:“他是来谈生意的,你别想多了。”

    呵,天底下有这么多生意可以做,偏偏要来m市插一脚?

    而且,何冠林的用心肯定也不纯。

    哪怕时初夏是何洛川的好朋友,也不至于把一件价值两千万的古董就转手送给时初夏了。

    “夏夏,我不希望你与何洛川有过多的接触,更不喜欢你和他的家人有什么联系,你明白吗?”

    不论对于哪个男人而言,自己的妻子被别人惦记着,这种事情,不管放在谁的身上,都是无法容忍的。

    更何况,陆琰的占有欲一向很强。

    他现在还能这么坐着和时初夏平行气和地谈话,足以见得他已经很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陆琰,我知道你不喜欢大川,但我对大川真的只是朋友之情,大川对我和大白都有恩,我不能因为和你在一起,就彻底和他断绝朋友之情,这一点,我做不到。”

    时初夏都说得这么明确了,这个话题,也就没法再继续下去了。

    陆琰只淡淡地应了声:“我明白了。”

    谨记:完本神站 网址: 防丢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